恋恋笔记, 读书笔记

《天神》

因为在哪儿看到月上重火电视化的消息,这两天突然萌发了浓浓的怀旧情绪,光速看完纸大的两本书,《奥汀的祝福》跟《最后的女神》。

第一次看作者的书,看的是《天神右翼》,记忆中那是人生中第一次连续好几天看书看痴到忘记现实,然后好几天都食不甘味魂不守舍。

这两天看北欧衍生两本书,这种剧也好小说也好,看下来只觉得。。。。我是老了啊啊啊!!

这种『因为错过五分钟而错过一辈子,然后宁可被误解恨一辈子也不愿意开口解释清楚』的深情,现在年纪大了,真是已经完全欣赏不来了。读到这种剧情,只想向书中人物慷慨赠予一个巨大的白眼。一个也好两个也好,故事人物全都是这种死不开口,好不容易开个口还口是心非的作界大佬,会人生幸福才是有鬼了。

电视剧也好,小说也好,又不是只有人作才有剧情可以写,比如之前看的《天才基本法》,其中人物脑回路就很正常,也优秀。拜托,生活本身已经可以很纠结,普通人要努力生活就已经很有事情可以写,不必日日大雨瓢泼下跪还是甩耳光的。

唯一的优点就是偶尔看看情绪过山车的小说,剧情抓人还是很抓人;就是对于这种天天搞事情的虚构人物,实在喜欢不起来,哎。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言论自由到底能有多自由?人人平等到底能有多平等?

昨天只大略看样品,不小心买了一本我一般不会买的书:The Liberal Media Industrial Complex。为什么说我不会买呢,因为是保守派写的;其内容大致是说,自由党派的人已经控制了大部分媒体和社交网络,任何『非政治正确』的言论都已经被压抑过滤掉了。

比如书里举例说,『疫苗有一定百分比的致害率,但是有关反对强制疫苗的书都因为抗议,被亚马逊强制下架了』,『社交网络巨头都在过滤所谓的 hate speech,但是他们对不喜欢的言论都可以打标成 hate speech,比如对白人至上言论的打压』,云云。

所以书得出结论——美国的言论自由一点不自由。因为,只有自由党自由,保守党的言论完全被压制。

这本书在亚马逊、goodreads上的评价都是4.5-5之高,而且评论基本都是说『太对了,发人深省;如此多的事实,自由党人没办法反驳』。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一本书看下来的感觉,实在很像是在逛知乎类的国内论坛,因为知乎的主流观点同样是,『西方媒体总爱搞政治正确这一套,真是太搞笑了』。

怎样的言论才算危险?

所以我看着看着就在想,美国所谓标榜『世界第一的言论自由』,真的能有多自由呢?纯理论上,到底怎样的言论自由才真的算是自由的呢?任何划定『危险』的标准,是否都是在威胁言论自由呢?

Orwell 在1984里如此描述一种过度敏感过滤的社会状态:

Don’t you see that the whole aim of Newspeak is to narrow the range of thought? In the end we shall make thoughtcrime literally impossible, because there will be no words in which to express it. Every concept that can ever be needed, will be expressed by exactly one word, with its meaning rigidly defined and all its subsidiary meanings rubbed out and forgotten.

或者,难道界定点在于语言与行为的区别吗?理想状态,难道说什么都可以,但是真的只有做出来,才会进监狱吗?

可是,哪怕是在美国,在电影院里大喊『着火了』也是违法的。

所以,界限一定是有的,但是要纯粹的自由,说什么似乎得完全不牵扯到政治。『着火了』是跟政治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谁也没觉得把它给禁了有什么问题。难道界限得在于『跟政治没关系才可以打压禁止』吗?

问题在于,现在越来越多根本跟政治无关的事情,也都变得『政治化』了。

拿这次的新冠病毒说,本来是科学界有一说一的事情,结果到了美国,却变成了白热化的两党纷争。我的美国同事气愤地说,怎么这种东西也能变成政治争论的题目?争到头来,承担后果的还不是普通民众。

前两天twitter也备受纷争,因为它把trump的一条状态给打上了标签,标明其『具煽动性』以及『不符事实』。trump气得好像当天就跑去提了法案,要禁止『社交网络干涉言论自由』。

嘿,可是公众人物发表煽动性言论导致社会动荡加剧,跟在电影院里大喊着火了导致人群践踏,到底有多大区别?

趋势与未来

数据上看,未来是自由党的天下。短期内群情可能上下浮动,因为毕竟保守派大头部队尚且健在;但是长远看,社会总会越来越自由:

一方面,年纪大可能是会越来越保守;另一方面,更加可能的是,越迟出生的人,信息发达的成长环境越会导致自由倾向,而这些人,哪怕到了六七十岁,大部分大概也还是自由派。

哪怕是知乎,近来也有自由萌发的迹象——在一个有关black lives matter的问题下,看得到有人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开启嘲讽模式,为什么不可以试着理解一下这种心情』——虽然只是少数几百赞的回答,但是以前这种声音完全不会有。看得到,形势还是在一点点变化的。

矫枉过正

因为自由派相信『人人平等』,所以为了维护一种不存在的『绝对平等』,造成一个问题:对于少数派的『照顾』,是很难把握的一个度。

就拿国内对于少数民族、对男生高考的照顾来说,对普通汉族、女生就很不公平:『凭什么少数民族就可以加那么多分,优先录取?』『凭什么就因为女生平均分比男生高,为了保持院校男女比例,男生的录取分就比女生低许多?』

少数民族,好歹可以说是因为教育资源比不上汉族,照顾得还有点理由;可是女生跟男生,就因为性别不同,凭什么?

哎,这些东西,非要解释,大概只能归结于历史产物。

可是,只要是在相信『人人平等』的前提下导致的『矫枉过正』,我相信,也许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但是在遥远的未来,总有一天会慢慢回复到接近真正的公平。

所以,是的,我愿意接受身处多数被劣势的情况。

而保守派之所以保守,大概很大程度上是对此接受不能。这也没什么错,总要有一推一拉才能保证矫枉过正不会太过分,所以,保守派的存在毕竟也是有历史意义的。慢慢地,随着推力的减小,拉力才会相对地减少啊。

我依然相信未来。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VIP

刚在看 brain food 提到的一本书,Very important people,描述酒吧文化。每一个酒吧或者俱乐部的发展进程都差不多:

  • 从开头就要以模特的质量和数量打开排头,吸引名人或者有钱有地位的VIP到场
  • 模特基本都是白人,且模特必须是其本职,最A档次的是维多利亚秘密的模特;相比之下『instagram 模特』是很掉价,用来侮辱人用的
  • VIP永远在追求最新潮的club,不会总去一个,所以随着这些人的转移,酒吧地位逐渐下降
  • 酒吧保安开始允许非A类模特质量的『girl』进入,允许普通有钱人、长得一般的人进场花钱
  • 直到这些人发现客人跟他们差不多阶层,慢慢不来
  • club继续向社会下层开放,门管得越来越宽,直到关门;或者直接关门,换一家再重新开

所以为什么要在门口拦人,因为要确保顾客的『质量』,这样其他顾客才会想来啊。很有意思的是,提到的一点:

真正有地位的人去酒吧,是不花钱的。大部分高档酒吧的利润都来自较小的账单,一桌几千刀账单这种,累积起来,『spent by groups of affluent tourists and businessmen–your run-of-the-mill banker, tech developer, or other upper class professional with a disposable income. They regularly run up high-volume tabs because they, too, want to be close to power and beauty. Unlike celebrities and higher-status VIPs, these men always pay. 真正让酒吧盈利的,都是那些银行主管啦、技术行业工程师啦,普通有点钱的职业。他们花出真金白银,以期离权力美貌近一点点。而他们跟真正的VIP的区别是,VIP来是不需要花钱的,而这些人总是自己掏腰包付账单。』

Free things are a clear marker of status in the VIP world. Free entry, drinks, and dinners signal recognition of a person’s social worth. “I always said, in nightlife it’s not what you spend, it’s what you get for free. That’s real power,” said Malcolm, the promoter I followed in New York and Miami. “You got a lot of money and you spend a lot, of course you get respect. But if you don’t spend a dime, that’s power.”

一位前酒吧吧主如此称呼这些来花钱的『有钱人』:『You know, a mook. Someone who doesn’t know what’s going on… It’s the dentists that come in and buy the tables, thinking they’re in the company of the cool people, and the beautiful people.” 你知道,就是傻蛋嘛,根本你不懂高级酒吧是怎么运作的。比如哪个有钱的牙医,这种人,花重金包下一整个卡座,邻卡座都是(我们花钱请皮条雇来的、或者门口把关过滤出的)模特跟潮人,就以为自己真的身处上层社会了。』

所以club到底是干吗的?

十几岁刚成年去获得『证明自己成熟的感觉』的;二十几岁去换取『我又酷又潮自由无极限的感觉』的;三十岁去换取『我没老我还年轻的感觉』的;四十岁有钱了去换取『我终于有这么一天了的感觉』的。

Club,说到底,就是一个精巧设计出的产业,一个可以让普通人花钱换取『社会地位感觉』的地方啊。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我可以,你不行

今天给妈妈打电话,聊到『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议暴乱,让我想到肤色歧视的事情。

就是——很多中国同胞对于『其他国家人居然敢歧视亚洲人』的状况,非常愤怒怀恨,觉得他妈的怎么可以这样?!但是同时,又认为『黑人又穷又丑暴力兼没素质,所以活该低人一等』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好吧,逻辑上来说,要么刻板印象有道理,要么刻板印象没道理;要么歧视合理,要么歧视不合理;难道别人对自己刻板印象叫歧视,自己对别人刻板印象叫省事?

只允许自己歧视别人,不允许别人歧视自己。。。。。是几个意思?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美国为什么需要H1B

前两天写的《H1B招致的敌意》里,我提到说,也不知道美国公司到底为什么都想招那么多外国人,难道真的像美国人想的那样,是因为想占薪水少开的便宜吗?正好,昨天看奥巴马的 the audacity of hope,就看到他提到这事。

他说,有一次访问谷歌总部,当天正好遇到一群新人的欢迎会,大屏幕上一个个在介绍这些人。在这些新人中,半数是亚洲人,很多白人听起来姓都是欧洲的姓,而一个非裔或者拉美裔的人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他跟同行的谷歌带路人提起这事,对方答:

『我们也知道这是个问题,谷歌也有为少数族裔跟女性理工科学生提供奖学金啊。但是,与此同时,谷歌也必须保持竞争性,这就意味着我们得在数学、工程、计算机专业里,只招那些排名最靠前的学生。那些高等理工学府里,MIT、Caltech,斯坦福,伯克利……非裔与拉美裔的学生,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根本没法平衡。』

『而且,别说少数裔了,单说找到美国土生土长的工程师都越来越难了。所以每一个硅谷公司招的人里,外籍学生都越来越多。再说这些人才也都意识到,要找份高收入的工作,或者找资金创业,硅谷也不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新兴国家也越来越抢手。我只希望华盛顿那些政客能意识到,现在各国对人才的竞争这么厉害——能吸引到人才并不是一件理所当然就会发生的事啊。』

前两天看的 the war on normal people 里也提到类似的话题:

『这些学生跑来美国上学、我们花大功夫教育他们、他们学成毕业找到工作……但到头来我们却不给这些人发绿卡,搞得他们被迫回国工作,然后变成我们的竞争对手,给我们吃瘪,到底为什么?根本说不通啊。』

昨天跟朋友聊到美国移民话题,朋友说:『美国大部分人分不清合法移民跟非法移民的区别。』

12年的时候我也写过,国家一个个地盛衰是必然

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日本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及美元,支持了面临破产的美国经济。最终因对冲基金、衍生工具等金融商品领域无法抗衡美国,最终被打得落花流水。而亚洲金融危机时,日本通过IMP等渠道援助了身受重伤的美国银行,结果再次被美国耍弄——日本政府在以不断牺牲普通纳税人和储户利益为代价帮助美国。』

40年前日本也经历过一个添加剂时代,在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时期,很多食品也大量使用添加剂。1955年发生了著名的森永砷素奶粉事件。森永公司为了提高奶粉的易溶度,向牛奶中添加工业用砷。日本人发明方便面,各种各样的添加剂更是大行其道。后来,被称为食品添加剂之神的安部司出书揭露肉丸就是丸子状的添加剂,震惊日本。』

——大前研一

中国现在才开始,整整落后了三四五十一百年。

虽然美国的衰落是历史必然没错,但是很大一部分真的是,自己作的,哎。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