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黑暗与光明

言论自由到底能有多自由?人人平等到底能有多平等?

昨天只大略看样品,不小心买了一本我一般不会买的书:The Liberal Media Industrial Complex。为什么说我不会买呢,因为是保守派写的;其内容大致是说,自由党派的人已经控制了大部分媒体和社交网络,任何『非政治正确』的言论都已经被压抑过滤掉了。

比如书里举例说,『疫苗有一定百分比的致害率,但是有关反对强制疫苗的书都因为抗议,被亚马逊强制下架了』,『社交网络巨头都在过滤所谓的 hate speech,但是他们对不喜欢的言论都可以打标成 hate speech,比如对白人至上言论的打压』,云云。

所以书得出结论——美国的言论自由一点不自由。因为,只有自由党自由,保守党的言论完全被压制。

这本书在亚马逊、goodreads上的评价都是4.5-5之高,而且评论基本都是说『太对了,发人深省;如此多的事实,自由党人没办法反驳』。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一本书看下来的感觉,实在很像是在逛知乎类的国内论坛,因为知乎的主流观点同样是,『西方媒体总爱搞政治正确这一套,真是太搞笑了』。

怎样的言论才算危险?

所以我看着看着就在想,美国所谓标榜『世界第一的言论自由』,真的能有多自由呢?纯理论上,到底怎样的言论自由才真的算是自由的呢?任何划定『危险』的标准,是否都是在威胁言论自由呢?

Orwell 在1984里如此描述一种过度敏感过滤的社会状态:

Don’t you see that the whole aim of Newspeak is to narrow the range of thought? In the end we shall make thoughtcrime literally impossible, because there will be no words in which to express it. Every concept that can ever be needed, will be expressed by exactly one word, with its meaning rigidly defined and all its subsidiary meanings rubbed out and forgotten.

或者,难道界定点在于语言与行为的区别吗?理想状态,难道说什么都可以,但是真的只有做出来,才会进监狱吗?

可是,哪怕是在美国,在电影院里大喊『着火了』也是违法的。

所以,界限一定是有的,但是要纯粹的自由,说什么似乎得完全不牵扯到政治。『着火了』是跟政治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谁也没觉得把它给禁了有什么问题。难道界限得在于『跟政治没关系才可以打压禁止』吗?

问题在于,现在越来越多根本跟政治无关的事情,也都变得『政治化』了。

拿这次的新冠病毒说,本来是科学界有一说一的事情,结果到了美国,却变成了白热化的两党纷争。我的美国同事气愤地说,怎么这种东西也能变成政治争论的题目?争到头来,承担后果的还不是普通民众。

前两天twitter也备受纷争,因为它把trump的一条状态给打上了标签,标明其『具煽动性』以及『不符事实』。trump气得好像当天就跑去提了法案,要禁止『社交网络干涉言论自由』。

嘿,可是公众人物发表煽动性言论导致社会动荡加剧,跟在电影院里大喊着火了导致人群践踏,到底有多大区别?

趋势与未来

数据上看,未来是自由党的天下。短期内群情可能上下浮动,因为毕竟保守派大头部队尚且健在;但是长远看,社会总会越来越自由:

一方面,年纪大可能是会越来越保守;另一方面,更加可能的是,越迟出生的人,信息发达的成长环境越会导致自由倾向,而这些人,哪怕到了六七十岁,大部分大概也还是自由派。

哪怕是知乎,近来也有自由萌发的迹象——在一个有关black lives matter的问题下,看得到有人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开启嘲讽模式,为什么不可以试着理解一下这种心情』——虽然只是少数几百赞的回答,但是以前这种声音完全不会有。看得到,形势还是在一点点变化的。

矫枉过正

因为自由派相信『人人平等』,所以为了维护一种不存在的『绝对平等』,造成一个问题:对于少数派的『照顾』,是很难把握的一个度。

就拿国内对于少数民族、对男生高考的照顾来说,对普通汉族、女生就很不公平:『凭什么少数民族就可以加那么多分,优先录取?』『凭什么就因为女生平均分比男生高,为了保持院校男女比例,男生的录取分就比女生低许多?』

少数民族,好歹可以说是因为教育资源比不上汉族,照顾得还有点理由;可是女生跟男生,就因为性别不同,凭什么?

哎,这些东西,非要解释,大概只能归结于历史产物。

可是,只要是在相信『人人平等』的前提下导致的『矫枉过正』,我相信,也许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但是在遥远的未来,总有一天会慢慢回复到接近真正的公平。

所以,是的,我愿意接受身处多数被劣势的情况。

而保守派之所以保守,大概很大程度上是对此接受不能。这也没什么错,总要有一推一拉才能保证矫枉过正不会太过分,所以,保守派的存在毕竟也是有历史意义的。慢慢地,随着推力的减小,拉力才会相对地减少啊。

我依然相信未来。

Standard

3 thoughts on “言论自由到底能有多自由?人人平等到底能有多平等?

  1. helen says:

    对的, 人进化了几万年,追求平等是写在基因里的。过枉是个转移视线的借口,总想winners take all是不行的,不能把受委屈,处于劣势的人当问题,想想怎么追求公正。歧视女性的法子太多,给受压迫的群体泼污水的人也好多,希望好人越来越多都站出来!同依然相信未来。
    问个不相干的问题,这个博客网站的隐私条例是什么呢,邮箱地址是存储了吗

    • Xiya says:

      > 问个不相干的问题,这个博客网站的隐私条例是什么呢,邮箱地址是存储了吗

      有意思的问题。评论区是wordpress管理的,要说存在wordpress的数据库里,应该是存了的,就好像我的文章也存在这个数据库里一样。你试着建立一个wordpress的网站,看看comments的系统管理部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没有试过,不过我猜想默认设置是,如果有人评论,并且其他人回复这条评论的话,wp是会给这个邮箱发提示的。

      这跟我网站本身的subscribe是两回事,如果你填了订阅的表单,我本人是会每个月发一次更新提醒,但只是评论的话属于wp,不会存到订阅那个列表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