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思妙想

就不优化

刚才在想,原神实在是一个把人『想要优化』的本能逼到绝对极致的游戏。

看网上大片大片的讨论,讨论最多的不是故事剧情怎样,谜题如何,而是讨论怎样优化数值:什么角色配什么角色最优化、什么角色配什么武器最优化、怎么切换角色跟大小招最优化、五种配件如何配比最优化、角色的三种主动天赋哪个先升级最优化、每天resin如何使用最优化、定量水晶抽什么角色才战力最优化。。。而且这些并没有定数与最终结论的问题,想优化,总有无穷无尽的可能。

而且这种讨论问题我还真怎么都看得津津有味,因为我也本能就是很想优化啊!

但是其实说到源头上来,原神吸引我的最初原因,也不是打打杀杀(虽然要打打杀杀才能走剧情,childe也至少要AR35才能打),而是人物故事风景音乐,营造出的一整个宏大世界。

有时候画画也觉得自己挺难定下心来练一个东西练几天,我总是能找到学习方法上需要优化的地方,所以画着画着半路就去画其他的东西,结果什么也没做好。

所以有的事情真的就不需要优化,或者得提前决定自己想要优化的程度,不然就直接自动驾驶,谁知道开到哪里去了。就好像不提前决定删除手机社交app,直接在电脑上使用的话,打开手机就一直上翻上翻,作用也从初衷的联系朋友变成了默认打发时间的行为。

所以原神对我来说,到底需要多优化呢?

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候换口气,打完每日任务就挺开心了。

所以,哼,我就不优化,就要浪费资源ヽ(`⌒´)ノ

Don’t rush toward a goal that you don’t particularly want or care for. What do you expect to see at the top? There will be no more sweetness, only grinds. Do you genuinely wish to get there faster? To experience the sense of emptiness that comes crashing down earlier? True joy lies always in the journey itself. Savour it, while you’re still here, still now.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原神之友谊的雪山

这两天对自己比较温柔,原神每天都有玩一会,把每日任务做了,primogem领了,偶尔逛逛风景打打练材。

Dragonspine快出来的时候,我才AR20不到还是多少的,开头序章也没打完,抓了几天才凑够参与的资格。但是进去才发现,怪都比我高5级左右,再加上冰冻效果,根本玩不下去,队伍Lv40打完第二天的任务都已经有点勉强,只把经验书跟festeing desire的refine材料领了,其他就没打了。到了第三天,我以为花打一次就可以,拼死拼活地给砍了,才发现后面要打好多次才能拿到升级诅咒之剑的最后两颗宝石,直接给我看放弃了。

谁料到,第四天我在其他地方做任务,有人加了我的世界带我做coop,大概是七八十级的diluc来打三四十级左右的花,两秒钟就拍烂了。所以十次八次下来居然把festering desire给顶级了。

其他雪山的任务也是,冷得我真受不了,本来已经放弃了,今天打日常的时候,一个Klee跑来,看我雪山冰都没化问我要不要帮我?我说好啊!结果klee爆炸真不是盖的,转钱转后刷刷就搞定了。

我自己强度上不来,有人带着玩真好啊!Dragonspine现在在我的心目中已经变成友谊的雪山了ヽ(゚∀゚)メ(゚∀゚)ノ 而且这地方的音乐真好听,特适合在冰天雪地冻死的时候欣赏。

现在唯一就是没有一个靠谱的DPS,暂时用的是1命的Bennett,运气差的小哥绝配被诅咒的宝剑,跟Fishl一起overloaded效果还行是还行啦,但是没特别出彩。这两天甘雨出,据说强度是高了,但是我。。不会用弓箭瞄准啊!而且试用的时候老是被打断,也老被打到,感觉有点脆。我大概只能用diluc那种不管不顾一刀切的方式。但是diluc又没有banner。。啊啊,下面哪个banner出一个不用动脑的DPS吧!

Standard
文化诧异

不论政治

现在真的是慢慢能理解为什么北美习惯是『工作场所不论政治』了。因为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在哪,无论是什么话题,跟对家讨论起来,真是烦死了。

前两天在stackoverflow查东西,看到有高分的人用中国封禁的词做用户名,搞关键词轰炸。而且不止一次两次,看到好多次了。还有meta上讨论的,到底应不应该把政治扯到其他不相干的平台上。

有人说,你不爱看就别去看就是了。可这就是『关键词轰炸』的美妙之处:当一个人影响力足够大,他真的就能随心所欲地把自己想要传播的信息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对这个人来说那真就是,大权在手爽感我有。但对其他不得不看的人来说,那只能被视觉强奸。

在pixiv上好歹都有『过滤血腥图片』的设置,其他地方怎么就不能有个『过滤政治立场』的设置?

现在看英文新闻里提到中国的就烦躁,因为一定是带节奏的,对中国俄罗斯的描写一定是邪恶的独裁帝国主义。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新闻为什么这么写,因为中国越来越发达,对其他强国越来越有威胁,而且这种标题写出来多同仇敌忾,多能煽动情绪;换中文新闻也一样把其他国家写成敌人或者朋友,不这么写不抓眼球啊,报纸卖什么?不就卖个传播性吗。

世界上哪有没有立场的新闻呢?就像Eliezer说的,作为一个人,你不是『有偏见』,你就是你所有偏见的聚合体。

越来越烦各种新闻和自媒体,看到哗众取宠煽动情绪的标题就想吐。

而且现在,世界上,无论是什么观点,两极分化都越来越严重,信息流通越廉价越是如此。为什么?因为中间派观点太软,朗不上口,直不起气,流行不起来啊。

每个人都得看书消化自己产生观点的时候,还各色观点都产得出来;现在信息流动如此简单丝滑,绝大多数人连一秒钟都不需要思考,打开手机电脑就被各大社交平台、媒体论坛往两个极端带节奏。国内就是xxx你怎么看?哦,自己能有什么好看的,直接看牛人怎么看的不就行了。得,节奏带起来。在美国,可以说是世界上信息流通最廉价的地方,大家互相带节奏带得,两极分化均衡到1:1,简直要到了暴动的程度。

如果你对面的那个『敌人』,成长在和你一样的环境里,他八成可以成为你的朋友啊。就因为初始化信息流的差异,每个人都被系统规划了立场。。这之后,实验证明,接触各种观点的信息越多,一个人反而会更加坚信自己原先的立场。

所以能不能不论政治?反正你我都不会改变观点,还讨论个屁?神他妈烦。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US: The Crazy Just Does Not End

First Covid, Making America Great Again indeed:

Source: NYT

It’s like they just don’t care any more.

Now with the capitol attack. It is bad, alright, but the amount of panties people had in a twist, over a shattered self-image of sacred democracy… Seriously. Is one person dying worse than 3,000 people dying, literally EVERY FRICKING DAY? Any single one of those lives, is lost forever. Thousands. Every. Single. Day. What the actual fuck.

Standard
画画相关

专治画手手疼的秘籍

今天把之前的每日画画打钩图给涂满了,原来从我天天画画开始也不过四个月啊!感觉已经沧海桑田了都,发生了好多事情啊。

过去四个月的更新

  • 自从加了幼儿园的qq群,每个月打底10张抓型作业,真实认识到抓型的重要性
  • 在幼儿园加了班级的番茄todo,看大家每天十个八个小时的画画,感觉被燃烧了,认真努力的小伙伴最喜欢了!
  • 反复看了k大的几个地图视频,再加上v大的基础书,慢慢能够理解学习画画的路径,心里也就慢慢沉淀下来了,该走的路总要慢慢走的
  • 练了两本排线,现在基本上改成用手臂画画,线条也干净点了
  • proko的人体,从骨骼开始,跟完了身体前后的肌肉,现在进行手臂部分骨骼肌肉,还剩下腿部,估计在二三月份能结束
  • 试着自己画点自己喜欢的东西,故事也好,审美也好,渣画质也要努力表达一点点

前路漫漫哪,有得期待!

祖传专治手腕疼痛

而自从这几个月画画上头,中间手疼了好一段时间,歇几天好点了,再开始画又开始疼,尼玛。现在终于给我整好了,啊哈哈哈!

基本就是:

1. 老实用数位板画画

我现在不再用ipad画画了,老实改用数位板,这样脖子不用一直低着,也不需要把屏幕支起来,手也就不需要跟桌面呈一定角度。

一开始用数位板,还是会隐约手腕痛;后来我查了很多鼠标手的案例,都说是反复重复同一个动作造成的,比如在游戏里反复单击这种,所以:

2. 停用数位笔上的快捷键

第二,我彻底放弃了数位笔上的快捷键,改用键盘。本来我笔上两个快捷键设置的是移动跟缩放,现在直接左手键盘操作。有的时候左手ctrl+z多了都能感觉左手也有之前右手的抽筋感,所以不用怀疑,就是右手一直按一个键(移动)按得太多了。

现在画画就是,买了一沓超便宜的打印纸,打草稿就直接用彩色铅笔在纸上横着抹,感觉特放松;有喜欢的点子,就手机拍个照挪到ps里继续。桌面布局是:

  • 右边一大块是数位板
  • 左上是直接苹果买的小键盘
  • 左下是苹果的trackpad
  • 面前蛮远的是屏幕(现在是macbook pro,以后想换成m1的27寸imac)

所以屏幕在前面放得有大半米远,眼睛不容易累,头都不用往下看,脖子也不容易累;右手只握笔,不按键,大拇指上方的筋也不酸了。

3. 手腕保暖

我的确有注意到,手痛的时候天冷会加剧;有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手在被子外面,起来以后手都有点酸痛,难道是。。骨骼肌抖累了?所以最近冬天冷的时候,我睡觉都带着手套,早上也就不疼了。

4. 带个指套,用手臂画画

第四,用手臂画,不用手腕画。之前我画画习惯挺差的,很多动作都是用手腕在画,难怪重复同一个动作久了手腕会痛。前段时间在纸上练了一段时间的排线,现在总算养成点用手臂画的习惯了;再加上现在买了指套,手在数位板上打滑,用手腕也画不起来,强制用手臂画画。

有时候天冷,我就直接戴普通的毛绒手套,整个手都包起来。反正不需要再按笔上的快捷键了,能握住笔就够了。

5. 垂直握笔

这个我在英文资源里看到,觉得见仁见智吧;但是保险起见,我还是努力养成了画画时候把笔夹在中指跟无名指之间的习惯,这样笔基本垂直,施压就轻松很多,虽然大部分时间我需要用的压力本来也都超小的。但是这样,我画画的习惯跟写字的习惯就彻底分开了,一握笔就知道是手臂该动,也挺好的。

以上!终于好几个星期都彻底不疼了!φ(≧ω≦*)♪

Standard
生活感想

年轻

我手机上番茄todo的计时器,每次开始计时都会随机给一句谚语名言之类的,今天给的是:

现在度过的每一天,都是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

是啊,再不会像今天这么年轻了!一辈子也不过两万天,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原神之二

现在每天登陆原神5分钟,领取每日primogems,到处走走飞飞;偶尔晚上想放松了就解锁玩个15分钟,就觉得——跟魔兽真的很像啊!而且不像魔兽要点卡,原神纯花时间又不要钱。

题外话,我跟p聊起来才发现,魔兽按小时收费的点卡居然是中国特色,其他国家都是订阅制,按月收费。难道是中国人打起游戏来太不要命了吗 = =,怪不得原神里有resin这种限制性的设定。

要说塞尔达、undertale之类的优秀游戏有什么让我很痛恨的地方,就是它们都是有结局的故事,你打出结局来就得滚蛋。因为喜欢哪个角色、哪个地方,想留在这个世界,随时想念了回来看看,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打完了就没了,随着时间流逝,曾经深爱过的也就飘散在回忆里了。

但是原神这种随时可以来看看,想做的话每天都还有小任务的,真的很适合我这种不想练级打怪、只想到处散步钓鱼的玩家。

真是另一个世界的港湾。

Standard
哲哲哲学

邮件存档:金钱、AI与善恶

关于meta话题的好玩讨论:

关于金钱与欲望

关于整个金钱系统,你说的『我们变得越来越聪明,但最终往往是为了去欺骗奴役其他的笨人』,总结得很精辟。但我没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包含对错的事情,不如说『宇宙的现实』就是这样的:

  • 我们身为自我复制延续的生物,定义上就是因为坚持自我复制才会有你我,所以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继续自我复制,不然我们一开始就不会存在
  • 自我复制的过程中,『努力搜罗聚集各种生存资源』也是本能,因为提高存活有后代概率,吃饱了就心满意足地上一躺的也没后代了
  • 所以搜集物质资源(钱)是本能,99.999999%的正常人挨摆会为挣钱各种奔波各种手段
  • 而所谓挣钱,在钱作为交换媒介的资本主义系统下,说白了就是劝别人花钱买你的服务或者产品,你越有说服力你聚拢资源的手段也就越高

所以这也又说回到你提到欲望的话题上了:

你怎么知道你的某个欲望,是你本我欲望的一部分,还是本来根本没觉得自己『需要』它,但看到广告(高大上!牛逼的人都有!有了这个我就总算成功/能被人喜爱了)而被催化出的欲望?按照本能来说,一切『为了生存延续』的行为都是『宇宙定义给你的初始值』,如果这不算你自己的欲望,那就像你说的一样,只有『不生存』才是真是自己的决定。

但是既然有这些低级欲望是我身为人定义的一部分,好歹世间走一遭,虽然欲望不是『我不受世间万物影响而无中生有』的,渴了饮饿了吃乐了笑痛了哭,爽了也不错啊!反正每个人迟早要消逝得一毛不剩,先就随波浪一把也行,总比直接断片儿了要丰富点 😀

至于这个让所有人都努力营销赚钱的金钱系统,我觉得它迟早药丸。唯一能够走下去的路是全民基本收入;但是能不能转型,哪个国家能安全转型,奇点又在哪。。。就说来话长了。

关于善良与邪恶

你说『我们至今没有摆脱靠剥夺其他生命来获取自身生命延续的命运,但我们却存在着善良与邪恶这样的认知,这不是很矛盾吗?』

跟欲望的话题很像,我觉得所谓的善良与邪恶,其实只是『让我们延续生命的机制』的一个零件而已,也并不存在黑白。

打个比方,人之所以会觉得腐肉跟大便臭不可闻、其芬芳简直有催吐的奇效,是因为『人吃了这个会重病或死亡』,所以『生理上的厌恶』是我们基因定义的一部分,呕吐的本能反应是为了让人及时排出毒物——但是秃鹫跟屎壳郎可并不这么觉得。同样的,以我们的眼睛,去看吃同类的动物,我们是觉得残忍,但对它们来说,吃个兄弟跟吃个早饭,区别有多大?所以,与其说『剥夺其他生命』是一种善或恶,不如说,是我们带着基因社会定义的有色眼镜,在看这个是死是活都由分子组成的世界。

我前两个星期看了几篇讲AI的文章。其中让我反复思考的一段说,当AI真正拥有自学能力,达到普通人类幼崽的智力的时候,它的智力将会爆炸式上升,几分几秒种就会超过人类顶配的几百IQ,到达几千几万、甚至人类完全不能想象的地步。

所以,就好像智商为几的蚂蚁无法想象大猩猩钓蚂蚁的策略;智商几十的大猩猩,再聪明也无法理解你做事的动机一样;以我们上限几百的理解能力,我们也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亿万智力的东西,它的动机、世界观、善恶观等等。。。究竟是什么样的。

你说,就算以我们的善恶观来看生命诚可贵,但维持每一只蚂蚁的寿命,哪怕对一个最极端的人道主义者来说,能有多重要?维持所有人的生命,对一个天外智力的AI又有多重要?那,到时候世界会怎样?大家尽可以铆足了劲儿瞎猜,但是谁也没可能知道。

所以,人凭什么说人这一层面上的善恶才是真正的善恶?

Standard
小怪兽, 读书笔记

虎妈

前两天看的《优秀的绵羊》里作为反面教材提到的一本书,《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今天早上给看完了。书写得挺搞笑的,其中一个很好玩的梗:美国人读完这本书,都觉得这妈妈简直严格得像个魔鬼;但是在中国,中文翻译的版本却被当做『美式自由教育』的典范。

因为我从小长大基本也都是优等生,爸妈也很典型地让我学各种乐器。我看着,乐着,一边在想,让小孩优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优秀的确有助于提高自我评价,但不是第一名就会自卑吗?倒数第一的学生,比起不倒数的人,自卑的可能性会大多少?大人的成就感,也许大多数情况下来自于工作;那小孩的自我成就感,可以建立在哪些事情上呢?其实只要某一方面有特色就不会有太大问题,比如特别擅长社交?唱歌特别好听?烘焙特别好吃?

一个人,在没有推力压力的时候,总会慢慢滋生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做得久了,也自然会开始有点特色。

但,如果小孩喜欢的是打游戏、刷手机这种,只消费不创造的东西呢?有限制的话都还算种健康的爱好,但是如果一天到晚只想着打游戏呢?这种快乐,与其说是一种向往美好的快乐,不如说是一种自我麻醉的快乐。这样的快乐,会让人觉得有自我价值感吗?

就像赌博吸毒是一种跟性格有因果关系的爱好,应该也是在大大小小的创伤应激下才会整天除了打游戏什么都不干吧?

现在我是觉得,无创伤有好奇的情况下,自然会对某种创造性活动有点兴趣;而无论哪方面有特色出自豪感来,都够健康长大了。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