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黑暗与光明, 读书笔记

日韩女生

前两天我突然意识到,我有两个 kindle 啊!明明其中一个可以拿来买中国区的书,又便宜,看起来又快,不要太爽。这两天就哐哐下了一吨中文书的样本。

两本,前段时间看的一本《82年生的金智英》,和今天看的《不让生育的社会》,前者是韩国人写的小说,后者是日本人写的研究调查。

看下来心真是越来越沉重。

我以前只是大致了解情况,但也都没有意识到,在女性平权的道路上,中国已经算很不错了。至少,女生上厕所不用担心来自同事的韩式针孔摄像头;怀孕即失业的惨状虽然有,但程度跟日本比那叫一个小儿科。

幸好我出生在中国,至少我的灵魂里没有如此镌入骨髓的锁链,唉。

Standard
读书笔记

简爱

这段时间在重听小时候看过的小说,傲慢与偏见,简爱。小时候看的当然是中文,尤其是简爱,真是看了好多遍啊!现在同样的内容,在英文里听起来,又别有一番味道。

当然,我口味也是变了很多。小时候看罗切斯特先生骗简爱说他要结婚了那一段,只觉得情节曲折,现在看就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操纵人了。从客人来晚会那一段就开始,拼命作,想要让简爱嫉妒,写在小说里还得算是美好的恋爱情节;换现实里谁这样作简直要吓死人啊,别说要跟他结婚,跟他做朋友都抖三抖。

以前跟花菜聊过这个,我说大家最好有话直说,怎么有话不好好说误解来误解去还能被当成一种浪漫了呢?

他说,文学里跟现实世界总是不一样的嘛。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一地鸡毛蒜皮

逃离市中心

这段时间因为新冠病毒,市中心的房租一下子降了好多:

大家搬家的原因也各有千秋:

  • 失业了或者薪水受打击,没法继续住市中心了
  • 可以远程工作了,不用住市中心了
  • 商店餐厅很多要么没开,要么营业时间短到感人,所以住也没什么好处
  • 离人群跟病毒远一点

所以我俩跟房主理论了下,把房租从之前的每个月 $2080 降到了 $2000 整。

在北美,租房其实大多数都是光溜溜的房子,不带家具的。有的时候房主会给出『提供家具的话,每个月多一两百』这样的条件,但是没家具的还是大多数。然而这两天看 craiglist,最近爆出的大部分租房房源都是自带家具的,大概是因为住在提供家具的地方,搬家好搬,所以租金一跌租客就收拾家当跑了。

而新冠病毒看起来也没个头,所以,市中心的租金还会继续跌;到后面慢慢出的房源就是不带家具的了。过两个月再看看!

Standard
一地鸡毛蒜皮

RRSP+TFSA满额之后

今天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研究 RRSP 和 TFSA 满了以后钱放在哪里比较好。之前 EQ interest 起码还有可怜的 2% 的时候我把剩下为数不多的钱放在了那里,但是前两周它又降了~降了~~降了~~~

所以,还是好好研究一下长远之策才行。一天查下来:

  1. 在储蓄账户里存钱所得的利息,100% 都要交税
  2. 但是,在投资账号里投资所得盈利,只有 50% 需要加到总收入上算税

再加上纯储蓄账户里收益本来也没多少,现在干脆直接放在投资账户里买指数基金算了。但是,不在RRSP和TFSA里,还要算税,一天看下来真是头都要炸了。最简单的,投资收入收税只有两个原因:

  1. 持有基金所得分红
  2. 卖出基金所得,比之前买入平均价格(ACB)的盈利

这个ACB详细叫adjusted cost base,是用来计算卖出时盈利的,得自己算,每次买入都会影响平均值。其实一直在一个平台上买卖的话,也不用自己算,平台一般都会有这种数据。但是有的时候你把所持份额从一个平台转到另一个平台,新平台计算的平均价就不准了。更准确一点还是得用 https://www.adjustedcostbase.ca 自己记录。

所以在RRSP+TFSA里常用的DRIP(分红自动再投资)就不太能用,不然的话每次一分红就会影响平均数值,如果某个基金不始终在同一平台交易,来年报税得算死啊。

这样一来就有人说可以买Horizon家的几个SWAP ETF,它分红都干脆不分,直接换成盈利提高基金价格。

看管理费用的话,比如,同样是 S&P 500,Horizon的HXS费用有 0.3% 之多,而 Vanguard的VFV才 0.08%。但算下来,VFV有的,被HXS省掉的那 1.21% 的分红,按照 (0.3 – 0.08 )/ 1.21 * 2,只要收入高过边际税收 36%,买HXS就已经划算了,还省了再投资的事。但是,以后也可能会有税务问题,因为不知道政府会不会禁止这种迂回行为,禁止了之前有的又怎么处理。在交税账户里,etf也不能随便卖了换其他的,因为那也算作盈利啊。

所以以后省得还要卖出转回来,还是老老实实买普通款的吧。虽然会有15%的foreign income tax,但是放在缴税账号里说是『recoverable』,因为Foreign tax credit会把在比如美国交的税给补回来。分红也还好只是一个季度一次,也没有太多事。

之前RRSP+TFSA用的都是 Questrade,所以今天也直接申请了一个 margin 的账户。margin 意思是可以透支一点点购买力,其实我也完全用不到,但是也没有更普通类型了账户了。起码这种非优惠税收的账户,没有数额限制,不用小心巴巴地算着是不是超额,有钱就转就行了。

税务一通查下来感觉像是看了一整天的技术文档,人都要枯萎了。= =

每次几个月不打理,就忘了什么税怎么回事,特此记一笔。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所谓内卷

昨天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知乎问题,问『内卷』啥意思,怎么解释的

基本上就是说,当蛋糕尺寸不变的时候,每个人都更优秀,最后拿到手的那一块并没有变大,但是现在每个人都得超A才能吃到蛋糕了。比如经典的例子,在电影院,有人站起来了,看得更清楚了,搞得所有人都得站起来看电影,更累还没屁用。

前两周正好跟一个国内朋友提到养小孩的压力,说现在小孩压力太大了,各种补习,只为了拿一个正常名额,不拼这些就成了平均线下了。但是入学名额跟好班名额并没有变多,所以水涨船高,最后大多数人出钱出力也并没有占到什么好处,最优秀的还是最有资源的那群人。所以朋友说,就算不想给小孩压力,也很难。

很有意思的是,我想想还真是,国内各行各业『内卷』感就特别重,但是在加拿大好像就没有这么极端,为什么?是人少一点点?还是我没看到竞争激烈的地方?

今天早上正好看到 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 其中讲『嫉妒』的章节,提到这一段也挺有意思的,说:

本来,乞丐也不会嫉妒百万富翁,只会嫉妒生意比他更红火的乞丐。但是,当阶级固化开始松动,人们可以嫉妒的人也就一下子多了起来。从前,人们只会嫉妒他们的邻居,因为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其他人过得怎么样。现在信息日益发达,人们突然得知世界各个角落的人活得有多好,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活得跟他们一样好。在绝望之中,他们对比他们过得更好的人憎恶有加,但其实那些人跟他们同样迷惘,同样不幸。In despair he rages against his fellow man, who is equally lost and equally unhappy.

所以以前没有这种『竞争不过的无望感』,其实是因为看不到还可以走竞争这条路;现在绝望了,也只是因为看得到路,也就看得清所谓的路其实就是个独木桥,看得清希望有多渺茫了。所以,其实希望渺茫这一点,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以前大家对绝望没有这么清晰的认知而已啊!

失业

而且不得不提到我一直在说的,失业率一定会越来越高的问题。

本来说是以蛋糕尺寸不变为前提,但是事实上,可就业岗位是会越来越少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确,很多行业,包括艺术,其实都可以被程序替代了。以前一个人可以干一个人的活,现在一个人可以替代成百上千个手工业者;而那些被替代的人,很多就只能送外卖开滴滴了;中国是,美国也是。

这样的趋势下,竞争怎么能不激烈呢?

出口

说到底,真的能从社会层面上解决问题的,还是全民基本收入。

但是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每一个普通人该怎么办才好?

我也不知道。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贵族与牛仔

好久没写日记!心里有想写的东西都懒得动笔。。在我忘记之前得记一笔:

前两个星期生日的时候,我跟p跑去人生第一次骑马,发现一件很有意思事情:我发现在马场所有练马术的人,在小场地上练小跑的小孩子,在带障碍草地上练障碍的大孩子,跟着大孩子的教练,总共大概十几个人,全体都是女生。

想想看,好像把女孩跟骑马放在一起,一股贵族的有钱气息就扑面而来;但是把男孩子跟骑马放在一起,好像就只有西部牛仔的辽阔感,但是西部牛仔现在不酷了。

所以为啥女孩子骑马就贵气,男孩子骑马就土气啊!(・_・;?!

Standard
生活感想, 读书笔记

有困难才有希望

这两天早上在继续重读罗素的书,今天看到这一段觉得特别有意思,大意是说:

我也经常觉得人生虚无,一切毫无意义。而我回头从这种情绪中恢复过来,一般并不是靠哲学思考,而是靠生活需求所迫。比如,如果你的小孩生病了,你怎么也不会觉得虚无;管他生活有没有意义,小孩生病总得治好啊。

同理,有钱人经常会有这种「一切毫无意义」的情绪,但要是他们真的失去了财富,也就不再会觉得下一顿饭在哪里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了。而之所以会产生这种虚无式的情绪,是因为衣食住行类的基本欲望太容易得到满足了。The feeling of vanity is one born of a too easy satisfaction of natural needs.

人这种动物,就像其他动物一样,习惯于生活中一定程度的挣扎与痛苦。而当人因为财富或权力,得以轻而易举就实现其所有欲望,the mere absence of effort from his life removes an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happiness.

而当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他其实也并不是很想要的东西,他就会得出结论:实现欲望无法带来快乐。如果这个人同时又是个哲学家,那么他则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生无望,注定痛苦。因为即使是那些拥有他所希冀的一切的人,依然是不快乐的。

但他忘记了一件事:To be without some of the things you want, is an indispensable part of happiness.

很有意思,所以生活没有困难才会真正失去快乐的希望。

所以做不到的事情不需要放弃说『我其实没那么想要』,或者『得到了也没什么意义,我也不会就因此从此幸福了』,而是把这些困难当成获得快乐的机会。所以,正相反,要给自己的欲望煽风点火,从可有可无到激动不已,生活才会有趣啊!

而且拥有强烈的欲望与情绪,超难得的。

我以前跟p说,为什么我看哪都是问题,都需要解决,有时候觉得好累啊!但是没有困难才是真没戏开心了,这么看来,看哪都是问题,那说明到处都是快乐的机遇啊 ☆´∀`☆~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生活的热情是从哪里来?

昨天爬山一天累得够呛,今天早上起来觉得啥都不想做,只想就这么葛优躺一天。后来想想躺着也没什么想做的事情,干无聊,于是翻看以前看过的一本特别喜欢的书,罗素的 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

看到其中这一段,突然觉得很有意思:

Like others who had a Puritan education, I had the habit of meditating on my sins, follies, and shortcomings. I seemed to myself — no doubt justly — a miserable specimen. Gradually I learned to be indifferent to myself and my deficiencies; I came to center my attention increasingly upon external objects: the state of the world, various branches of knowledge, individuals for whom I felt affection. External interests, it is true, bring each its own possibility of pain: the world may be plunged in war, knowledge in some direction may be hard to achieve, friends may die. But pains of these kinds do not destroy the essential quality of life, as do those that spring from disgust with self.

就像其他受清教徒式批判教育而长大的人们一样,我有个习惯,就是——我总在思考自己的罪恶、愚钝与短处。在我看来,自己不过是个可怜可恨的生物;事实也的确如此。后来,逐渐地,我的关注点离我与我自己的缺陷越来越远,离外物越来越近:世界现状、各种知识分支、我爱的人们。的确,无论是哪一种外物,总会带来它们独有的痛苦:世界也许正深陷战争,知识或许难以获取,朋友也许会死去。但是,这些外物所带来的痛楚,并不会毁灭生活的本质;可是由于自我厌恶而导致的痛苦,是会的。

有意思的是,在罗素看来,痛苦与无聊的根源大概都是自我厌恶。

所以相反的,好奇心与对生活热情的来源,大概就是对自己与世界的喜爱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音乐的力量

音乐真是可以带给人很大的震撼。

以前听别人说『我的兴趣爱好之一是听音乐』我还觉得好玩,听音乐怎么能算是一种爱好呢?

但是真正了解了那些谱曲的人,才慢慢觉得……这大脑回路是怎么绕的,怎么就可以创造出这么震慑人心的声音?

近年来第一位被震撼到的作曲家是写出经典游戏 Undertale 的 Toby Fox。本身作曲厉害或者写程序还是写故事厉害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可是就算独立游戏人,基本也是几个人一个团队,有人画图有人作曲有人设计有人写代码。。toby 居然全套都自己做,还都如此出色,这也太神了吧!

前两天晚上看到另一位被震惊的作曲:

我以为是什么公司出品的,跟p聊天提到才发现,原来视频、作曲跟remix都是同一个人做的。尼玛,要不要这么厉害啊!!每一帧画面跟音乐都严丝合扣,跟我说是什么迪士尼皮克斯出品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自称 melodysheep 的 John D. Boswell 写道,自己从小就对各种声音着迷,特别想要用音频视频给人带来震撼(awe)的感觉。

服气,这真是做到了啊!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