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公众号你妹啊!

因为中文亚马逊不给外域ip买书,刚才在网上找书看,结果找了十个链接五个根本没得下载,另外五个都要先关注公众号。

关注你妹的公众号啊!!!

我现在关注的公众号大概有五六个。以前有一两个的时候还津津有味地看,自从上了3,我都不怎么看公众号文章了。一天刷新就出那么多,谁看得过来啊!翻翻就过去了。

现在广告的世界真是越来越猖狂了,没办法,因为人对广告都越来越免疫了。

所有app都是这样,不付费,就只会指数程度地加塞广告:

  • 就拿以前我喜欢用的微信里的知乎热榜来说,以前明明是没广告的,后来大概用的人多了发现可以商业化了,就开始在每个回答下面塞广告。再后来发现放页面底下也没人去看,就把所有答案统统折叠,保证你一点进去就有广告看,服务超贴心。
  • 还有五年前喜欢用的quora,现在也被各大软硬广告版面挤得面目全非,完全没法用,只能放弃。
  • 还有最近重新在试duolingo,以前明明没有广告的,现在广告塞得那真是猖狂,前几课都还可以点掉,后面点都点不掉,要等广告放完才能关闭,再多做几课,连静音都不带给的,上来就是哐哐哐的音乐和丝滑的广告音,只能手动静音,闭眼正念等待广告完毕。。。
  • 还有电梯里的广告牌,就怕人等的时候没有分散注意力的东西,总有什么需要吸引你的眼球。而且这屏幕有的时候还会掺杂大楼通告,所以也不能完全无视,超烦。

因为我心知肚明,无论谁多嘴硬,只要看到广告,都会潜移默化被影响,所以大街上走着,第一眼看到任何广告,我都目视前方尽量无视。。。但还是会多少看到的好吧!气!!!

以后要是有什么大脑芯片的,直接把广告给你植入大脑里还不放心,这得日夜反复在潜意识播放才能达到美好的效果啊。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现在手机也差不多成大脑芯片了,整天长脸上的,直属脑部挂件。

就像以前说的,所谓的报纸、杂志、公众号。。。等等等的免费产品,读者才是商品,广告商才是顾客。所以,当然顾客是永恒的上帝啊是不。

看到什么免费,第一反应就是,哦,它卖什么的啊。

真喜欢的东西,花钱消广告的灾还是值,要么就别用了,不然整个人消费度暴躁度时间浪费度都直线上升。

神烦。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画画相关

工作的快乐

这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在抄读罗素的《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今天抄到讲工作的那一章,有提到一件事挺有意思的,说:

技工不快乐是因为生活所迫必须当乙方,而大部分时间甲方需求还很糟心。

前两天还跟人提到,说我现在终于能理解为什么以前看到好多画画的都说,不要随便来个什么根本不熟的人就让我『帮画个头像呗』。很多画得好的人,都是介绍里标明了不接单,给钱都不画;或者pixiv上那种,一年半载才公告接一两单。我超喜欢的一个画手,loish,以前都是做商业合同,累还不开心;最近一年终于完全转patreon,爱画啥画啥,还不愁饿死,真是可喜可贺。

让画手帮忙画画,就好像你跟英语专业的人说『你英语那么好,那帮我翻个论文呗』,跟程序员说『啊,那你帮我写个小ios app做个简单的个人网站行不行啊』,就让人很尬。明明都是专业技能,其他专业一手交钱一手拿货都能理解,换到画画就觉得,嗨,不就画个画嘛,你本来也要画的,这有啥麻烦的。

因为,无论什么行业,当乙方,真的不开心啊!尤其是这种更偏向表达自我的技能,就好像,本来谁学开飞机就图个爽,结果定死需求变成民航机长,只能在AB两点之间反复穿梭,还爽个屁。

身为程序员,以前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公司基本是外包公司,就深刻体会到当乙方的辛酸。无论甲方设计给得多迟,都得加班加点赶进度做;无论甲方有多少轮改,无论设计多煞笔,甲方想要的就得变魔法给它实现出来。

后来离开外包公司,加入的几个产品类公司,起码做东西的时候还可以跟设计商量商量合理性,而且做的东西直观地有人感激,再加上不用加班,工作幸福度就刷刷上来了。

然后我在想,其实程序员这种很适合拿来当工作,因为自我表达虽然有,但是跟艺术类比,少得太多。程序更多是一种工具,用来解决某个具体的问题,所以只要给问题的人给得清晰具体,又不是凶恶的包工头,能用自己的锤子扳手帮人把问题给解决了,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自己也没什么需要程序能解决的问题啊。而且,问题解决起来也很直观,要么解决了要么没解决,不存在太多艺术类『我解决得到底优美不优美』的纠结,所以一天下来数数解决了几个问题,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相对来说,艺术类的技术,基本是为了自己yy开心用的,所以在自我表达的技术上当乙方,就好像明明说话的时候爱说啥就说啥,突然被规定好必须要围绕x主题、符合y规则才能开口,当然会不爽。

不是生活所迫,这种乙方还是尽量少当吧!

最后,讲个笑话:画画的干什么最赚钱?

答案是, 开班。

2020.11.18 更新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画画相关

职业病

前段时间画画稍微多一点,看了番茄Todo的计时,上个月算上休息日,平均一天花在画画上三个多小时,右手手腕就开始有点酸痛,就像平时鼠标用多了『鼠标手』那种感觉。我觉得是不是老在ipad上画画搞得?因为是直接在屏幕上画,所以要角度稍微支起来一点,手就一直不是平的。而且虽然苹果铅笔不是特别重,但也比普通数位板的笔要重好多了,偶尔玩一会还好,一用好几个小时,打要求精确度的线,的确也容易疲劳。

所以时隔好多个月,上周又回到了老相好数位板的怀抱。

这次没再重新拾sketchbook,终于决定直接用PS了!各种后期处理起来的确比procreate要方便很多。以前总觉得ps太复杂,以我的水平画画只是画画而已,完全没必要上这么大家伙,结果一个星期用下来,发现其实并没有多复杂,稍微记得快捷键就超方便的。于是这辈子第一次买了ps的正版,一个月十美刀的价格。

以前还觉得ps订阅收费是抢钱,结果昨天看到3d渲染软件的价格,尼玛啊!!所谓『超便宜白菜价』的zbrush是一千刀,而autocad根本没有终身价位,一年就两千多刀。我边看边感慨,用这些软件的行业也是真赚钱,不然谁用得起啊!

然后过去一个多星期了手还是有点酸痛,于是昨天去问一个职业画画的朋友,说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处理?

结果对方答,我浑身都痛好嘛,尤其是腰。。

然后我查了下知乎,基本都说,画画必痛,不画不痛 = =

啊,每个职业都有职业病啊。。

2020.11.14 更新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文化诧异

性压抑

上周跟一个法国同事、一个俄罗斯同事闲聊。

一个同事说,在日本,儿子想去漫画店买漫画,结果一进去基本海报都是少儿不宜起步,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带儿子买东西。另一个同事说,是啊,看海贼王,虽然没什么真正过线的内容,但是很多事情都影射夸张的性,很多事情明明没什么关系都能给扯上去。

我说,大概是亚洲,尤其日本,普遍压抑性比较强,然后解放起来就直接一飞冲天,直达变态;就好像一个人,如果从小长大一直被告知不能吃蛋糕,当他终于长大可以爱吃啥吃啥了,他就会狂吃蛋糕,哪怕吃到吐,只要他还生活在一个『不可以有想吃蛋糕这种邪恶的欲望哦』的社会里,他就会继续痴迷蛋糕。所以为啥很多性侵事件都是神父,被宗教给禁得日渐变态了啊。

本来这事随口一提也就过去了,倒是今天又说到相关的事情,想想挺有意思的:我这段时间因为画画重新开始用qq,心情一好又加了几个acg圈的同人群,今天正好提到ao3的事情,我说,发文找文这么艰难,为啥大家文哪怕发在主图圈的pixiv上,都不发在ao3上啊?

回答让我震惊了一下:因为ao3标签不分攻受,找起来容易天雷。

啊啊啊啊啊啊???对啊!我从来没考虑过,这还真是,亚洲各种文啊漫啊的,互攻的基本没有,现在我还能想得起来的就只有中文里桔子树的《麒麟》这一本,日文韩文的更是根本没见过。

很多时候,在亚洲,性与其说是两个人在一起开心的事情,不如说是一种权力的具象衍生。因而谁左谁右就很重要,因为必须其中一个『赢』,另一个『输』。所以亚系里,bl也好bg也好,越能体现这种权力压抑冲突的故事就越有人看,越能对比体现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全身心的控制就越吃香;而欧美系大多在『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这点上冲突一下就没了。

所以延伸到普通交往关系里,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亚系相对更容易产生『因为熟悉所以不再喜欢』的情绪。因为,在这样的交往系统里,真正熟悉以后就没有什么再能对比突出『艰难险阻然后成功征服的快感』了。而对于需要『通过征服来获得满足感』的人来说,伴侣基本就是通过对比提供权力感的道具,所以是谁也不重要,有条件更好的选项当然也可以随时更换。

有时候看到知乎回答评论里第一高赞的,类似于『我没换房换车换老婆是因为没那么多钱』的答案,还是让人有点抑郁。虽然,随着社会经济文化水平慢慢上来,年轻人里,可爱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就是了。哎,慢慢来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画画相关

绘圈

之前我查画画的资料都是直接查英文,前两周因为查了很多中文的绘画经验,这才发现。。中文绘圈好大啊!

一开始接触到的一部分是在知乎上问『我这个水平画得怎样』的,很多其实水平并不咋地。但是后面加了一个练习画画的qq群,三四百个人每个月要交作业的那种;而在一群努力的人里,真正画得好的人的比例就刷地上来了。然后每天看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怎么画画、怎么练习、哪里好,哪里不对可以改进。。就觉得好喜欢他们啊!认真努力的人最可爱了 ´∀`

很久不用qq,发现现在群里都自带人口统计功能。看下来,几千人的画画群里,男女对半分,90后跟00后对半分,80以及以前的基本只有百分之一二三。有热情的小盆友们真好啊~ 虽然如果他们以后如果要靠这个吃职业饭的话,可能会因为技术水涨船高,竞争会超激烈;但是对于整体环境来说,平均水平上来,漫画圈也会越来越生机勃勃,过个十年二十年的,中国动画也该可以上来了吧!

2020.11.14 更新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生活感想

伤心的电影

昨天才抱怨说『一小时画同一张枯燥的作业画不下去,耐心大概也是能力的一部分』,今天就遭报应了:今天的作业是。。找一个语言听不懂的电影,从头看到尾,练专注跟耐心。

晚上下了一个法国老电影,Jean de Florette,跟p一起看。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基本上除了特别简单的词都听不懂,所以符合作业要求。虽然听不懂,也大部分时间就盯着人脸看光影,但是剧情p几句大概介绍了下,还是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看下来好伤心啊。。。很久不看中国美国以外的电影,都忘记了,欧洲人不喜欢搞欢乐大结局这一套,而电影是还可以悲剧结尾的。记得以前看讲北欧的书,说丹麦大部分小说电影之类都不是 happy ending,啊。。。。。。

是不是故事悲剧一点,才更能体会到生活平淡的快乐有多可贵?不然整天看的都是王子公主幸福地在一起、英雄成功拯救世界、instagram帅哥美女什么的,还以为这些才是现实世界的基准。所以丹麦说是平静快乐的国家啊,对现实的认知超现实。

伤心这点事

后来晚上我在想,『伤心』大概是对于坏的境况从难以接受到开始接受,而大脑处理这种转变过程中所产生的情绪。

怪不得,以前看的哪本讲育儿的书,有提到说,孩子几岁小的时候总是希望世界上一切都顺遂己愿,连天为什么非要是蓝的都能气得大哭大闹,更别提说不给买玩具之类的要求。如果这时候大人尽力满足他,他就无法自己掌控自己的欲望。而世界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当自己的欲望碰撞到现实的边界,孩子得学会『伤心』这种情绪,才表示他能够接受坏的现实,他才能够继续往前走。

所以这种情绪对我有点陌生,想想,我很少有需要伤心的事情。如果坏的事情发生,要么总有可以做点什么的行动,直接去做就好;要么本来事情无可控制也在预料之中,并不会有『从不接受到接受』的心理落差,也没什么好伤心的,move on 就得了。

但是看电影里的人发生了什么,我总不能冲进屏幕里去做点什么,只能无力地被动接受。。。啊。。。。。。。明明就是个故事啊,还是电影看的太少了吧。。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生活感想

着迷的热情

大概四十天前,我自己画了一张表,每个格子里填了日期,打算每天画完画涂一个格子,以此代表我每天画画的练习,具体到一个我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步。

因为在这之前,我画画虽然喜欢也是喜欢,但其实一直都是七零八落的,一个星期画个两三天就挺好。记得以前看一本讲钢琴的书,已经是顶尖国际大师的钢琴家也还说『如果一天不练琴,就明显感觉自己手生』。我想想的确是,一两天不练,其实已经忘记休憩之前练到哪里了。

而且,把表格辛苦画出来,也等于做了一个长期的决定,不必再每天重新做费神费心的短期决定,考虑『今天到底要不要画画呢?』

一个多月下来,我的心态有了很有意思的变化。

在这之前,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脑子里不受控制地飘来飘去的都是工作有关的事情,这个技术问题怎么解决、那个得记得跟谁说一声,等等。大概,大脑基本不可能纯放空,总会想点什么;而有什么问题没解决,思维很容易就开始自行向其靠拢。

最近一个多星期,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试图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变成画画相关了:今天画的什么、哪里好哪里不好、下面练习的重点该是哪里、用什么资源来练、我想要画但是力不从心的场景有哪些、这些要具体练什么才能画得出来、做什么事情会不会挤掉我本来可以画画的时间。。。甚至工作间隙站起来走走,也会下意识地开始脑飘。

突然间我发现——这不就是我一直渴望却慕而不得的,『对喜欢的事情能够喜欢到着迷』的状态吗?

我一直都以为,上天最大的不公不是谁比谁天赋高,而是谁比谁胸怀更多热情。

天赋这种东西,也许是可以造成大师与天才的区别,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无所作为的借口而已;但是热情,如果我生下来就没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也就很难付出必须的努力,热爱这种东西要怎么学呢?肯定学不来呀!

但是这一个多月来,就自己画画状态的改变,让我慢慢开始觉得,与其说热情是上天转念赐予我的,不如说是做一件事情,因为持续够久够稳定,心自己长出来的。

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当下,沉浸着、着迷着,很平静,也很快乐!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读书笔记

日韩女生

前两天我突然意识到,我有两个 kindle 啊!明明其中一个可以拿来买中国区的书,又便宜,看起来又快,不要太爽。这两天就哐哐下了一吨中文书的样本。

两本,前段时间看的一本《82年生的金智英》,和今天看的《不让生育的社会》,前者是韩国人写的小说,后者是日本人写的研究调查。

看下来心真是越来越沉重。

我以前只是大致了解情况,但也都没有意识到,在女性平权的道路上,中国已经算很不错了。至少,女生上厕所不用担心来自同事的韩式针孔摄像头;怀孕即失业的惨状虽然有,但程度跟日本比那叫一个小儿科。

幸好我出生在中国,至少我的灵魂里没有如此镌入骨髓的锁链,唉。

Standard
读书笔记

简爱

这段时间在重听小时候看过的小说,傲慢与偏见,简爱。小时候看的当然是中文,尤其是简爱,真是看了好多遍啊!现在同样的内容,在英文里听起来,又别有一番味道。

当然,我口味也是变了很多。小时候看罗切斯特先生骗简爱说他要结婚了那一段,只觉得情节曲折,现在看就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操纵人了。从客人来晚会那一段就开始,拼命作,想要让简爱嫉妒,写在小说里还得算是美好的恋爱情节;换现实里谁这样作简直要吓死人啊,别说要跟他结婚,跟他做朋友都抖三抖。

以前跟花菜聊过这个,我说大家最好有话直说,怎么有话不好好说误解来误解去还能被当成一种浪漫了呢?

他说,文学里跟现实世界总是不一样的嘛。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