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情绪的海浪

我一直挺容易被别人的情绪影响的,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最波涛汹涌的永远是人事。

今天看到李奕的一篇文章,觉得挺触动的,其中乃万的这段采访特别好玩:

痛苦来临时候,我会选择直接让自己躺进去,感知它。如果这种痛苦是一片海,一个大浪打过来要把你卷进去的话,我就会先在沙滩上躺好。

我不怕它淹没我,反正也淹不死。

到后来,每次坏情绪快来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马上快崩溃的时候,我就先搬好椅子,倒一杯爱喝的酒或者茶在阳台坐好,然后躺进这种情绪里,仪式感做足了,陷进去。

是啊,很多时候我对于沮丧之类的情绪是本能排斥的,但其实越早允许自己陷进去,经历个淋漓尽致,这道浪才能越早拍过去。相比之下,如果把浪都堵死了,那就只有决堤崩溃一条路走了。

还有就是我也觉得,以前会被别人影响到心情,现在还是会被别人影响到心情,怎么几年过去还在同一点上兜兜转转,一点长进都没啊!对此李奕写道:

我觉得不是这样。和情绪相处是最重要的人生课题之一。既然是「人生课题」,必然要陪伴我们一生。就像我们不会觉得今天吃饱一顿饭就可以再也不饿,也不会傻到认为健身一个月就可以永葆好身材,人生的功课又怎么可能是一次性的呢?就像为了有好身材,需要养成长期健身的习惯;为了掌握情绪管理的人生课题,我们也是要长期不断练习的。

但就像举铁久了可以轻松搞定更大的重量,和情绪小人相处,一次次走过这四个步骤,下一次我们也会发现,这个cycle走起来更轻松更容易了,以前要花一个礼拜消化的情绪,现在只要五分钟!以前觉得天大的烦恼,现在也可以举重若轻了。

这就是我们在人生中的成长啦:)

Standard
画画相关

画画的假期

一个月的假期还有一周就要结束了。哭。。

如何练习

不过这三周以来真的是,每天早上一睁眼想的是画画,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想的还是画画,跟上班的时候还要分心想工作就是不一样,进步神速。当然,除了练习的时间变多了,更多是怎么练,其中最有帮助的就是这个视频,这次真的咬牙去跟了:

其实半个小时的视频讲的就是一件事,就是一定不能纯练习,必须以发表成图为目标去创作;然后创作间隙有目标有目的地去练习,悟到一点点就立刻去创作下一张成图。

以前我都是『一个月憋一张,憋到后来怎么也不会上色,干脆直接放弃』的速度,过去2周硬是逼自己厨出5张成图,其中3张我居然都还挺喜欢的!到头来自己喜欢的也不是细化精致的,而是整体光色氛围美好的。

而最难的『上色步骤到底是什么啊!!!』也硬是自己整理出自己的一套办法,虽然下面还是得慢慢磨合。

上色

按理说上色有两个极端:

一个是像米山舞那样光是线稿就打三五遍,从草草草草草稿描出草草草草稿,再描出草草草稿。。直到拥有图层分开、粗细分明、首尾相接、不出线的超精致线稿,然后油漆桶泼固有色,压暗打光细化。另一个是比如Akizone那种狂草系的,从看都看不懂程度的乱草图起稿,直接铺色然后厚涂上色,从头到尾一个图层画完。

两个极端都是奇人!

线稿赛璐璐系的,最难的大概就是耐心,实在太考验了。k大都说,一开始不打好光色草稿,看不到效果,根本就没耐心画下来。还有就是对自己的信心,因为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效果出来会怎样啊!不但得有水平,也得相信自己的水平,相信走这么一条长长的黑暗隧道走下来,二十个小时后会肝出一张好看的图。

而厚涂系的,就得对物体的3d形体与光色物理特别熟悉。这些能厚涂出正确光色来的奇人,整个大脑大概就是一个渲染引擎,看到物体就知道这3d形状在这种角度的这种光色下,明暗交界线在哪里,固有色加环境光得出什么颜色,等等等等,然后直接色轮取色,把计算后的最终结果画上去。

我很自知,两头都做不到,所以目前采取中间手段上色:

  1. 决定人体动态,打草线稿:这一层如果最后不细化就直接30%透明度,细化的话会罩蒙版慢慢擦掉
  2. 决定光色环境,找背景参考,大笔触把背景画出来:因为一张画其实就是在画光,不把光定下来其他都是摸瞎;而且自从像k大一样去找照片做了二分上色练习,画背景已经基本没问题了
  3. 一个图层平涂前景底色,然后大致铺色铺光,完成草稿光色图

最后想细化再细化。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不该细化……一方面我耐心不够,另一方面火候不到,现在该多练点光色啊。哪怕全是光色草图也好,多打。

光色

光色是一个我前两天在纠结的问题,因为我发现其实每个我喜欢的画手,好像画来画去都是同一种颜色。每个人总喜欢画那么一种光,每种固有色的阴影跟高光其实都是固定的颜色搭配,连光阴交界的火腿片都是固定颜色。

所以我喜欢画什么光?暖的,给人幸福感的。

所以我喜欢画什么场景?大一点的场景,可以涂背景的,有独特的光的。就是这个比较考验构图,现在我还不大擅长。还有人物有动态的,依然不擅长。

想画什么内容?有感情、有表情、有触动,不一定要是搞笑的,但是有故事的。一个人飒飒地站在风景里,帅是帅,但是也就只剩下帅了。人的性格呢?故事呢?

找参考

不用说了,是画画技术的一部分,是一门学问,是要练的。要知道什么需要找参考、找什么样的参考才合适,然后用起来还得练概括、练构图、练形状设计、练笔触……

现在兴起的3d建模场景然后描线的,也真的是另一门科学了,不过我暂时兴趣还不大。

手痛

大概画画多唯一的毛病就是手腕痛。而且我的毛病很独特,就是只有细化、画线的时候才会痛。难道是因为必须精确,所以老是需要撤销重复同一动作?或者还是没有练熟用手臂画画,然后画着画着就用手腕了。

PS or CSP

前两天看了一个视频,csp处理矢量线稿来真的是拔群,虽然我也不画精致线稿,但是看下来觉得像是专门画画的软件,不像ps是个后期处理软件,只不过同时可以画画。然后我就很好奇地去下了clip studio,一笔下来就爱上了。ps我调整压感调整了快一年也画不出一笔顺滑的、两头细中间粗的线,我一直以为是我的设置不对,但这根本就是ps的问题啊!因为ps完全跟着板子的压感走,一点都不做调整,所以敲下去的地方总是难免粗一点,提起来的地方不小心就粗细不均。哪怕就凭这一点,我也要把csp用到三个月试用期结束,哈哈哈。

再加上ps只要开着,哪怕一张图都不打开,不知道为什么也能慢慢给我跑到4G多内存;而csp就很直接,开的图多、图大就上1G多,关了图就回到300MB,这才是正常程序该有的态度啊!!!反观PS,就算从开机都没打开过,也会在后台跑一堆每个都几百mb的adobe流氓程序,杀掉还会自动启动的。如果csp可以用,我期待可以彻底卸载adobe的一天。

还有就是ps大概一个月加税就要15CAD,csp买断了才64CAD。如果不用开PS了。。那得省多少钱啊!

唯一不喜欢的是,csp在我的osx电脑上跑起来,虽然笔触顺滑不卡,但是放大缩小、加图层效果的时候倒是有时候会稍微卡一下,但是看别人说明明是csp更快才对,难道是只有windows才更快吗?

二分世界

还有一个就是,因为毕竟是画二次元,就不会发在现实世界认识的圈子。虽然我也没有画nsfw,虽然rei这种大师都画nsfw……但是还是两边分开比较清楚。所以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在两个割裂的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另一个是幻想世界。我又这么宅,要是真的不工作,我大概就真的要脱离现实,飞向幻想乡了。

要上班了啊啊啊啊啊

一半当然是期待的,另一半也当然是沮丧的,心里就觉得。。。只两三个星期就这么大进步,如果我可以画两三个月,那我岂不是要修仙了!!!然而只是yy。

不过时间管理真的是个问题。如果没有工作的结构来限定,完全自己管理,就是一种『虽然是在放假没错,可是好像完全没有周末跟假期』的怪怪的状态,所以大概也能理解自己接活的人的那种乱糟糟的心情。

还有就是毕竟画画只是娱乐自己,虽然会有点赞之交的互动,但是很少有『我在做一件对别人有帮助的事情』的感觉,所以如果要有阿德勒说的『社会意识』,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是不是还是要工作呢?或者也许我画得还不够好?也许我画得够好就有产生价值的感觉了?还是只有别人愿意为我花钱才会有价值感,因为金钱才是衡量创造价值的硬标准?

画画的动机

我画画很大一部分动机就是喜欢学东西,喜欢那种专注、纠结、一点点进步的感觉。

但是分享出去,被喜欢真的是一件好难处理的事情啊!连开头的齐藤都说,会做噩梦梦见twitter发错时间,没人喜欢,半夜吓醒立刻爬去看手机上是不是真的;之前也看哪个大神说为了不去看点赞跟关注数,直接把图丢给朋友让朋友发布;kk都说发图的时候也会紧张,很久没发图了,是不是没人喜欢了;loish也说,尽量不去看,尽量不要心情被影响。

我的处理方法就两个:一个是设置跟css,把所有方便隐藏的点赞通知都屏蔽掉,只留评论跟私信的通知,因为评论才是真正可爱的互动啊!还有就是发完不去看,等下一次需要发图的时候再去看通知,心态就平和很多,因为刚画完的时候那都是心肝肉。

除了得到进步的快乐,还有就是刚画完一张图一段时间内整个人都是醉的,根据对这张画的满意程度,大概能持续一到三天。再加上因为喜欢角色,想要做出可爱的内容,想要分享心中的快乐。

慢慢来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近日原神

以前那么喜欢,什么任务、event、resin,都一水不漏地打完。

现在快到顶AR60了,依然很喜欢这个世界:出新地图的时候探索起来还是满眼的憧憬;依然很喜欢里面的人,角色里最喜欢childe因为他很张扬所以欺负起来很好玩;配音里最喜欢albeido的英配koi因为他是个二货。喜欢每一个地图的音乐,探索时第一次听到简直是心灵重击;每个月都有出新bgm,要么是character demo里,要么是直接出原声碟,总有新音乐听真是好幸福。今天仅仅听到一首spin-off,听着听着心都要长出翅膀,飞到云朵上去了。

但是我也不喜欢,每天的每日,就不能给点新的任务吗??每周刷新的周本、每半月刷新的spiral abyss、每期刷新的battle pass,简直像是不得不做;不喜欢那些没有主要剧情,打了跟没打也没区别的活动;不喜欢每天刷160的resin,想要喜欢的角色变强就要一遍一遍地刷,还只能rng;没有新地图新故事的时候,我连电脑也不想上,每天蹲便那点时间手机上都能搞定每日,上次切电脑都是几周前了。

跟这些『不得不做』的事情比起来,要花钱都已经是小事了,支持喜欢的游戏不就是,有多少喜欢与余裕,那就给多少支持;我也没有无穷无尽的欲望,并不会什么都要c6r5,最多命座也就是每次复刻都抽的childe,到现在复刻几次也才攒到c4而已;无感的角色也全部跳过,并没有当百科展览来收藏。

要不是过去半年因为太忙,不得不决定放弃有些特别讨厌的每日任务,我大概还在滴水不漏地打完全套啊。每日任务其实还好,因为每天抽十几分钟去这个世界看看,我就觉得自己依然有一部分活在tyvat。

但是resin、weekly、abyss、battle pass就实在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尤其是resin。

初衷是因为喜欢一个角色,想让他变强。可是停下来想想,强不强的事情,其实都是相对的啊。刚开始迪姥爷可是黄金基准,现在都银河落九天了。每一次角色复刻,不是出新的专武、新的配套圣遗物,就是大家都在入新的命座、武器精炼。一个角色的基准输出,哪怕玩家一毛钱不花,也总是在随着时间通货膨胀的。以前大家都觉得crit dmg 180%就天大了,现在180依然是——你没好好刷吗?!

所以虽然游戏本身不是pvp,玩家的心里预期依然是pvp。

其实看大家『想玩不想玩的理由』看下来,觉得不想玩的,要么是不能接受玩家居然要自己管理『我想要付出多少时间、心血跟金钱』,因而觉得『你逼我做xxx』,所以为了不面对这个矛盾,直接全盘放弃逃开;要么就是心甘情愿付出所有时间心血的,但是做完了发现居然就没事做了,然后就不乐意了。

但其实说到底,原神就是一个必须自己刻意去决定『我愿意付出什么、得到什么』的游戏啊。时间也是,金钱也是。

人生不也一样吗?

所以我想要刻意选择去接受,付出二十分的努力,获得八十分的快乐。

剩下做不到的,就算了,让它去吧。

不再求整体变强去打abyss,强到够打过传说任务就够了。曾经我dps只有fischl跟bennett,记得有个好多遗迹守卫的任务真的是打不过去;但就过剧情来说,现在我肯定是够强了。至于喜欢的角色,意识到变强是相对的,圣遗物也就该停刷了。resin就让它东流吧!!!

刻意做了决定,我现在依然想花时间做的就是:

  • 起码每日可以登录拿welkin pass,十几分钟去这个世界逛一逛,我依然是tyvat合法居民
  • 出新地图新传说任务的时候是最棒的!又有新的角落可以探索
  • 出喜欢的角色,可以花时间养一养

真好奇再过几年这个世界会怎样?

Standard
程序媛这件事

关于程序媛这件事

今天跟以前同事聊天,提到职业发展的事情,有两件事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1. 你主管xxx

有一种不行,叫你主管觉得你不行。

如果你主管觉得你不行,那你在这个团队里就是没前途,period,永世不得翻身。

我跟这个同事都有过同样的经历,就是历经主管千千万,总有那么一两个主管,他就是觉得你不行。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很客气,谁也不会指着你的鼻子说『某某某你这个小渣渣』,但是他跟你说话总像是在跟三岁小孩说话,你提什么他都礼貌地觉得,嗯,好像不大放心耶,我们还是再问问其他人的意见吧。

至于为什么,因为是女生还是亚裔,还是因为cooler talk不像自己人,谁也不知道,毕竟大部分歧视都还是下意识的,老实承认自己种族歧视已经算是帮帮忙谢谢你了,很多恐同的人都还不觉得自己有偏见嘞,经典言论:哥才不歧视同性恋,老子兄弟就是gay!!但是,不论原因,只要他这么觉得了,那再怎么给反馈也没用,他指天指地发毒誓说以后绝对会注意也没用,你努力加班努力到鬼哭神泣感动中国也没用。

其他的工种我不知道是怎么运作的,程序员的话,主管算是掌握升职加薪的生杀大权了。这时你只有一条血路,两个选择,要么他走,要么你走。

没了。

不走的话,不止职业发展完全停滞、甚至倒退;运气好的话,他只是潜移默化地影响队友对你的看法;运气差的话,你还会慢慢开始怀疑自己。跟不信任自己的老板干活,就好像在跟pua对象谈恋爱,谈得越久,你就得请越久的心理咨询师。

跟不信任自己的老板干活干久了,你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麻木了,这时候你再跟信任自己的老板干活,就好像被pua几个月后突然回到依然深爱你的前男友身边,一有对比这时你才意识到,反差之大,让人很想哭。

2. 就是要被看见

同事说,以前做事就自己闷头做事,最后发现自己做的事情被同事拿去邀功。吃了教训以后换了工作,做什么都光明正大地做:

  • 问问题就在群里问
  • 回答问题赶去群里回答,因为『说不定其他人知道答案,而且其他有同样的问题也可以解答到』,帮别人就在公共场合帮
  • 开会哪怕不确定也要发言,就老实说:我并没有实测过,但是我认为可以xxx
  • 工作职责也开始会从中挑有影响力的做

所以新工作这么操作下来,进公司差不多一年就从senior到staff,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升principle;还在考虑是因为oncall职责太大了。的确也是,职位越高,责任越重。相比之下,同团队里的senior程序媛,senior了三年还在继续senior,因为就只是闷头做事。

对方觉得她的经历很励志,去找她开导,她就鼓励姑娘说,远程工作本来就已经自带隐藏属性了,你做了那么多事,不主动摊开来给大家看,你做没做对他们来说区别在哪?

我说我也是啊!!可以直接一对一说的事情也不爱发去大群,开会发言也要打好腹稿才敢说,要分享学到了什么我也不想@很多人。以前总觉得,姐就是温婉恬静淡若清风的性格,就是不乐意话多,爱咋咋;现在我悟了,我就是要说,明确了『被看见』就是目的,那就把它当成工作的一部分,干就行了。

关于程序媛这件事

前两天跟公司另一个senior的程序媛道别,聊到程序媛这件事。

我说今年的stackoverflow调查结果出来了,开发里大概只有百分之五是女生,而且一看我们公司,其实少数几个做开发的女生都来自那些『没觉得女生就该理科不好』的国家,北美甚至欧洲的一个都没有。

就连我在行为面试的时候也都被问到说,你如何理解『inclusiveness』?

我现在觉得,只要偏见我的不是我主管,那基本没什么所谓。至于招聘,inclusive hire也是很屁话的点子。不止很多男生,甚至有的女生都以为,我是女生我去面试应该稍微给我简单一点的问题吧!!事实上,除了小一点又不愁没人做事的也许可能美女招来当花养,大公司recuiter都直接说了:you may get a pat on your back, but no incentive to do incusive hire. 而且大公司,面试你的人都不是你未来的同事,给只见一面的人放水是有什么好处吗?

更别提时候还有反向歧视,我就见过有人说他同事,只要看到面试者是美女,无论种族都一概拒掉的,也不知是在哪美女那儿受了情伤,还是跟美女共事留下了什么神奇的心理阴影。

社会实验也证明,对于好看的人,无论是好还是坏,影响只有加倍而已。实验本身是这样,如果罪犯犯的是轻罪,那么越好看的人会判得越轻;但是相对的,如果罪犯犯的是重罪,那么越好看的人判的刑越重。同样,如果对方是美女还是帅哥,且能力真的很强,的确会比普通人让人更加印象深刻;但反之如果美女或者帅哥真的是靠脸吃饭,只会得到比普通人更糟糕的评价。

而且不提女生美到闭月羞花的特殊情况,就说普通女生。国内都还可以直接问女生是否结婚已未生育,未来几年若有生育计划就拒绝雇佣的;还有同事是本来干得好好的,一怀孕就变着法子逼人辞职的;很多岗位,比如我当时英语专业很多同学去找银行的实习,银行都摆明写了要男生不要女生的。奇葩是真奇葩,但起码只有亚洲能歧视得这么明目张胆,且理所当然。

女生唯一比男生有『优势』的地方大概在于,如果一男一女俩候选人不分伯仲,这时候大概率选女生。

给优势打双引号,是因为男女第一印象实验。

实验就是,同样的简历,只是把名字换成男性名字或者女性名字,受试的『招聘官』们就普遍给男性评价偏高、给女性评价偏低。你要是问他们为什么,他们也说得头头是道的,当然不可能是因为给男生评价就高,女生评价就低!哦,但事实就是,带男名的你就更多关注优点,女名你就更多关注缺点,结果同样一份简历你就是给了不同的分数啊。所以如果一男一女真的难分能力高低,结果选了女生,也得是事实上女生比男生更优秀,才能造成不分伯仲的表面效果。

再加上少数群体,无论是族裔少数、性别少数还是年龄少数,因为太不典型,就算真的招进来,经常也是走一步需要付出三倍的努力来证明自己的。

事实如此,意识到就好,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要说解决方法,也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 现在已经有雇佣时针对偏见的各种单盲手段:比如有的软件可以把可以暴露性别之类的信息都去掉,写推荐信只能用中性词的,等等
  • 薪水:其实是一个挺复杂的话题,但是可以的情况下尽量同工同酬的
  • 产假:应该男女同休同长的,比如加拿大这种,夫妻共享一年多的产假,需要的话可以根据各人情况调整,但我认识的人也差不多都一人一半休的,男同事也经常就消失半年休产假去了;这样才不会有只针对对女性的产假歧视
  • 还有从小到大各种有效的心理干预:比如对小孩『努力导向与结果导向』的干预、比如在刚进顶尖大学的时候仅仅是听一场『If you don’t feel like you belong, you aren’t alone. Most people feel that way in a new environment. Overtime, this will change.』的讲座,就能超有效地缓解新生、尤其是少数群体新生的自卑感,长远提高他们后续的学业成绩、各种社团活动的参与度,等等等等。

也许慢慢在各种工作里,男女数量不说能1:1,起码也别极端到1:20这种,就不会再觉得哪个群体不正常、非典型了吧!

路漫漫。

Standard
生活感想, 程序媛这件事

结束与开始

上周五是这一份工作的最后一天。

自从递交辞呈,就一直有一种期待与忧伤交错的复杂情绪。大概大多数人都不会觉得找工作是一件值得享受的事情吧!我每次换工作也都是,总是事出有因。

1

干第一份工作的时候我还是个英语专业的学生,想做开发纯属热爱与自学。当时大四下学期,同学都开始找实习;我爸放话说,毕业找不到工作就把我赶出去,所以我找起工作来。。。特别有动力。

英语专业又不想吃英语的饭,还能做什么呢?

我一向理科比较好,觉得程序跟逻辑沾边,解决问题会很有意思。触发点是大学的时候我试图宣传国漫,想找人做网页,发现居然要几千!!当时想,要是我能自己做就好了。还有就是我大三暑假的时候,看了paul graham的《hackers and painters》,所以也算各种因素,埋了这个梗。

当时觉得开发就是写网页,只要是个公司就得要有网页,所以应该总会有饭吃吧!还有就是,开发这种算是全球通用的技术,不像律师医生这种,哪怕厉害也只能在当地厉害;所以如果我哪天厉害了,可以环游世界,到处住一住,随意接单,哈哈哈。

面试那时我才刚跟着w3schools的目录自学不久,for loop都还没用顺,对于公司看在我太热情的份上,愿意带我这种绿得冒芽的新手,也很是感激。那时候做起开发来还是很开心的,虽然到加班加点有点多,但是跟朋友加班也算是革命友谊是不!哈哈哈。公司也每年会一起出去玩,当时一起进公司的小伙伴也都很可爱,现在的朋友里,好几个都是这时候交的;反而是各种学生时代的朋友,因为现在完全不同职业不同人生,都很少再联系了,哎。

2

后来第一次换工作也不是我自己找的,是上海一家创业公司,看到我网上的资料跟博客,联系了我,说对我印象深刻。当时都没有什么代码面试的,好像就跟主管一聊,就拍板要我过去。这也是我的第一家远程公司,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南京家里,偶尔小资一下,喊在当时工作时间也挺自由的前男友陪我去附近咖啡厅干活。大概每两个月,公司会在上海聚个两三周,每次聚会都特别开心。那时候好喜欢搞怪欢乐的同事们,也喜欢这样工作的惬意自由,要离开的时候超级舍不得。

但是只做了几个月就决定来加拿大了。

3

来加拿大的时候,我挑了最短一年的学上,想先体验一下这里的生活。一年下来觉得喜欢,于是毕业也就开始找工作了。这是我几份工作里,唯一一家感情并不是特别深的工作。因为,毕业要申请工签跟PR之类的,就没考虑要找什么最喜欢的工作,先找到工作再说。找到工作以后,虽然没有特别激动,但也没有不喜欢,所以也就这么干了一年多。

当时辞职是因为那一年我过生日,p说要给我惊喜,跑到一家旋转餐厅去吃晚饭。庆祝生日嘛,就点了杯红酒,p喝了点酒难得话稍微多一点,我俩聊着聊着聊到工作,说到,人生就这么下去,工作到五十多岁再退休,等可以享受了人都老了。要么就是现在可着劲攒钱,攒够了就三四十岁退休,但是工作对我俩来说又不是纯折磨,少做点也还是有点意思的,所以干嘛自己把前面过得这么苦呢?所以,最好的状况大概就是干一段休一段,比如一个星期只上三四天班,或者一年只上八个月十个月这种,再不然,干个几年休息一年?

聊着聊着我说,我俩现在工作也都干了几年,也是时候了,此时不干更待何时,我们辞职去旅行吧!

p说:好啊!

然后计划着,计划着,我们就辞了职,出去玩了大半年。

4

等我们旅游回来,需要我重新找工作,我就发现了,找工作最难的不是面试,而是没有真正想去的公司。按理说找工作跟找对象都一个道理,就是不能只有一个选项,不然你就会选无所选。然而。。就是没有怎么办??

只有一家公司我在旅游后期就虎视眈眈地盯着,就是我后来的第四家公司。

当时远程工作还很奇葩,而这家公司完全是全球远程;又因为老板是北欧那儿的,公司文化感觉特别人文;总之就是一见钟情,越看越爱。当时回到温哥华,虽然也列了计划想要做算法,但是对于做算法心态还是有点不情不愿,唯独对这家公司是绝对的上心。

为了引起公司的注意,我洋洋洒洒写了好长的cover letter,并且找了CEO的twitter profile pic,精心画了一张头像,找到hr的邮箱,跟介绍信一起发过去;还扬言说,如果我进了公司,就给公司所有人都画私人定制头像。我还给好几个看起来跟点扯得上点联系的人都发了linkedin消息,能找到私人邮件的发了私人邮箱,包括有一个在温哥华上过大学的,还有一个家在法国跟p一个城市的。还有,我有把公司的博客全部看下来了!为了申请,能做的都做了,准备到百分之两百。

后来进了公司很久以后才知道,审我job application的人真的给看震惊了,把我放的画跟我放的话都发到公司大群里了,大家说这必须得招,哈哈哈。终面我的同事后来跟我说,这职位都已经挂了一年多了都没招到;我manager那一整个月,每个星期都要干掉五场技术面试,在我之前都只有一个人走到终面这一步,而这一个终面的就挂在他那里;但他一跟我聊就知道,就是我了,必须要雇。说得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

4.5

这份工作做了三年,前一半是做nodejs的全栈,后一半我提出要转到做python的后端。

当时公司大概一百人不到一点,开发占一半,先前并没有跨部门团队转的先例,于是跟前端主管、后端主管、CTO都聊完,结果就是:可以是可以,但是如果转去后端,过不了试用期,就不能回原来的团队了,只能走人。

我豪迈地说,好!!

豪迈虽然豪迈了,当时压力还是挺大的,尤其是第一个月还给我onboarding,第二个月就让我oncall一整个月,后端团队的oncall又是出了名的事多。但是新工作这种事情都是,开头总是难,后面慢慢就好起来了。

本来我想转后端,有好大一部分原因是特别喜欢当时后端的boss,但是,我刚转进来他当月就走了!!当时看他离职信息看哭了我,我真的好喜欢这个主管啊。然后,进来一个跟我不大对盘的新主管。。。一方面性格跟我不对盘,另一方面后端部门的确是事太多人太少,且管理不当。我坚持了一年,也有给主管本人、cto、ceo、hr反馈,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我起码试过啊!不后悔了。

没卵用以后,我就决定走了。很巧的是,我提离职之前几个星期,这个主管就各种原因被劝退了。新临时主管是cto本人,人我是蛮喜欢蛮信任的;最后一个月管下来,我对后端的未来也慢慢开始看好。

但是,太迟了。

5

那时候觉得,不能改变我的公司,那就改变我的公司,于是就开始做面试准备了。

准备的第一步当然是,要把『算法这玩意,学来除了面试还能干嘛啊』的态度给掰正。说到底其实都是自己的决定,这次提前拎清楚了:如果要学就好好学,半半拉拉地学最后再给自己找借口,那还不如不学。一方面,我本来就不是科班出身,所以也从来没有系统学习过算法;再加上我刚入后端不久,系统设计也算是应该知道的基础知识。

所以算下来,起码这些东西一辈子认真学过这么一次,也是挺有意思的人生经历了。

所以我边工作,边带着算法从基础开始看了三个月,系统设计看了两个月,面试完了各种事也还一个月才签下来,这么算下来前后也有半年了,啊!

本来我想得挺美,觉得好不容易换个工作,可以休一个长一点的假,本来因为新冠的原因很久没回家,所以如果两份工作中间我休一个月,那不就有时间熬过各种隔离了!我脑子里算盘打得噼啪响,盘算着正好卡在放暑假的时候回家,在学校工作的爸妈就都还在家,可以陪我,否则我先酒店隔离两个星期,再居家隔离两个星期,然后立刻打道回府,憋屈也要憋死啊。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上海爆了。机票一查,直飞没的,从上海转机都还要二十万人民币,告辞!!!

所以七月份我打算在家画一个月的画,把前几个月因为准备面试而搁置下的坑全都给补回来。

新的结束,新的开始。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民以食为天!

最近觉得胃疲惫已经很久了,过去两三个月,大部分时间既没有在家想做的菜,也没有出门想吃的餐厅。所以本来在家我做饭p打扫卫生的,我也倦怠到跟p换了职责,让p来做一天两顿饭,我来打扫卫生。

今天跟老宛聊起来,突然记得她以前有提到过说『人生的快乐与痛苦就在于找不找得到好吃的』,就顺口问了一句最近有吃到什么好吃的,什么又做起来比较方便,有什么可以让我馋起来、活过来的。

聊着聊着就开始心潮澎湃,对生活的热情又油然而生,就好像是失散多年的同志找到了组织,简直要流下激动的泪(口)水。。。!!!

与其说是为了找吃的,不如说是为了追求这种浑身热情的幸福感。

我一想,以前我好像也不是对吃这么在意的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年初开始,因为考虑『既然99%的时间都在路上,到底要怎么享受这个过程?』所以决定要学习如何取悦自己。那时候列了一个『取悦自己的小事』的清单,然后跟朋友一分享,朋友说:你这列的一小半都是吃的啊哈哈哈!我一看,还真是。既然简单吃好就能让我愉快,何乐不为呢?然后就开始,不管想吃什么,路途遥远也去吃到它;逛超市也不再挑划算的健康的,就纯挑想吃的买。

记得前几周看到一句话觉得特别喜欢,说:

我为我喜欢的东西大费周章,所以我才能快乐如斯。

是啊!就是要在难得喜欢的时候肯花心思去大费周章,活着才越来越有意思。

从那时候起,慢慢地,食物不再是燃料,而是享受,而没吃到想吃的东西,身体跟大脑都很清晰地表示,不满足!而且还会因为饭菜太烂、太不满足而心情不好。

这根本跟老宛以前形容得一模一样啊!

只可惜她人在华盛顿,instagram上的心迹推荐根本吃不到,只好交换了吃货的菜谱心得。老宛给我发了个酸汤肥牛的,结果我打开一看,这不是我也之前在看的王刚吗!我还把频道发给p了的,让他挑个想吃的我来做。做了几个看起来不太难的,味道都也还不错吃。王师傅也比较实在,没什么花哨,就是步骤跟原理总结,看着也是舒爽安逸。

然后晚上没忍住就又把最近的新发菜谱都给看了,虽然是看到吃不到,也觉得好幸福。我看做菜总比看吃菜要幸福,就是一种油然而生的,为了生活而踏实努力、去争取每天一点点小幸福的感觉。

看着心情真好啊!

要是有人每天变着法子给我做好吃的就好了,哈哈哈。

对了,前两天出去旅游,在airbnb的时候我做了家常,p爸p妈就洗碗;这两天p爸妈在家,p妈晚上负责做饭,我就负责洗碗。总之做饭的人不洗碗,嘿。每天晚上不用考虑吃什么就有法式大餐吃,真好啊!

这么说着,我突然好奇如果雇个私人厨师来每天烧一顿晚饭要多少钱。。应该超贵的吧。。。不过哪怕一周一两次感觉也可以好期待啊。。。然后我就去查了一下,两人份的私人厨师,一个人两百块的样子,一顿就是四五百,啊。。。。。。顿时浇灭一腔蠢蠢欲动。

大概goodfoods这种准备好食材,给你自己料理的就是工薪阶层的平价版吧!

Standard
旅行日记

BC七日游

前两天看落日,跟p聊到之前去新西兰澳大利亚时候看到的一晚落日。我说那个日落真是好看啊,在海边,整片天都烧得红灿灿的,水面上黑天鹅点缀的一小抹暗色的对比,拿手机拍照又完全拍不出那个颜色来,就只留在记忆里了。

p说,是在哪的来着?我说,在xxx的吧!p惊得掉下巴,说,你从来都不记得地名的,怎么这个就偏偏记住了?我说:大概是因为那天写了个日记吧!所以作为一个对过去发生的事情没什么记忆的人,发生了什么不写下来,就丢了。要记录下来啊!

因为辞职的缘故,我推掉了这星期公司去奥地利的聚会,一半觉得不用一做二十四十个小时的转机来回奔波调整时差而长舒一口气,另一半也还是有点可惜,毕竟这份工作从始至终,正正好好夹在新冠的开始与结束中间,所以基本上除了少数几个同事,谁都没能见到。

所以p爸p妈年年来加拿大看望我俩,俩口子又是爱旅游的人,每次见面都是到处旅游,我一向超级宅拒不出门的,这次给新冠憋得太久了,居然也有点期待。

Pemberton

先去北边一点的penberton骑了马。

不公平的是,因为一行人中我看起来总是体重比较轻,每次分配给我的都是老马!!前几年过生日第一次骑马的时候,给我派的老马有气无力到我简直要不忍心继续骑它。这次也还是十几岁的老马,不过这次好歹载我还没什么问题。分给p的总是年轻力壮的帅马,这次带队人跟我们说,此马平时都是负责拍宣传照的,如此之帅。

我抓拍到一张帅马吐舌头的照片,看起来一副快要被骑死了的样子:

😛

带队殿后的女生说,这种走路用的马队,不管什么马都是男孩子,因为如果有女马在队伍里,男马就都忙着争奇斗艳,也就没工夫走路了。

带队大哥说,骑走路的马,最难的大概就是既要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因为马们平时的口粮都是干草,所以每每在小树林里走,看到边上绿油油的树叶嫩草,就像小孩看到糖一样心动。这时候它朝哪低头,就往相反方向拽缰绳,让它吃个空气就行。大哥说,马儿就像小孩,有不熟悉的人来骑它,它总要先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一下,如果发现骑手是个好欺负的软蛋,就会经常停下来吃草;但是如果发现骑手是个厉害的,试探几次无果也就放弃了。

嗯。。好像听到了很有道理的育儿经啊!

Vernon

后面四天去了温哥华东边的vernon。这城市名字起得,听一次我就我想起一次哈利波特的叔叔。

BC越往东边走,明显树就开始稀,山就开始秃。在温哥华北边秀发茂密的山都是,爬起来那叫一个舒爽,树荫把烈日盖得严严实实的。在vernon爬了个叫Spion Kop的小山坡,我爬一路就在想,这树长了都是白长的吧,一点都不遮阴。而且全程蚊子精准定位追踪,也不知道是同一群在陪我们一起爬山游览,还是真的每一平米都有新的一群蚊子啊,平均每过十秒就有一只优雅降落在p身上。我穿的是雨衣,扎不透,诶嘿。

后来跟酒庄的大哥聊到,大哥说:最近阴雨连绵,山上留下很多小水洼,所以也就养起蚊子来了。

这地方酒庄是真的多,至少有一打吧!车开一会就路过一个酒庄,也都自带满山坡绿油油整齐齐的葡萄藤,让我想起迪卢克家的晨曦酒庄。

刚来的那天,我们顺路去了一个酒庄。我的妈,那哪里是酒庄,根本是个奢侈品店。卖个酒而已,门口超热情穿白衬衫晚礼服的迎宾帅男美女是要干啥;卖酒就卖酒,用gucci的箱子装着摆摊是要怎样,跟放旁边摆卖的《巴黎chic style》、《可可香奈儿》的书是有毛线关系。不过这种奢侈品店也真的是,亚洲人总是超多,说中文说英文的都有,明明是挺偏僻的地方啊= =,亚洲有钱人真的多。

到后面去了另一家酒庄,好歹是个卖酒的了,去体验了品酒。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前一天因为不小心把一个生鸡蛋挤碎在背包里,为了避免鸡蛋发酵臭死,包留在airbnb洗了,没带id,所以品酒我也没体验到。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来日方长!

跟品酒大哥聊天的时候,我说,我觉得甜酒一定更好喝,因为我完全不能体会到普通酒精的快乐,所以最甜的是哪种酒?

大哥神秘一笑,掏出一瓶细长的酒,介绍说:这叫ice wine,特产于加拿大跟德国。冰酒之所以叫冰酒,是因为这得等葡萄入冬挂霜才能摘采,所以产量低,糖分也高。大哥说,普通的红酒含糖量最低,白酒稍高一点,不过大概也就10g每升,你猜冰酒有多少糖?

我说:大概20g?

大哥:200g。

我:啊?!那跟蜂蜜有什么区别啊!

大哥:对啊,所以你把冰酒倒进杯子里,都会浓稠到挂杯的,每次也就喝一丁点而已。

我大为震惊。于是虽然不能尝,我还是执意买了一瓶冰酒,打算回家来试试。甜酿而已,谁怕谁。路上我问p:如果这酒超甜的话,冰酒是哈利波特里面说的那个『mead』吗?hp里提到的是oak matured mead。p说:不是啊,那是完全不相干的东西。

说来也真巧,我们从酒庄出来,转头去了一家蜂蜜农场,尝了各种花蜜(其中最奇怪的就是薰衣草蜂蜜,尝着就觉得,这明明是闻着装饰用的香味,怎么吃到嘴里了。。),这就有卖mead的,我一查,mead中文翻译叫:蜂蜜酒。嘿!!!于是我又挑了一瓶用各种莓酿的蜂蜜酒。

p说,你这连喝1%酒精都会上脸的人,突然买这么多酒,是打算要变成酒鬼嘛?

我说:不怕不怕,反正这是家庭小酒庄,产量小到都不对bc liquor销售的,这开车来回要十个小时,就算我想买也买不到了。

出来的时候跟养蜂大哥聊了会,我:蜂巢门口堵着的一堆蜜蜂是要干嘛,门太小挤不进去在排队吗?

大哥说:没有喔,丰巢温度偏高,这群工蜂在努力用翅膀把新鲜空气扇到蜂巢里去呢!

我:这完全是被当工具用了啊!!这特么就是群蜂扇啊!

大哥:除了蜂后能活五年,普通蜜蜂只能活三个月,都是轮流换工种的。有劳动能力以后,年轻蜜蜂会开始帮忙喂养其他的小蜜蜂;再长大一点它们会跑到门口来值守卫班;而他们『人生』中最后一项职责才是去采蜜。

我听着听着鼻子一酸,突然觉得有点悲伤。

如果以后有个后院,除了养鸡养猫养狗,养点蜜蜂也不错啊!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善良的战斗

因为表弟推荐,去看了《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 瞬息全宇宙》这部电影。

其中丈夫说的一段话我很喜欢:They’re only like this because they’re afraid. We all need to be kind to each other. You might think me weak. But being kind is how I fight. 他们这么凶这么残暴,只是因为心里在怕,所以拜托你善待他们。你也许会觉得我很软弱,但善良就是我战斗的方式。

是啊!让善良成为我战斗的方式。

Standard
生活感想

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未来

这两天在考虑生命中永恒的不确定性。最好的状态大概就是:

  • 有强烈的欲望与热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去哪里
  • 同时并不给自己设定故事线必须要如何发展,对于任何可能都抱持着一种好奇的态度
  • 对未知的好奇 = 99%的信任(对自己、对外部世界)+ 1%的勇气

大概就是:

  • Having a clear purpose, yet walk with the freedom of curiosity.

Standard
技能加点

练习、练习、练习

这周给自己放个假,放空大脑,思考人生、宇宙与一切。。哈哈哈。

首先刷了几个小时的知乎,然后把它给删了= =。因为发现只是打发时间,在手机上看得眼睛又痛,而且戾气真的是好重,看得心情沉重,身体也不放松,所以说我到底看它干嘛?每次下知乎,都是因为国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迅速摸一下状况,然后破网页协议还不给浏览答案,必须要下app。于是下了,看了,过两天,删了。

然后把之前欠下的youtube也都给看了个爽。

推荐一个很搞笑的youtube栏目,叫Twosetviolin的,大部分是小提琴相关。过段时间翻出来看看就心情很好。

搞笑归搞笑,俩男生对古典音乐的热情真的是溢出屏幕,看得我好感动。其中有一个视频,说俩人为什么从交响乐团辞职了,说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很多时候人在乐团待久了,乐团里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艺术表达的欲望也越来越低,演奏只当一份工作而已,这时候如果你还特别有热情,看起来就像一个『try hard』。大家都得过且过了,你还那么认真,就成了一种奇怪的不合群。所以他们觉得,不想以后也变成那样,所以得离开。

还有他俩对于很多时候大众所持『genius is born, not created』态度的匪夷所思。因为,普通人只看到天才在聚光灯下最闪耀的一刻,只觉得距离好远,不是我这种凡人可以企及的,但不是我的错,人家一定是天生英才,所以『had it easy』;而反倒是同样创造美的人才能明白,要达到这一步需要从始至今多少个小时的练习,而这些『天才』仅仅要维持现有水准、甚至在现有水平上想要提高一点点要付出多少努力。

就凭这一点,看看也好值,提醒自己,美可以是热情的、快乐的,代价只不过是汗水与辛劳,但是沉浸进去,这部分的折磨也很享受。。。m了。=v=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