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的联结, 恋恋笔记

亲密自由

这两天总是反复扯到这个话题。先是前两天朋友d讨论提到说,觉得越深厚的关系就越不自由;然后是今天跟p讨论牵手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恋人并肩走在路上一直牵手再正常不过,而p觉得时不时牵手就够了,剩下的时间甩手走路多舒服。

深刻且自由的关系,不是没可能。但是想要达到,一不能假设框架,二得彻底直接。

假设框架

其实一切关系最开始都是有一点点框架和预期的。比如对办公室同事不要有任何程度的性暗示;比如在小偷横行的大街上走就自己把包捂紧点;比如去泰国摸人家头很不礼貌。但是任何关系想要更进一步,就得一步步拆除框架和预期。

因为在互不相识时最基础的框架和预设下,每个人都不一样。

每个人的冒犯点都不一样。每个人在乎的东西都不一样。

一开始这一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办公室里,以前同组过搞笑的巴基斯坦裔美国同事s。我特别喜欢他的一点,就是他平时说话毫无顾忌,但如果他说了觉得可能冒犯到谁的话,就算当时不问有没有问题,回头也会发信息问一句,刚才说的没有冒犯到你吧?比如跟他说他说脏话太多了,他会说我注意。最近两天他抽风总是莫名其妙向我挥手,给我发hi,问什么事又没有事。但这周五他跟我挥手被我无视后,我在他对面的站桌边站累了跑回自己位子上坐下,他也有发信息问我一句『哈哈哈你是因为我才跑了的吗?是的话我就不老挥你了』。

没有预设,也没有『太多』、『太少』这回事。只有『对我来说太多』和『对我来说太少』。任何问题都是。

有人觉得性生活一天三次哪里够,同样有无性恋觉得性生活一辈子一次都嫌多。有人打扫卫生一天吸尘抹地一次太少,有人一个月整理次房间都太多。有朋友从早信息到晚都怕没说够,有朋友几个月不联系有话说才聊天才是自然舒服的相处方式。

如果想要跟对方相处,该讨论的从来就不是怎样是『对的』『正常的』或者直接假设类的『是朋友就该xxx』,而是『什么对你来说很重要?』和『你希望我怎样表达喜爱?』

不然,用自觉理所当然的方式表达喜爱,根本就不是无私,而是自我感动式的自私。

和p讨论对牵手观点的不同缘由后,我说:你看,如果牵手对我来说很重要,而对你来说只是甩手更舒服的小不方便,那就努力牵我的手,因为这能给我带来很大的快乐。同样的,我知道你完全不理解指定礼物别人买下这种表达关心的方式,所以我不会这么做,而是会去投入心思计划我俩的周末出行,或者自己手工做木雕绘画送给你,因为我知道你喜欢这样,这样你才感到自己被爱。

最终是我喜欢你,想让你高兴,所以你有什么倾向、想要如何被对待,告诉我,如果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情,我会去做;同样的,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就努力去做,因为最终你也只是喜欢我,希望我开心而已。

所以这就说回跟朋友d讨论的『越深厚的关系就越不自由』的问题了。

彻底直接

关系里总有各种需求,以及回答的满足或拒绝。

而觉得越深厚的关系越不自由,多数是因为没有说不的习惯。

健康的关系里,一定是『期待者的需求第一时间明着说;而回答者能够自由拒绝而不拉任何仇恨』,双方向的。想要什么第一时间说,不干的第一时间拒绝。这样下来习惯了,跟人相处不止深刻,也自由。

如果出发点是『我们喜欢彼此,希望彼此开心』,那拒绝就不是对于人的拒绝,而是对提议的拒绝。同样的,只有把拒绝看做只是对提议拒绝的时候,才能回到『我们希望彼此开心』的出发点,不会瞬间生气爆发或者冷淡退缩。

因为我知道你希望我开心,所以我相信我提出重要需求的时候你会认真考虑;因为我希望你开心,所以你提出的需求和喜好,如果可以做到的话我会想要去做。

但这样运作的前提是,双方有什么需求偏好,都能第一时间主动说出来。其实这一点对于不在这样文化环境下成长的人,还是挺难的。说到底,怕给别人带来麻烦,都是因为不相信对方的『直截了当』。说来说去都是一个圈,可是圈总有起头的时候。当对方渐渐习惯了你直接拒绝的表达方式,对于提出需求就会越来越自然放松,因为对方相信如果你不愿意,是会干脆拒绝的。说来奇怪,但信任始于拒绝。

人跟人不一样,而世界上没有人能读心。

越靠近,对交流程度的要求就越高,不然越近越扭曲自我,也就越痛苦。

深刻,同时透明,才自由。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