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诧异

小朋友们

写下标题感觉好像我很老似的,哈哈。

也不小了!今天跟朋友聊天才提到,同事a也就比我大几岁,三十都还没到,就因为坐姿站姿不够直一直腰疼,每天来上班不是头疼就是腰疼或者没睡好的。朋友答,最近各种事也总是扯到健康上来。二十五以后,就没得挥霍老本,得开始好好保养啦。

但是让我深刻意识到『我已经算是上一代的人了』的,是公司里实习的小朋友们。

今天第一次读《生命不可承受之轻》,看到其中有一段说某主人公Tomas面对强权要挟,同事持两种态度。第一种是自己妥协过的人,当然希望他妥协,因为这样他们自己的罪恶感就减轻些;而自己不曾妥协的人,也希望他妥协,因为只有更多妥协者的存在,才能衬托出不妥协者的高尚。

我盯着这段反复读,又抄在日记本里,心里其实还是有点震惊的。

因为联想到,有的时候自己也会下意识地想,如果跟我选择不同的人『过得并不好』,那才能衬托出我的选择有多么清奇,多么正确,我有多聪明。

我不喜欢这样想的时候自己不大安全的状态。

看书多、成就多、或者自己觉得自己聪明的人总容易掉入一个陷阱,就是总会觉得自己手持秘密,觉得只有自己掌握真理。就好像调查显示,教育程度越高的人,对自己的偏见越执着。但事实就是谁知道,只有『谁知道』。

总得提醒自己,每个人之所以成为自己,有所爱所恨,都是从小成长的环境造成的。对别人是这样,对自己也是;所以对别人也好,自己也好,都别太苛刻啊。

但是成年后,自己就是自己的父母了。多赞多烂的一手牌,都自己打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也都得自己去解决。

所以想到一个问题:我从小长大,最缺的是什么?知道缺什么,才能动手去填补心的需求啊。

然后我毫不犹豫写下了『无条件的接受与爱』。如果我需要证明我特别好,比别人都好,说明我没有得到足够的肯定与爱,得多与喜欢我、让我觉得安全的人相处。一点也不稀罕的症状,从小批判式教育长大的孩子成年多少都有自卑情结。记得屁股天后Shakira有说过,她喜欢三十岁后的自己,因为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喜欢自己。『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去哪里,比二十岁时候的状态好太多。』我是信的,因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跟安全依恋者的相处越来越多,自己真的是慢慢安全起来;对别人也好自己也好,都越来越容易喜欢得上。

然后就说回小盆友上了。

到现在在公司里来来去去的实习生也算有七八个了,除了一个来自中国文化不同以外,其他所有本地的大学生,从第一天入职起,全都散发出强烈的安全感。在一两百号人面前提问回答毫无怯场,一个人一桌吃饭一点也不会尴尬,平时交流自然无比,一点畏手畏脚或者炫耀的意思都没有。

为什么说他们是『安全』,因为三四五十岁的当地同事,好多当众发言也是自我意识特别强,平时交流也要么讲冷笑话尬气氛,要么冷漠脸墙掉情绪,防御心离老远都能感觉到。比如走廊相遇,防御心强的时候人大多昂首挺胸或者缩着走过去,反正不会正视对方眼睛;而安全的时候人大多会眼神交汇,点个头嗨一句什么的。

说到底一句话,就是感觉不到小朋友们的任何自大与自卑。

这种状态真好啊。

下一代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未来还是越来越好的嘛。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