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的联结, 文化诧异, 旅行日记

可抛弃式关系

昨天去奥克兰东边的cathedral cove,水拍石穿的大岩洞。

刚进来转不久,外面就下大雨了。正觉得运气真好,走的时候又不下雨了,然后走着走着又下了,哎。真是一下雨感觉就又回温哥华了。

巨大的天然岩洞

自我放飞式洞

路上看到一个大叔穿着破洞的T恤徒步。不是那种破洞破得很有型故意的破,真的就是穿久了穿出好几个孔而已。

其实现在遇到有人穿破洞的衣服,在北美也好,澳大利亚新西兰也好,我都没有特别惊讶了。第一次看到眼睛是差点掉出来,心想,这人到底是不知道自己衣服破了,还是喜欢穿破的衣服,还是懒得补买新的,还是?!

看到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就觉得,他们好像就是不在乎啊。

今天一路开车就跟p讨论,说我出来带了两三条裤子,一条睡裤、一条运动裤、一条比运动裤正式点的裤子,但是基本上出来旅游就只天天穿运动裤而已,这大半年穿下来磨损也真不少,回去该淘汰了。我说,我来加拿大之前从来没有穿东西穿到烂的经历,从来旧的离穿烂还很远就早已经买新的了。但是一路上我已经运动鞋穿烂一双,新的一双看样子也命不久矣;袜子破洞更不用说,买袜子又麻烦,能穿我是懒得买的。

我说我很难想象在中国或者法国,谁会穿着不是故意破洞的衣服出门。

p说,老爹从小教育他说,如果袜子破洞是看不到没错,但是万一你需要脱鞋,然后一脱发现穿的是破洞的袜子,多糟糕。

p说,他有个叔叔在美国生活,看到美国类似穿睡衣上大街式的穿搭,简直看得要爆血管。叔叔对p说,『这些人完全自我放弃了好吗!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谁能相信他能把其他的东西打理好啊。』

我说,美国人大概非但不会觉得自暴自弃,还觉得特别放飞自我。因为这是他们自我认知的一部分,『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所以穿什么是我的事』。而法国人的自我认知大概是『我当然很重要,非常值得认真着装打扮』。所以他们看到奇装异服的人会觉得这些人怎么,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嘛。

两种观点各有意思。

但更有意思的是,我也很难想象哪个法国人会特别自卑还是低自尊。相比之下,美国人还真是比较容易有种『let yourself go』的感觉。自我放飞没错,但同时好像自己真的不是很重要;如此不重要,以至于哪天诸事不顺就容易沮丧到窝在家里蓬头垢面,反正不干别人的事。挺典型的极端,记得读到过哪一任总统候选人,落选以后从健美样貌突然放弃成大腹便便快要认不出来的地步。

虽然自己怎么邋遢是自己的自由,也不干谁的事,但是越蓬头垢面越容易不当自己是回事啊。且不当自己是回事,轻松是没错,但总觉得跟低自尊有点关联。要是我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别人为什么要很把我当回事?

不可抛弃式物件

p爸还教育p说,有的东西,你拥有的时间越长,它越有独特的意义和造型。比如皮制品,皮鞋之类的。如果你好好爱护,一双皮鞋应该是越穿越舒服,因为更加服帖;且越穿越有味道,因为你的这双鞋上会有独特的褶皱与颜色。

p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还是穿T恤,但是他买T恤很有意思:总是在需要纪念一件事情,或者T恤有特别的意义的时候,才买新的。比如他有件T恤是在日本旅游的时候买的,竹竿人从钥匙孔里跑出来,挺有意思的设计;有件T恤因为是朋友印刷的几何体;有件T恤是搞笑亚马逊的『raise the bar』……

所以买的很多东西都是有回忆有意义的,自然也不会随便扔。

不可抛弃式友谊

我说,我感觉法国人对待各种东西乃至友谊,都是很不抛弃不放弃的态度。

就拿关系来说,p爸p妈到现在感觉每一两周几乎都要聚头的好友,居然都还是学生时代的好朋友;之前在巴黎留宿p的一对朋友家里,我跟姑娘出去逛街,我问她平时都是跟什么朋友出来玩,她说,朋友都是好久好久的朋友了,每月必定出来一两次。

我一开始还觉得他们能做得到不换朋友,是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像美国人那样热衷浪迹天涯,过几年就换一个城市生活;但是想想p到现在还是在跟小时候一起玩的一圈朋友联系,过一段时间就相互通报发生了什么,我们在法国的时候也真的就是这些朋友在一起聚。

换美国人我还真是很难想象他们会这么干,换个城市工作上学,大家就觉得应该交新朋友了,不赶紧跟新朋友打成一片别人还以为你是不是社恐。

可抛弃式关系

昨天刷知乎看到一个问题,大概是问富二代会不会娶穷女。然后一个高赞答案说『又帅又有钱的男人,一定是渣男,我不渣是因为没本事没底气,我要是帅我也渣』。

按照『财富配美貌』的标准,其实男女双方都并不在乎对方是谁,关系完全是可抛弃的。

按照这个标准,对女人来说,男伴只要帅气多金,是谁并不重要;所以如果有更帅更有钱的前来追求,为什么不趁早接受?相对的,对男人来说,女伴只要姿色美气质佳带出去见人脸上有光,是谁也不重要;在一起伉俪十年算什么?啊算人老珠黄。所以结果就是像这个答案说的,不抛弃不放弃不是因为不离不弃,只不过没本事更新换代而已。

有的时候知乎看多了真抑郁啊。

文化

让我想到上星期看的一本书,factful,提到说:如果你觉得你国家的文化是根深蒂固永远不变的,想想五十年前这里是怎样的文化。书是瑞典人写的,他说,现在瑞典年轻人总觉得瑞典一直都是个思想开放的国家,但就几十年前,我祖父而已,都还是恐同且为此骄傲的。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是文化的东西,不过是经济水平几度折射的影子而已。

所以也许中国再富一点,二三十年以后就不这样了?

总要前浪死在沙滩上,后浪才能覆盖之啊。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