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黑暗与光明

低人一等

刚看完一本说法国黑人的书,Black skin, white masks。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写的,说种族歧视的事情。有过被殖民历史的文化,多少有点洗刷不掉的卑微感。

看完,还是跟上次看有关美国黑人的书感觉是一样的——让人绝望的不是哪天突然那有人上来暴揍你一顿,而是每天每天,遇到的每个陌生人,都『不小心撞了你一下』。而那本书,我回去查了下,是2018年出版的,This Will Be My Undoing。

所以七十年来,真的变了多少?

其中作者提到说:『当别人说我恨你的时候,他们会加上一句,跟你黑没关系。当别人说我喜欢你这家伙的时候,他们也会加上一句,喂,但是跟你肤色没关系哦。』

都是一根根细小的稻草压断了骆驼腰。

小孩不是人

昨天在看一本讲死亡的书,提到说,人年纪大到一定程度了,别人就容易不拿他当人看。跟他说话的时候就像跟小孩说话,用教育的口气;对待他们就像小孩,你得吃这个,不能吃那个,怎么这么不听话呢!然后把吃的收走。

好像他们已经不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人格了,他们的选择和喜恶已经不再重要。

任何弱势群体都是,黑人也是。作者提到说,大街上陌生人、教父、医生……跟他说话的时候,总是用哄小孩的句式,好像他是个智障,才从非洲大草原撒丫子蹦跶出来一样。

问题是就连小孩也不应当被这样对待啊。

以前在哪里读到说,类似用叠词跟小孩交流的方式,的确对小孩的心理成熟有影响。小孩只不过是小号的人,讲道理还是一样讲啊。

Bringing up bebe,一本说美国母亲在法国养小孩的书就有提到说,法国父母对小孩说话基本不会『把小孩当个宝宝』,就连跟襁褓里的婴儿说话,有事情都会好好解释,因为他们相信『无论多小的孩子都有理智,可以理解你』。

当个宝宝,是没什么压力没错,可是责任与权利也就完全别想了。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