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黑暗与光明

机器人先生

跑累了一天晚上回来看说好几天要看都没看成的美剧,机器人先生。第一集看下来有点难过。

社会被一个大公司及一群无脸人控制,贫富差距太大。所以男主只好成为白天上班、晚上救世的蜘蛛侠。又是单细胞英雄主义,真是他妈的够了。

想说的是剧中设定拯救世界的方法:把大公司给拆了。

流浪汉潇洒地对男主说:你看这混账的世界,富人富得流油,穷人穷得债死。我们把所有人的债务一笔抹消,这样就是有金融史来最大的重新分配了。来,年轻人。与我一起拯救世界吧。

真是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人看到这能爽得两眼发直。要说美国人那可真是臭名昭著地债台高筑。

More than 160 million Americans have credit cards. The average credit card holder has at least three cards. On average, each household with a credit card carries more than $15,000 in credit card debt. Total U.S. consumer debt is at $11.4 trillion. That includes mortgages, auto loans, credit cards and student loans. [1]

十个美国人里就有八个欠着一屁股债 [2]

直接一笔勾销,多爽。多均贫富。

要是当今世界上债务都还是旧社会地主高利贷,一笔勾销倒也说得过去。可是大部分负债又不是穷出来的,赚五千花一万的大有人在。按照信用卡广告的话说:花别人的钱爽自己。别人的钱?屁,百分之三四十的利息合约签下信用卡的时候可是白纸黑字;到时候不还,笑仆变成恶吏,看银行是去追别人的债还是回头来砍你。

问题是美国人还真这么想。看ramit的书简直看到咋舌,以中国人有多少花多少的心态,真是不能理解,明明没有收入的人,欠债还买什么高级时装,吃什么燕窝鱼翅。

而且欠债也要花大钱的心态,跟贫富差距又没有毛关系。

之前跟朋友讨论均贫富的时候也提到过,北欧几个几乎已经实现社会主义的国家,照样债台高筑。为什么?

贫富差距基本已被高收入者高税收抹平。可既然工作与否拿到的钱都差不多,为什么还要工作?既然做什么都有国家安全网垫底,欠点债有什么,大家一起还呗。在这样的心态下,借钱者消费起奢侈品来毫不含糊。[3]
以下节选翻译书中内容,摘自 The almost nearly perfect people:

矛盾的是,一方面,丹麦人声称他们交税交得甘之如饴;另一方面,他们又疯狂地贷款购买高级德国车、借钱去普吉岛大肆度假,或者给翻新房屋的工人拼命塞牛皮纸大红包。

时至今日,丹麦人的债务收入比是所有西方国家中最高的。平均下来,每个丹麦人的债务是年收入的百分之三百一,是西班牙葡萄牙人的两倍,意大利人的四倍。这数字高得让人咋舌,但丹麦媒体舆论却很少提及债务;而彼此债款也不会是丹麦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而另一大社会主义国家冰岛,负债花起钱来也毫不含糊。

03至08年间,冰岛的三大银行巨头 Glitnir, Kaupthing 和 Landsbanki,共借了总计一千四百亿美元的外债。这数字是冰岛年均GDP的十倍,彻底碾压中央银行的二十五亿美金储备。受本国政府鼓励,数个冰岛企业家开启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国际挥霍狂欢。有买下丹麦百货公司的,还有买下德国足球俱乐部的。而好些冰岛人甚至兴致勃勃地开始实施只有诈骗邮件才出得了的搞钱烂招,比如贷日元出来花,或是把房子抵押了换成瑞士法郎提出来。上一秒冰岛人还半个身子陷在鱼内脏里,下一秒他们已经开始考虑新买的保时捷卡宴要勾选哪些选项才比较称心如意。

他们花天酒地的故事简直多得数不完:请 Elton John 去生日趴体上唱支歌小意思;定私人飞机的人多得好似打的;喝五千磅一瓶纯麦威士忌、花十万磅去英国外郊打个猎在冰岛人看来也就寻常事;Kaupthing银行伦敦支行总经理把英国国家历史博物馆订下开个趴体,顺便把Tom Jones叫来提供娱乐……

越翻译我越不知道说什么好。

十点困觉,长话短说。我想表达的是:

没钱欠钱还非要借钱花钱,跟贫富差距根本没关系。不干活,不光想有饭吃,还想变着法子挥金如土,劫富济贫这借口找得真是冠冕堂皇。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