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记, 社会黑暗与光明

鹦鹉与市场

这两天总算歇下来,不再到处跑。

本来airbnb是一个房间,但是另一个客卧并没有人出租,房主居然也外出度假,所以好大的房子,就我们两个人懒洋洋地待着。

marketing

下了好多市场营销有关的书,看得挺不是滋味。

世界最初,就像花菜说的那样,只要做的东西足够好,总有人能看到。

后来信息爆炸,做得东西好也没用,得会宣传才有人能看得到。

现在短短十几年,长尾都越来越饱和。做的东西好不好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宣传力才是,不然好东西被看到的几率都没有。而且,传播能力是个零和游戏,所有人的传播能力越强,新东西出头的机会越少。到最后,能够广泛流传的信息只有一种:任何容易广泛流传的信息。

真实性不重要。价值不重要。只有易流传性。

怎样的信息容易流传,容易被分享呢?

让人轻松愉快的,比如可爱动物的特技搞笑视频。让某个群体激动的,比如musk火箭成功升空降落。让人公愤的,比如爱国愤青类文章。让人恐惧的,比如疫苗、恐怖分子袭击。谁在宣传不重要,人只是这些易流传信息的载体。可是就像hpmor里说的一样,恐怖分子对一个国家最大的威胁不是袭击,而是让一个国家恐惧起来以后,这个国家情绪流窜过度反应做出的各种过激举措。任何自卫行为都是有代价的。比如跟恐袭死的人数比,美国每死四个人,其中一个死因就是心脏病,而澳大利亚每年新查出的癌症案例里,百分之八十的案例都是皮肤癌。这些都不会有什么爆炸性新闻,因为这些情绪不具传染性,互相分享的人分享几层就断了。

而传染性的信息中,低价值的概率很大。

以前我拒不看新闻,因为我以为足够重要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告诉我。现在我意识到,传到我耳朵里的信息不是被重要性过滤,而是被传播性过滤。

而我依然拒不看新闻,因为信息实在太多了。

facebook上各种公司团体的粉丝页面,曾经他们发布信息一定会被粉丝看到。而现在fb声称:每个人的朋友圈墙上信息太多了,用户看不完也不会看,所以现在公司要花钱才能发布信息。

而零和游戏意味着,想要杀出一条血路,还得发布更多传染性的信息。

真糟糕啊,再往后人还重要吗?信息会怎样?

cockatoo

这两天在阳台上放了鸟食,总有鹦鹉跑来吃,只有鹦鹉,而且只有一种,查了叫cockatoo,头顶黄毛发型,落地必然先甩两甩的。

鹦鹉们个性真的差很多。有的很嚣张,根本不怕人,会从人手里吃东西;还有的离两三米就飞了,蹲在阳台对面的树枝上,好久死活也不回来。虽然感觉鹦鹉彼此并不认识,但是他们居然有社会地位分别,互相啄食顺序都分得很清楚。

很奇怪,我也看不出来他们谁先谁后是怎么分的,有的明显瘦的怕胖的,但是有的大小都差不多的样子?

昨天有一只鹦鹉,头上脖子和肚子上的毛都掉光了,就只有翅膀上还有羽毛。再掉,就飞不了了。本来在啃饼干,别的鹦鹉一出现,直接吓得饼干都掉在地上,然后飞走了。看得好难过,不知道是病了,还是老了。

唯一的弊端就是这群家伙一遍吃一遍便了也很多。。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