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记, 画画相关

参考与抄袭

周四周五请了假,第二次去温哥华附近的victoria岛上玩。

值得记住的小旅行

我一般超讨厌各种交通工具,因为晕车晕机晕船,坐什么颠起来都想吐,而且加上人太宅,别人说出去玩我就只想窝在家里画画看书打游戏。。但这次我挺罕见地没有讨厌旅程,因为p计划得力,去哪的路上都最多只一个小时路程而已,而且这次运气好,交通工具都不是特别颠簸。

因为在周四周五,去的又是小岛上,去爬的山总算没什么人。感觉自从新冠病毒开始,大家没法搞室内娱乐,温哥华市区附近各种『荒郊野外』都挤爆了,去哪都没地方停车,人多又嘈杂,根本没有散心的氛围。我理想中的旅行也不过这样了:短短几天,去没什么人的地方,不需要坐车坐船坐飞机一坐几个小时,在大自然的环绕下,稍微一点点体力活动。

唯一痛苦的是,住的地方虽然是窗外带海景的resort(直接看到对面西雅图,所以手机流量都不敢开,因为西雅图信号太强大,能给彻底覆盖了),但是蚊子暴!!多!!!!我这辈子最恨最怕的动物就是蚊子了。。我跟p忙活了一个小时之多,打死至少二三十只蚊子,我的妈!!!是因为在海边,水养蚊吗?我都不知道咸水也能养蚊子啊??而且海边风居然有那么大,我出个门人都要给吹跑了,怎么蚊子还能精确定位到室内呢?!?!

好在这里的蚊子没有经过中国式穷追猛打的优胜劣汰,虽然尺寸大,但是傻乎乎的,不会风吹草动就作势要逃,打起来一拍一个准。而且也就纯黑色,也不是花蚊子,大部分都抓在天花板上,看起来也是真扎眼,所以就全给一网打尽了,我以为。第一晚上我担惊受怕了一晚没被咬,第二个晚上我以为赶尽杀绝心大了,结果反而手指上被咬了3口。为何!= =

艺术参考

最后一天,我俩吃完午饭去了victoria市中心一个昆虫世界(基本都是家长带小孩去玩的。。。我都要不好意思了),还有一个叫robert bateman的画家的画展。我跟p说,以后我想再去一次卢浮宫。几年前我们去的时候,我纯是看热闹去的,看再好的画,除了竖个大拇指夸一句『好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但现在我再看画,起码知道自己该看些什么东西,光影、构成、焦点,再看就真的可以学习到点东西了。

展览其中有一部分是这个画家在介绍他的灵感都是哪来的。

这部分给我看得有点目瞪口呆。虽然说是『现实主义』,但是他基本就是把参考照片摆在边上,然后画完全一样的东西上去,然后做艺术处理啊!比如这张里的野牛:

里面的野牛,甚至都不是k大说的那种『把同一个东西用CSI拆解很多遍,然后把不同基本部件重组,就变成你自己的东西了』,参考照片在橱窗里,真就一模一样的啊!!他做的艺术处理就是『想要营造一种公路边上烟灰四起,然后一只野兽突然影影绰绰地出现』的这种危险苍凉的感觉。所以『艺术处理』具体就是把野牛细节都画完以后,左边覆盖淡出效果,右边把一半脸的光影处理掉,只留左脸亮部的细节。

另一幅水边栅栏有鸟飞过的画也是,水跟栅栏就是照片里的,一毛一样;鸟是单独画好以后剪下来,考虑摆放,择好位置才画上去的,就像电绘里分图层摆构成一样。他说,他当时是正在开车,但是看到栅栏跟水的光影,突然被吸引住了,所以急刹车拍了照,回去才继续考虑怎么让它生动起来,然后才加了鸟的。

所以,有名画家都能这么『参考』,到底什么才叫『抄袭』?

找参考你就输了

以前我总觉得,照着画不算本事,有本事那得从想象里创造出世界来。

但是这段时间,越了解画画越发现,越是厉害的人,与其说他们画画是纯在挥洒想象力,不如说他们找参考的能力特别强,又擅长做各种创造性的组合效果。

执着于不找参考是初学者才爱干的事,追着出警抄袭是看热闹的人才爱干的事。

真的画的好的人,尤其有点科班出身的,比如youtube上rossdraws是上了艺术学院的,开画布第一件事就是,很自然地,把参考拉出来放边上。

甚至k大的作业里都有很多次,找参考就是作业本身,因为『想象着画才算本事』在大部分人心目中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光用嘴强调都不够用,还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反复让人切身体会:找参考是一种能力,所以当然也是需要锻炼的。

谨记。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