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蒜皮

豆瓣,WTF

刚才在豆瓣上标电影,看到偶尔有人发私信给我,想在豆瓣修改一下个人简介,然后看到这个:

之前只是添加书之前开始审核,然后是特殊时期不能添加评论,现在什么情况啊= = 每次都丢给技术原因背锅,程序员不干。。。

Standard
奇思妙想

伤害膨胀

前两天看到游戏里所谓的power creep,说游戏出新的角色,一定会渐渐比老的角色厉害,然后之前老的角色就慢慢贬值了。

我想,这跟通货膨胀不是一个道理吗!

之所以健康的经济环境中需要轻微的通货膨胀,比如5%,是因为不然物价会降低,人就会自然想要把钱存下来,这样以后等慢慢降价了可以买更多的东西,所以就没人想花钱了。大家都省着不花钱,经济只能衰退。同样,假设每年一个人涨薪有5%,本来上一年100k的,这一年有105k了,他才能有日复一日欣欣向荣的幻觉,虽然他能买到的东西并没有变多。但是如果同样效果,但没有这么一出戏,年年不涨薪多不开心。

同样的,在游戏里也是,人都想看到自己打出的伤害蒸蒸日上,总要有个涨头啊。怎么打了一年,以前能打10k现在还是10k,一点往前走的感觉都没有。

所以要给人同样的打怪困难度,怪的血也得跟着蒸蒸日上,不然你以前打出10k得打一分钟打完的怪,现在打出100k一击必杀,那打这游戏该有多无聊啊!更别说这么容易就解决的怪,谁还要花钱抽新角色?

只能不停地buff,buff角色、buff反应、buff怪,一圈buff下来伤害数值也越来越不值钱。现在都有人打出四五百万的伤害了,再过几年怕是几亿都不奇怪了。

所以power creep是必然发生的。。只能希望以前的角色不要掉的太厉害,或者也给跟着buff一下了。

人真是,对这种进步的感觉,还是很上瘾的。

Standard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百分之二十的坏人

因为最近值班,鸭梨山大,所以不自觉地会去思考各种各样的问题,想要掉进梳理逻辑的舒适圈,大脑在试图以拖延来逃避疼痛。

很meta的问题,就是我到底为啥对自己要求这么高啊!总是在思考质量的定义,想要知道什么是纯粹的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遇到什么情况应该怎样应对,然后用所得结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点与我逻辑结论相违背的想法都不能有。如果有的话,得仔细考虑为什么,把它想通,因为,潜意识也是可以安装软件的,而我只想要把经我允许的逻辑结论放进去。

很多改变,都是我先做了决定,然后一点点营造各种让它发生的环境,这样被很多年打磨出来的。

为什么不能允许自己是百分之八十的好人、百分之二十的坏人呢?就做一个偶尔邪恶的人啦!反正以我钢板般的自我要求,我再邪恶也邪不到哪里去。就百分之八十做得好,允许百分之二十做出垃圾来好不好嘛!完美主义真是万恶之源。

Standard
奇思妙想

神圣的不满足

记日记这件事,我从小被老妈监督着写,一路保留下来的习惯,所以我从小学一直到现在都留着各种黑历史。以前日记本还带锁的,现在初高中的日记,估计是钥匙都找不到了吧。。以前我还能弄开日记锁的时候,大学时候看初中的日记就已经一脸黑线了= = 后来上了大学,日记又一半都直接电子化了,博客也从自己的evernote换到blogspot、豆瓣日记,再换到自己的网站。现在看心情,有的时候还是带个耳机听音乐,安静地写纸质日记;有的时候就在evernote上记两笔,因为自己写给自己看就可以前言不搭后语,想到哪飚到哪;有的时候在博客上写,就得把语句整稍微通顺一点。

晚上心血来潮去翻十年前evernote里的日记,我发现很多我思考的东西都是绕着圈子,从不同的角度回到同一个终点,不同年纪的我,兜兜转转,到头来总是得到类似的结论。所以与其去看新书,倒是应该多看看以前整理的读书笔记啊!

看到大学时候的读书笔记,这一段放到现在画画上也一样适用:

你真正练习的是集中精神。这是一种感觉。是种波动。

关键词。注意力,连接,建立,完整,警觉,关注,错误,重复,疲劳,边缘,唤醒。

玛莎,格兰姆称之为,神圣的不满足。
格伦,库尔兹在他的练习一书中描写道,练习就是每天弹奏同样的音符。人类基本的姿态,为了一个想法而努力争取,然后感觉它与你失之交臂。

Standard
技能加点

同一个问题

早上看到brain food里一段话,挺喜欢的:

What seems like a difference in talent often comes down to a difference in focus.

Focus turns good performers into great performers.

Two keys to focus are saying no to distractions and working on the same problem for an uncommonly long time. Both are simple but not easy.

Tiny Thought, Brain Food

从我自己画画大概也是这样,要持续研究一个问题真的很难,因为要研究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所以,很多时候『放弃』其实都是以『找到更好的方式』的形式出现。人想要优化的本能,太强烈了。

Standard
文化诧异, 读书笔记

性别中立

Interestingly, I first came into personal contact with gender nonconforming through Genshin Impact.

Previously, I’ve had my fair share of recruiting emails containing the recruiters’ pronouns right in the subject, and I’ve always thought it funny. First of all, 99 out of 100 times people don’t reply to recruiters. And even if they do, well, you don’t refer to your recipients in the third-person. So why bother?

It’s like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with every stranger I nod hello to handing me a flyer of user-manual, indicating the list of items they get offended by, so I can avoid doing so unintentionally. For better or for worse, this is the direction future is heading, as people have increasingly little common ground to stand on.

昨天跟p说起这件事,他说:大概是为了保持一种形象吧!他们想要让收信的人知道他们是心态开放的人,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记得大概一年前elon musk好像有发过一条推特,大意是说无性别称呼很蠢的,然后被很多人骂了。查了一下,找到了:

近几年甚至ao3上,跟trans、性别中立有关的文都越来越多。有的时候打原神,要打的东西都打得差不多了,就去协作区找人玩。已经零零星星遇到好几个,会跟我说『我是they/them』的。昨天晚上也是,遇到一个挺可爱的玩家,玩了一会角色扮演,又聊了好一会,然后对方说:忘了问你,你怎么称呼呢?

我说我是女生。对方说:我性别中立呀。

我突然就很好奇,问说你朋友真的就拿they/them称呼你?你亲戚爸妈一类的呢?

对方答:朋友当然会支持啦!但是爸妈,哎,我还没跟爸妈出柜。

我:我靠,这居然是需要出柜的事情。。

感觉这是一件很『年轻』的事情,因为几次遇到,虽然不知道对方多大,但是感觉都是二十岁上下不超过三十的人。然后晚上我就又很有我风格地,去下了一堆相关的书,今天一本本翻过去,看到其中一本书提到说:

In 2017 UCLA researchers analyzed responses to the California Health Interview Survey from kids ages twelve to seventeen and found that 27 percent out of about 796,000 youth are gender nonconforming. More people than ever before–children, youth, and adults–are coming out and openly living their lives as transgender men or women. 2017年加州一个调查显示,大概80万青少年中,27%都自定义为性别中立。

这都2021年了,四五年过去,现在这比例起码得三分之一了吧!

书们看下来大概是这么个道理:为什么一定要给人定义性别呢?先不谈有的人身为男生却觉得自己该是女生、身为女儿身却觉得自己应该是男生,然后通过性别手术转换了所谓『生理性别』的;就说有的人,出生看生殖器就没法判断确切性别,甚至查染色体都没有定论。所以非要追着给谁定义一个性别的,这已经不是科学的范畴了,根本就是精确追踪式打击歧视——性别不是纯生理概念,而是社会概念。所以既然是社会概念,谁觉得自己该是男是女还是中立,那都是他们的自由。

有一点我是同意的,就是无论是性别、种族、年龄还是地域,无论你属于哪一个群体,别人对你都就有相对应的刻板印象。所以有本书说,『There is absolutely no biological basis for why boys should paint their nails or be sensitive and girls should not play football or be taken seriously for their ideas. This is not about science, it’s about power.』但就像我之前写的,刻板印象自然状况下是有道理的,因为大脑只是在走捷径。只是换到人身上,被刻板印象的人就会受伤。而且『What we achieve, how we think, and how we act, can be influenced by the expectations of those around us.』如果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我也会不自觉地去符合这种期待;如果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坏孩子,我也不会努力去做一个好孩子。所以这也是面相有的时候有点道理的原因,倒不是脸真的能决定性格,而是脸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别人对你的期待,而你在无数与人相处的分秒中,不自觉地去满足了这种期待,也真的成为了这样的人。

所以,这整个性别中立潮,与其说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要重新定义自己的性别,不如说是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被单一性别的刻板印象定义。因为,只要我自己认定是性别中立,就更有捷径去取双方的长处,去双方的短处。女生数学不好?没关系,我自己认定是性别中立,我数学可以好。男生一定要挣钱养家?没关系,我性别中立,所以我可以相妻教子。

同理,看书里提到有反对意见说『要是我们允许所有人随便定义自己的话,那可扯了去了,谁都可以是只茶壶,是个帽子,那不全乱套了』。我倒不担心社会会走到这一步,因为让人们走上街头为之斗争的动力,并不是他们太想要成为什么,而只是人们太想摆脱已有标签带来的包袱而已。

但是同样的,如果说性别不是纯生理的,那什么定义又是纯生理的呢?

如过我可以认定自己性别中立,我为什么不能认定自己种族中立?我也不想有白人、黑人、黄种人的种族包袱,虽然我看起来像是黑人,但是我祖上dna里一定有一点白人亚洲人的血统,这怎么能是100%的,所以你们提到我的时候请别说我是白人、黑人、亚洲人,请称呼我地球人。

我还不想要年龄带来的刻板印象,所以凭什么我五十岁了就得自我认定五十岁?让我找工作恋爱交友都频频受挫。我明明感觉还像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我的大脑跟心态都还很年轻。提到我的年龄的时候请称我年轻人,请说我只有二十岁。

基本可以说混血相对于种族,差不多就是性别中立相对于性别。所有无法被『快捷印象』分类的人,都会有被社会的大多数边缘化的感觉。而这些人的数量随着社会的融合松动越来越多,他们对权益的呼声也必定就越来越高。对于这些词的定义,也就会越来越模糊,发展到一定程度,大家也都会自我定义得越来越中立。

我凭什么不能摆脱一切标签对我塑造出的偏见?在我的心目中,我明明就是一个年轻、无性别的中立地球人。所以别人提及我时,也必须这么承认,不然就是不尊重我。

哎。

总的来说,这是件好事,因为拿掉标签,对一个未知未定义未分类的人,偏见的确会少。我认识一个新朋友,如果可以的话,也真不想知道对方的国籍、年龄、性别,因为知道以后,我想到这个人多少会有刻板印象。比如如果是男生,那就不能跟对方关系太近;如果是小孩子,那不用拿他太当真;如果是美国人,大概会有点傲慢。。。等等。在生命安全没有受威胁的情况下,我并不想要这些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

理想状况,在生活的任何情况下,无论是找工作、恋爱还是什么,我也希望对一个人的考量可以完全不顾这个人的外部条件。就像简爱对罗切斯特先生说的,虽然我不美、贫穷,但是我与你是平等的,就好像我俩的灵魂走过一切,现在站在上帝面前一样,完全平等。

但是我也在想,真的现实吗?未来的方向似乎是屏蔽一切定义与标签,甚至屏蔽对于quality的定义,拒绝对『好』与『坏』的定义。所以如果在约会而非招聘档案里写『只接受亚洲人』,到底是不是种族歧视呢?难道喜欢一个人必须只能靠灵魂的品质,对灵魂美长得丑的人喜欢不起来,就是肤浅吗?

而且就是有点心累。

这也是正常的,因为大脑没法走捷径了,必然会累啊。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画画相关

潜意识处理器

最近发现一个真理:在一件事情上花得时间越多,脑飘的时候就自动往上面飘,潜意识也会在大脑后方做处理,很容易不经意间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无论是画画还是攀岩还是工作还是什么,总有需要思考解决的问题,用潜意识来解决问题真的超方便的。

步骤只有一个,就是花时间。

大部分时间说到多做,想到的都是去做最累最复杂的东西,但是其实根本不需要,只要做相关的事情就可以。就说画画,哪怕是看画画相关的视频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停下来一样会脑飘。

当然反面也成立,就说打游戏,哪怕真正花在打游戏本身上的时间只有一天半小时,但是如果每天又额外花两个小时去研究游戏视频,那脑飘一样会飘去游戏那里。

所以能量低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去做什么困难的练习,就随便做点简单的,比如做饭洗碗的时候,随手放点相关音频,很容易就把潜意识处理器给调频到自己想要的位置上去。

Standard
生活感想

残酷的诚实

晚上看了free solo,讲一个徒手攀登悠仙美地的人的心路历程。

他的脸一出来我就觉得熟悉,问p,他是不是叫alex?后面看别人叫他名字,果然是他。这个人我记得,好几年前我还在攀岩的时候有查过各种视频,他是最出名的一个,又是徒手攀岩。人长得像小路斑比一样,眼睛大大的,肌肉流畅的,有点像演梅林传奇的Colin Morgan。

他跟女朋友sanni在一起,看起来两个人都好可爱啊!

是让我想到关系的事情。

英文是brutal honesty,但是中文要翻译成什么好呢?在这里,可能可以说是残酷了。

我一直要求自己对自己诚实,无论情况多么可怕多么痛苦,总要自己先对自己老实承认,才能接受现实,然后面对现实,事情才有可能有转机。因为对自己这样的要求如此之久,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大多数时候接受现实接受得太快,有限的记忆里我都没什么『跟谁生气』这种情绪;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直接跳过『不接受』的步骤,光速直达『好吧,那现在怎么办』。

提到这个是因为sanni说:为什么喜欢他呢?因为觉得他对任何事情都完全坦诚,让我被吸引。

后面就有看到他们的对话,sanni在alex要攀登酋长峰前问他:如果你感到有一种责任,会觉得自己有保持自身安全的需要。

alex立刻问:这是一个问题吗?

sanni说:是的。你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责任吗?

alex说:我没有。但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担心。

真的是残酷的诚实。

还有sanni在跟alex讨论到alex一个徒手攀岩但是失手去世的朋友,说,他跟他老婆关系那么好。

alex说:what did she expect?(大意是,他们从最初相识他就在徒手攀岩,她也一直知道这样的事实,难道她跟他结婚,还指望会有什么其他的结局吗?)

sanni给他说得有点愣:你什么意思,我跟她的情况是一样的啊。

感觉女生虽然嘴上说着『我要支持他的梦想』,但是做出来的每一件事,提醒他活下来的责任、兴奋地去逛新房、逛家具。。。每一件事都是期望有跟alex安顿下来的一天。

而alex,从一开始就说得很明确了:如果要我在攀岩跟女朋友之间做选择,我一定选攀岩。

后面提到有女友的好处,说的全是有女友的『功能性好处』。他说,因为sanni很小只,不占地方,在车里住起来也很方便啦;有她在,整个空间都活泼生动起来了,等等,一点sanni身上独特的地方都没有提。对他来说,sanni不是『my girlfriend』,而是『a girlfriend』。

alex说,『女生会跟我说,但是我是因为在乎你、担心你啊!她们才不是真的在乎我。如果我死了,她们难过一阵子,过后还会找到其他男朋友的。世界上没有人那么在乎另一个人,没有谁是失去不了谁的。』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sanni的要求,在一般的关系中是合理的,但是在开始,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选择了这样的关系的,也的确是她自己。从她对alex死去好友的评价中的确也能看得出,她从一开始就觉得alex是该有放弃攀岩的一天的。只要他们关系足够深厚,她对alex足够重要,他就会觉得该有活下去的责任。

而alex从头到尾就不是这样的人。

喜欢上一只暗夜的乌鸦,然后暗自期待他变成通体雪白,公平吗?

分手的可能

有点相关的话题,我一直觉得,一段关系要有分手的可能性才健康。

因为前两天晚上我窝在沙发里看小说,p跟我说:你知道比尔盖茨离婚了吗?

我:啊啊啊?!?!?!?!

每次听说谁跟谁离婚分手我第一反应总是震惊,因为一般没有人会在别人面前吵架,所以见到别人的时候别人都是和和睦睦恩恩爱爱的,怎么也想象不到两个人闹到分手的样子。

之前朋友有问我说,有没有担心自己会分手?

我说,不是特别担心,希望当然是希望能不需要分手,但是一辈子那么长,两个人也一直都在成长,最好是能往同一个方向成长,但是即使我跟p长岔了路,我也相信,以我俩的性格,分开了应该也各自都能活得很幸福。

而且,我作为一个90%逃避型恋爱选手,让我觉得很安心、觉得会一直喜欢p的一点就是,p对于『我是你的、你是我的』这种浪漫情话完全不能理解,每次我拿这个逗他开心他总是一幅很困惑又怀疑的表情,说,什么意思,我们又不是对方的所有物,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啊?

因为我很清楚,我俩都有底线,如果越过对方的底线,我俩都不会打落牙往肚子里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不到底线,原则上的事情,他也不会因为是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很渣地说,大概,我对p就没有过『彻底搞定』的感觉,所以也不会因此厌烦想要逃开。。。

今天出门去超市,聊到相关的事情,我又抛出一个经典问题:怎样你才会不喜欢我呢?

p有点牙疼的表情:如果你杀了人吧。。遵纪守法、价值正常?

因为我前两个星期梦见我揍一个欺负女生的男生,结果下手太重失手把他打死了,然后被判每天要蹲半天的监狱,十年,然后我在梦里很疯狂地想:糟了,p已经觉得没得旅游,这下他更要抱怨我不能跟他一起去旅游了,怎么办。。这梦太过痛苦,以至于我早上醒来好一会儿都还不敢相信我其实并没有杀人,也不需要进班房。

我:你要求有点低啊。

p:如果你一直有趣的话!

我:那我肯定有趣啊,我特有趣,我以前有趣,现在有趣,以后也一样有趣,因为我就是个有趣的人,啊哈哈哈。

p:。。。

我:问题是你有没有趣呢?

p一脸骄傲:当然,你可以跟朋友炫耀说我是super smash elite选手!

我:。。。。这有啥好炫耀的,而且我要跟谁炫耀去,我只认识一个打super smash的朋友,那人还是半职业的= =

无论关系里发生什么,分手也好在一起也好,都会努力过得平静幸福的吧!

Standard
奇思妙想, 生活感想

树脂管理

接上篇的《状态管理》,嘿嘿。树脂是原神里的资源,一个小时累积+8,任意时间最多可以有160,做各种活动有的需要花费树脂,一天不花掉就的话就堆积在160,浪费了。

我说树脂管理,其实是指现实世界里决心、情感、注意力、能量之类的单位。树脂英文里是RESin,跟决心的RESolution一样,都是res,哈哈哈。

因为它们是耗费品啊!

昨天在想,无论是专注在什么事情上,都是一件很费时费力的事情,就好像,我每天只有160点res可以用,用在一件很耗费决心的事上,就没有剩下的能量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所以,有的画画练习要反复看视频、对比psd每个图层观察样本怎么一层层处理,然后自己摸索究竟如何操作,大概一张45min就要花掉我60点res,真的超累的,有的时候下班就已经很心累了(上班看情况大概花费60-120不等),根本没劲去做这种练习。

而最近画画的作业又都是这种类型,让我好无力啊,所以昨天就在做一些简单点的明暗交界线练习,类似于这种,放松好玩又立刻看得到效果的(大概画几张要30),才对画画的热情多一点点:

如果在一件事情上画了一个小时,但一直脑飘,看都看不进去,那做这件事做一小时跟做五分钟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花菜说的,不是时间管理,而是体验管理,而体验 = 单位时间投入情感注意力 x 时间。

所以,更应该管理的,大概不是今天还剩下多少时间可以做什么,而是今天还剩下多少的情感跟注意力可以做什么吧!

Standard
用心爱自己

状态管理

记得以前在哪本书上看到说,有的时候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其实基本上都是身体状态问题,这时候先把身体的状况调整过来,大脑也就可以正常工作了。作者举例说,调解身体状态的方法可以有:

  • 做几个俯卧撑
  • 做几个蛙跳
  • 出去跑个步
  • 睡一觉

总之让身体状态清零,或者肾上腺素飙升,把大脑放在合适的状态下才能正常发功。就像以前写的『大脑遥控器』,其实人是能控制自己的大脑的,用身体。比如做笑的动作,心情的确会变好;插着腰站一会,也觉得自己真的牛气起来了。

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经常会什么都静不下心去看;今天因为眼睛发干的缘故,知道是身体觉得累了,去睡了半个小时,起来果然大脑神清气爽,什么问题解决起来都顺滑了。以前天气合适的时候有时候会上午或者下午中间出去跑个步,回来洗完澡也是,大脑特别安静,做什么都能一下子沉静下来。

世间一切都是物理状况,得记得用身体来调解大脑啊!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