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哲哲学

痛苦与无聊

昨晚在看一本叫indistractable的书,才看了五分之一,觉得有的部分挺有意思:

疼痛管理

书里提到说,其实能够分心都是因为有不愿面对的痛苦和现实。所以按照这个理论算,时间管理,其实都是疼痛管理。

我以前只意识到成瘾性都是因为疼痛逃避,现在想想看,还真的是,自己被环境分心的时候,都是要么压力大、要么有难过的事情不愿意去想,所以下意识地就把手机掏出来开始上翻上翻。。。所以即使没有手机,我大概也会在其他的事情上拖延时间;手机之类的工具只是个方便分心的环境,不是原因。

所以相对应的,只要直面自己的痛苦,去解决最根本的问题,然后分心的情况就没必要出现了。

无聊钟摆

以前看叔本华说,人终其一生就在痛苦与无聊两个极端中来回摇摆,不痛苦就会开始无聊,不无聊就会开始痛苦。

书里提到另一本书play anything的观点,其中有一个是,什么事情都可以不无聊,无聊是因为你对待这件事情不够认真,而不是大家通常觉得的,太严肃的事情才无聊。

认真起来就很容易集中精神。而可以玩的事情,不一定是让人享受愉悦的,但是一定是让人注意力高度集中的。

加以限制

无论多琐碎干巴巴的小事情,加上限制,都可以变得有趣起来。

比如,刷个牙,完全无限制是挺无聊的,但是可以限制:每一颗牙每一面都要刷到、刷完以后牙面上要光洁、两分钟内刷完,看看下次能不能再快十秒钟。。。或者我练习画鼻子,本来很泛泛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但是给自己一点限制:只能画娃娃的鼻子、只能画鼻子,不允许画着画着就把其他五官给画了。。。。。然后突然就更有兴趣了。

所以按照这个理论,无聊是因为限制太少,而痛苦是因为限制太多。

所以无聊就给自己点限制,痛苦的时候,想想给自己的限制里哪些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枷锁,把限制拿掉一些。可以自己控制,感觉就好得多。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