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日记

BC七日游

前两天看落日,跟p聊到之前去新西兰澳大利亚时候看到的一晚落日。我说那个日落真是好看啊,在海边,整片天都烧得红灿灿的,水面上黑天鹅点缀的一小抹暗色的对比,拿手机拍照又完全拍不出那个颜色来,就只留在记忆里了。

p说,是在哪的来着?我说,在xxx的吧!p惊得掉下巴,说,你从来都不记得地名的,怎么这个就偏偏记住了?我说:大概是因为那天写了个日记吧!所以作为一个对过去发生的事情没什么记忆的人,发生了什么不写下来,就丢了。要记录下来啊!

因为辞职的缘故,我推掉了这星期公司去奥地利的聚会,一半觉得不用一做二十四十个小时的转机来回奔波调整时差而长舒一口气,另一半也还是有点可惜,毕竟这份工作从始至终,正正好好夹在新冠的开始与结束中间,所以基本上除了少数几个同事,谁都没能见到。

所以p爸p妈年年来加拿大看望我俩,俩口子又是爱旅游的人,每次见面都是到处旅游,我一向超级宅拒不出门的,这次给新冠憋得太久了,居然也有点期待。

Pemberton

先去北边一点的penberton骑了马。

不公平的是,因为一行人中我看起来总是体重比较轻,每次分配给我的都是老马!!前几年过生日第一次骑马的时候,给我派的老马有气无力到我简直要不忍心继续骑它。这次也还是十几岁的老马,不过这次好歹载我还没什么问题。分给p的总是年轻力壮的帅马,这次带队人跟我们说,此马平时都是负责拍宣传照的,如此之帅。

我抓拍到一张帅马吐舌头的照片,看起来一副快要被骑死了的样子:

😛

带队殿后的女生说,这种走路用的马队,不管什么马都是男孩子,因为如果有女马在队伍里,男马就都忙着争奇斗艳,也就没工夫走路了。

带队大哥说,骑走路的马,最难的大概就是既要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因为马们平时的口粮都是干草,所以每每在小树林里走,看到边上绿油油的树叶嫩草,就像小孩看到糖一样心动。这时候它朝哪低头,就往相反方向拽缰绳,让它吃个空气就行。大哥说,马儿就像小孩,有不熟悉的人来骑它,它总要先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一下,如果发现骑手是个好欺负的软蛋,就会经常停下来吃草;但是如果发现骑手是个厉害的,试探几次无果也就放弃了。

嗯。。好像听到了很有道理的育儿经啊!

Vernon

后面四天去了温哥华东边的vernon。这城市名字起得,听一次我就我想起一次哈利波特的叔叔。

BC越往东边走,明显树就开始稀,山就开始秃。在温哥华北边秀发茂密的山都是,爬起来那叫一个舒爽,树荫把烈日盖得严严实实的。在vernon爬了个叫Spion Kop的小山坡,我爬一路就在想,这树长了都是白长的吧,一点都不遮阴。而且全程蚊子精准定位追踪,也不知道是同一群在陪我们一起爬山游览,还是真的每一平米都有新的一群蚊子啊,平均每过十秒就有一只优雅降落在p身上。我穿的是雨衣,扎不透,诶嘿。

后来跟酒庄的大哥聊到,大哥说:最近阴雨连绵,山上留下很多小水洼,所以也就养起蚊子来了。

这地方酒庄是真的多,至少有一打吧!车开一会就路过一个酒庄,也都自带满山坡绿油油整齐齐的葡萄藤,让我想起迪卢克家的晨曦酒庄。

刚来的那天,我们顺路去了一个酒庄。我的妈,那哪里是酒庄,根本是个奢侈品店。卖个酒而已,门口超热情穿白衬衫晚礼服的迎宾帅男美女是要干啥;卖酒就卖酒,用gucci的箱子装着摆摊是要怎样,跟放旁边摆卖的《巴黎chic style》、《可可香奈儿》的书是有毛线关系。不过这种奢侈品店也真的是,亚洲人总是超多,说中文说英文的都有,明明是挺偏僻的地方啊= =,亚洲有钱人真的多。

到后面去了另一家酒庄,好歹是个卖酒的了,去体验了品酒。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前一天因为不小心把一个生鸡蛋挤碎在背包里,为了避免鸡蛋发酵臭死,包留在airbnb洗了,没带id,所以品酒我也没体验到。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来日方长!

跟品酒大哥聊天的时候,我说,我觉得甜酒一定更好喝,因为我完全不能体会到普通酒精的快乐,所以最甜的是哪种酒?

大哥神秘一笑,掏出一瓶细长的酒,介绍说:这叫ice wine,特产于加拿大跟德国。冰酒之所以叫冰酒,是因为这得等葡萄入冬挂霜才能摘采,所以产量低,糖分也高。大哥说,普通的红酒含糖量最低,白酒稍高一点,不过大概也就10g每升,你猜冰酒有多少糖?

我说:大概20g?

大哥:200g。

我:啊?!那跟蜂蜜有什么区别啊!

大哥:对啊,所以你把冰酒倒进杯子里,都会浓稠到挂杯的,每次也就喝一丁点而已。

我大为震惊。于是虽然不能尝,我还是执意买了一瓶冰酒,打算回家来试试。甜酿而已,谁怕谁。路上我问p:如果这酒超甜的话,冰酒是哈利波特里面说的那个『mead』吗?hp里提到的是oak matured mead。p说:不是啊,那是完全不相干的东西。

说来也真巧,我们从酒庄出来,转头去了一家蜂蜜农场,尝了各种花蜜(其中最奇怪的就是薰衣草蜂蜜,尝着就觉得,这明明是闻着装饰用的香味,怎么吃到嘴里了。。),这就有卖mead的,我一查,mead中文翻译叫:蜂蜜酒。嘿!!!于是我又挑了一瓶用各种莓酿的蜂蜜酒。

p说,你这连喝1%酒精都会上脸的人,突然买这么多酒,是打算要变成酒鬼嘛?

我说:不怕不怕,反正这是家庭小酒庄,产量小到都不对bc liquor销售的,这开车来回要十个小时,就算我想买也买不到了。

出来的时候跟养蜂大哥聊了会,我:蜂巢门口堵着的一堆蜜蜂是要干嘛,门太小挤不进去在排队吗?

大哥说:没有喔,丰巢温度偏高,这群工蜂在努力用翅膀把新鲜空气扇到蜂巢里去呢!

我:这完全是被当工具用了啊!!这特么就是群风扇啊!

大哥:除了蜂后能活五年,普通蜜蜂只能活三个月,都是轮流换工种的。有劳动能力以后,年轻蜜蜂会开始帮忙喂养其他的小蜜蜂;再长大一点它们会跑到门口来值守卫班;而他们『人生』中最后一项职责才是去采蜜。

我听着听着鼻子一酸,突然觉得有点悲伤。

如果以后有个后院,除了养鸡养猫养狗,养点蜜蜂也不错啊!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