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诧异, 旅行日记

法式炫耀

这几个星期顶着新冠的压力跑来法国,跟p爸p妈一起过圣诞节。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上次只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又基本一整个星期都还在倒时差,早上七八点开始困睡到下午两三点那种,所以什么感觉都无,这次真是彻底体验了。

法式聊天

之前各种换发护照、申请签证、定机票酒店、新冠测试、提前调整时差等等都熬过来了,按理也该享福了,因为总算不用我做饭了!!但是本以为在家就是每天在家清闲打游戏的,真是我想多了。

跟回国过年要到处走亲访友不得休息一样,这里是每天拉出去溜达。按照我自己的步调,平时在家时一周出门一次,出门在外两天出去玩一次,我就已经够开心的了,天天是真有点累。还有就是每天怎么有这么多话要讲!!吃一顿饭能吃三四个小时,从前菜沙拉到汤到主菜、芝士甜点,然后饭后一杯咖啡配巧克力,有说不完的话。吃完了还能坐在桌子边上说,桌子收拾完了还能转移到沙发上继续说。

而且都是白天出去溜了一天晚上回来还这么整,真的就,行不得也哥哥,身体累了大脑更加无法集中注意力,就只剩下鸟语花香了。幸好这次能听懂一点法语了,不然三个小时坐下来还要全程赔笑,我怕是要听到精神衰竭。

法语有进步是真的,上次两三年前,跟p妈对话全程靠手势,这次基本对话能磕磕巴巴地讲,偶尔完全表达不了的查个单词也还混得过去。Glossika还是挺有用的!也就一天十分钟的样子,贴一个分享链接,你用的话你省$5我省$10。贵也是真的贵,不是真想学什么语言也没什么必要就是了。

想打游戏也是想多,这里毕竟是p爸p妈的房子,到了晚上,打开谷歌都要好几秒,再加上跨洋服务器,延迟动不动就999ms,行吧,凑合吧。

法式长棍

长棍是真神奇,感觉功能类似于国内的米饭,配什么下菜都行。主要神奇的不在于其食用功能,在于其其他功能。

除了蘸着汤吃,法棍还可以拿来擦盘子,把剩下的一点点汤汁抹得干干净净,而且不是一两个人突发奇想而已,去餐厅全体人员也都在用法棍抹盘子,看得我也十分佩服。法棍可以擦的不只是盘子,还可以拿来擦刀叉。因为吃完饭刀具是脏的,用什么切芝士?不用担心,有法棍!掰一片下来,把刀擦干净,就可以了!至于这一小片法棍,通常是就这么扔在盘子里不吃的。为啥?我也不知道。

除了擦东西,面包用面团还可以拿来做瓶瓶罐罐的封口。感觉有法棍,万事可行也。

总之,面包这不仅仅是食物,还是工具。

法式便便

之前跟在苹果硅谷工作的朋友聊天,他说,经常走着走着看到便便,而且是人的便便……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流浪汉在街边大便的。

这种『可怕的恶习』,其实每个城市都有。

最近温哥华的恶习,大概就是『砸橱窗』了。自从新冠以来,开头大街上管制,人突然少很多,很多商店橱窗就被砸了。渐渐地,当碎橱窗变成了一种常态,哪怕现在人都多回来了,也时常有人砸橱窗,而且都是很莫名其妙的橱窗,大概不是想要抢钱的。砸奢侈品店好歹还说得过去,砸奶茶店是想抢丸子吗?

只要一个城市将一种行为纳入『习以为常』的范围,那就很难再禁止了。

在法国,恶习是狗屎。

温哥华很少看到街边有便便,各路养狗也挺自觉,都会自己带塑料袋跟在屁股后面捡的。法国各个城市明显就多很多,走路不小心看脚下的话踩到也不奇怪。

虽然,巴黎之类大城市的市中心,狗也是特别少就是了。我住温哥华市中心,出门去趟超市都能遇到五条狗,在巴黎,三天下来我才数出六条狗。p说,大概是地皮太金贵,全用来养人了吧。

法式炫耀

其实这有点说来话长。

开头在巴黎的三天,我还在跟p感慨说,其实看一个城市的广告就能看出本地人的不安全感在哪里。上次回南京大概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看广告牌的感触就是——怎么多出来这么多整形广告?以前是没的。不安全感,相对应的,也就是人对自己的外表的自卑。所以针对这种社会不安感的广告才能卖得出,赚得进。

而在巴黎,感觉百分之九十的广告都是艺术相关的。要么是哪里哪里的舞台剧,哪里的美术展出,哪里的博物馆有新秀,云云。一开始我还没觉得什么,一节地铁车厢里都有两三个看书的,难道不是好事吗?这文化底蕴太浓厚了。

今天p爸妈的朋友过来吃晚饭饭前茶(这还不是下午甜点,是咸的,又是什么发明出来用来一聊三个小时的餐点),听朋友c一一数落他儿子孙子的成就,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在法国,炫耀的主要项目是艺术。c自己是画画的,油画在当地有展出,一年也能卖出一两幅;而她的儿子,画画,弹各种乐器,吉他尤克里里什么什么的,一路顺着数了快十多个项目下来,我都记不得是啥了。

回头边刷牙我就边跟p说,听c一个一个数儿子的艺术项目,就好像听国内父母数小孩考了多少个一百分感觉似的。所以国内也许炫耀的是成绩跟薪水,法国炫耀的是艺术成就,而记得以前在哪本说北欧的书上看到,说北欧哪个国家,炫耀的项目是自己能有多环保。在这种地方,炫耀薪水大概就很没品。

所以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总有需要比较的事情,只是根据社会发展进度不同,炫耀的项目不同而已。

晚上看到有个礼品盒子上写的『艺术是终极的奢侈』。

也是没错,只有闲下来没事干人才会去搞艺术,所以脱离生活的困苦与挣扎,能够从生活的角落里发现美,这种享受也就是『高级』的。自从过去一年密集画画以来,还真的对生活中的视觉美更能注意到了,有点说来话长,也许以后说。

但是这种艺术项目,跟一个人的自我定义又是如此融合,以至于,感觉如果剥离了文化项目,如果周末不去看什么新的展,就像我以前一个星期看不到好书一样,食之无味。

大概,在这样的社会里长大,文化、艺术与『独特的品味』已经是一个人人格的一部分了,不谈这些,又能谈什么呢?问『你周末做了啥』,在国内答『宅了一周末』还挺自豪的,但感觉在这里生活的人,大概就有点说不出口。

幸好我没有在法国生活,这么稀罕画画的。。好几天聊下来,都快要把我画画的动力给聊没了。

大概还是我太叛逆了。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