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哲哲学

邮件存档:金钱、AI与善恶

关于meta话题的好玩讨论:

关于金钱与欲望

关于整个金钱系统,你说的『我们变得越来越聪明,但最终往往是为了去欺骗奴役其他的笨人』,总结得很精辟。但我没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包含对错的事情,不如说『宇宙的现实』就是这样的:

  • 我们身为自我复制延续的生物,定义上就是因为坚持自我复制才会有你我,所以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继续自我复制,不然我们一开始就不会存在
  • 自我复制的过程中,『努力搜罗聚集各种生存资源』也是本能,因为提高存活有后代概率,吃饱了就心满意足地上一躺的也没后代了
  • 所以搜集物质资源(钱)是本能,99.999999%的正常人挨摆会为挣钱各种奔波各种手段
  • 而所谓挣钱,在钱作为交换媒介的资本主义系统下,说白了就是劝别人花钱买你的服务或者产品,你越有说服力你聚拢资源的手段也就越高

所以这也又说回到你提到欲望的话题上了:

你怎么知道你的某个欲望,是你本我欲望的一部分,还是本来根本没觉得自己『需要』它,但看到广告(高大上!牛逼的人都有!有了这个我就总算成功/能被人喜爱了)而被催化出的欲望?按照本能来说,一切『为了生存延续』的行为都是『宇宙定义给你的初始值』,如果这不算你自己的欲望,那就像你说的一样,只有『不生存』才是真是自己的决定。

但是既然有这些低级欲望是我身为人定义的一部分,好歹世间走一遭,虽然欲望不是『我不受世间万物影响而无中生有』的,渴了饮饿了吃乐了笑痛了哭,爽了也不错啊!反正每个人迟早要消逝得一毛不剩,先就随波浪一把也行,总比直接断片儿了要丰富点 😀

至于这个让所有人都努力营销赚钱的金钱系统,我觉得它迟早药丸。唯一能够走下去的路是全民基本收入;但是能不能转型,哪个国家能安全转型,奇点又在哪。。。就说来话长了。

关于善良与邪恶

你说『我们至今没有摆脱靠剥夺其他生命来获取自身生命延续的命运,但我们却存在着善良与邪恶这样的认知,这不是很矛盾吗?』

跟欲望的话题很像,我觉得所谓的善良与邪恶,其实只是『让我们延续生命的机制』的一个零件而已,也并不存在黑白。

打个比方,人之所以会觉得腐肉跟大便臭不可闻、其芬芳简直有催吐的奇效,是因为『人吃了这个会重病或死亡』,所以『生理上的厌恶』是我们基因定义的一部分,呕吐的本能反应是为了让人及时排出毒物——但是秃鹫跟屎壳郎可并不这么觉得。同样的,以我们的眼睛,去看吃同类的动物,我们是觉得残忍,但对它们来说,吃个兄弟跟吃个早饭,区别有多大?所以,与其说『剥夺其他生命』是一种善或恶,不如说,是我们带着基因社会定义的有色眼镜,在看这个是死是活都由分子组成的世界。

我前两个星期看了几篇讲AI的文章。其中让我反复思考的一段说,当AI真正拥有自学能力,达到普通人类幼崽的智力的时候,它的智力将会爆炸式上升,几分几秒种就会超过人类顶配的几百IQ,到达几千几万、甚至人类完全不能想象的地步。

所以,就好像智商为几的蚂蚁无法想象大猩猩钓蚂蚁的策略;智商几十的大猩猩,再聪明也无法理解你做事的动机一样;以我们上限几百的理解能力,我们也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亿万智力的东西,它的动机、世界观、善恶观等等。。。究竟是什么样的。

你说,就算以我们的善恶观来看生命诚可贵,但维持每一只蚂蚁的寿命,哪怕对一个最极端的人道主义者来说,能有多重要?维持所有人的生命,对一个天外智力的AI又有多重要?那,到时候世界会怎样?大家尽可以铆足了劲儿瞎猜,但是谁也没可能知道。

所以,人凭什么说人这一层面上的善恶才是真正的善恶?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