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残酷的诚实

晚上看了free solo,讲一个徒手攀登悠仙美地的人的心路历程。

他的脸一出来我就觉得熟悉,问p,他是不是叫alex?后面看别人叫他名字,果然是他。这个人我记得,好几年前我还在攀岩的时候有查过各种视频,他是最出名的一个,又是徒手攀岩。人长得像小路斑比一样,眼睛大大的,肌肉流畅的,有点像演梅林传奇的Colin Morgan。

他跟女朋友sanni在一起,看起来两个人都好可爱啊!

是让我想到关系的事情。

英文是brutal honesty,但是中文要翻译成什么好呢?在这里,可能可以说是残酷了。

我一直要求自己对自己诚实,无论情况多么可怕多么痛苦,总要自己先对自己老实承认,才能接受现实,然后面对现实,事情才有可能有转机。因为对自己这样的要求如此之久,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大多数时候接受现实接受得太快,有限的记忆里我都没什么『跟谁生气』这种情绪;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直接跳过『不接受』的步骤,光速直达『好吧,那现在怎么办』。

提到这个是因为sanni说:为什么喜欢他呢?因为觉得他对任何事情都完全坦诚,让我被吸引。

后面就有看到他们的对话,sanni在alex要攀登酋长峰前问他:如果你感到有一种责任,会觉得自己有保持自身安全的需要。

alex立刻问:这是一个问题吗?

sanni说:是的。你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责任吗?

alex说:我没有。但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担心。

真的是残酷的诚实。

还有sanni在跟alex讨论到alex一个徒手攀岩但是失手去世的朋友,说,他跟他老婆关系那么好。

alex说:what did she expect?(大意是,他们从最初相识他就在徒手攀岩,她也一直知道这样的事实,难道她跟他结婚,还指望会有什么其他的结局吗?)

sanni给他说得有点愣:你什么意思,我跟她的情况是一样的啊。

感觉女生虽然嘴上说着『我要支持他的梦想』,但是做出来的每一件事,提醒他活下来的责任、兴奋地去逛新房、逛家具。。。每一件事都是期望有跟alex安顿下来的一天。

而alex,从一开始就说得很明确了:如果要我在攀岩跟女朋友之间做选择,我一定选攀岩。

后面提到有女友的好处,说的全是有女友的『功能性好处』。他说,因为sanni很小只,不占地方,在车里住起来也很方便啦;有她在,整个空间都活泼生动起来了,等等,一点sanni身上独特的地方都没有提。对他来说,sanni不是『my girlfriend』,而是『a girlfriend』。

alex说,『女生会跟我说,但是我是因为在乎你、担心你啊!她们才不是真的在乎我。如果我死了,她们难过一阵子,过后还会找到其他男朋友的。世界上没有人那么在乎另一个人,没有谁是失去不了谁的。』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sanni的要求,在一般的关系中是合理的,但是在开始,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选择了这样的关系的,也的确是她自己。从她对alex死去好友的评价中的确也能看得出,她从一开始就觉得alex是该有放弃攀岩的一天的。只要他们关系足够深厚,她对alex足够重要,他就会觉得该有活下去的责任。

而alex从头到尾就不是这样的人。

喜欢上一只暗夜的乌鸦,然后暗自期待他变成通体雪白,公平吗?

分手的可能

有点相关的话题,我一直觉得,一段关系要有分手的可能性才健康。

因为前两天晚上我窝在沙发里看小说,p跟我说:你知道比尔盖茨离婚了吗?

我:啊啊啊?!?!?!?!

每次听说谁跟谁离婚分手我第一反应总是震惊,因为一般没有人会在别人面前吵架,所以见到别人的时候别人都是和和睦睦恩恩爱爱的,怎么也想象不到两个人闹到分手的样子。

之前朋友有问我说,有没有担心自己会分手?

我说,不是特别担心,希望当然是希望能不需要分手,但是一辈子那么长,两个人也一直都在成长,最好是能往同一个方向成长,但是即使我跟p长岔了路,我也相信,以我俩的性格,分开了应该也各自都能活得很幸福。

而且,我作为一个90%逃避型恋爱选手,让我觉得很安心、觉得会一直喜欢p的一点就是,p对于『我是你的、你是我的』这种浪漫情话完全不能理解,每次我拿这个逗他开心他总是一幅很困惑又怀疑的表情,说,什么意思,我们又不是对方的所有物,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啊?

因为我很清楚,我俩都有底线,如果越过对方的底线,我俩都不会打落牙往肚子里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不到底线,原则上的事情,他也不会因为是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很渣地说,大概,我对p就没有过『彻底搞定』的感觉,所以也不会因此厌烦想要逃开。。。

今天出门去超市,聊到相关的事情,我又抛出一个经典问题:怎样你才会不喜欢我呢?

p有点牙疼的表情:如果你杀了人吧。。遵纪守法、价值正常?

因为我前两个星期梦见我揍一个欺负女生的男生,结果下手太重失手把他打死了,然后被判每天要蹲半天的监狱,十年,然后我在梦里很疯狂地想:糟了,p已经觉得没得旅游,这下他更要抱怨我不能跟他一起去旅游了,怎么办。。这梦太过痛苦,以至于我早上醒来好一会儿都还不敢相信我其实并没有杀人,也不需要进班房。

我:你要求有点低啊。

p:如果你一直有趣的话!

我:那我肯定有趣啊,我特有趣,我以前有趣,现在有趣,以后也一样有趣,因为我就是个有趣的人,啊哈哈哈。

p:。。。

我:问题是你有没有趣呢?

p一脸骄傲:当然,你可以跟朋友炫耀说我是super smash elite选手!

我:。。。。这有啥好炫耀的,而且我要跟谁炫耀去,我只认识一个打super smash的朋友,那人还是半职业的= =

无论关系里发生什么,分手也好在一起也好,都会努力过得平静幸福的吧!

Standard
奇思妙想, 生活感想

树脂管理

接上篇的《状态管理》,嘿嘿。树脂是原神里的资源,一个小时累积+8,任意时间最多可以有160,做各种活动有的需要花费树脂,一天不花掉就的话就堆积在160,浪费了。

我说树脂管理,其实是指现实世界里决心、情感、注意力、能量之类的单位。树脂英文里是RESin,跟决心的RESolution一样,都是res,哈哈哈。

因为它们是耗费品啊!

昨天在想,无论是专注在什么事情上,都是一件很费时费力的事情,就好像,我每天只有160点res可以用,用在一件很耗费决心的事上,就没有剩下的能量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所以,有的画画练习要反复看视频、对比psd每个图层观察样本怎么一层层处理,然后自己摸索究竟如何操作,大概一张45min就要花掉我60点res,真的超累的,有的时候下班就已经很心累了(上班看情况大概花费60-120不等),根本没劲去做这种练习。

而最近画画的作业又都是这种类型,让我好无力啊,所以昨天就在做一些简单点的明暗交界线练习,类似于这种,放松好玩又立刻看得到效果的(大概画几张要30),才对画画的热情多一点点:

如果在一件事情上画了一个小时,但一直脑飘,看都看不进去,那做这件事做一小时跟做五分钟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花菜说的,不是时间管理,而是体验管理,而体验 = 单位时间投入情感注意力 x 时间。

所以,更应该管理的,大概不是今天还剩下多少时间可以做什么,而是今天还剩下多少的情感跟注意力可以做什么吧!

Standard
用心爱自己

状态管理

记得以前在哪本书上看到说,有的时候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其实基本上都是身体状态问题,这时候先把身体的状况调整过来,大脑也就可以正常工作了。作者举例说,调解身体状态的方法可以有:

  • 做几个俯卧撑
  • 做几个蛙跳
  • 出去跑个步
  • 睡一觉

总之让身体状态清零,或者肾上腺素飙升,把大脑放在合适的状态下才能正常发功。就像以前写的『大脑遥控器』,其实人是能控制自己的大脑的,用身体。比如做笑的动作,心情的确会变好;插着腰站一会,也觉得自己真的牛气起来了。

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经常会什么都静不下心去看;今天因为眼睛发干的缘故,知道是身体觉得累了,去睡了半个小时,起来果然大脑神清气爽,什么问题解决起来都顺滑了。以前天气合适的时候有时候会上午或者下午中间出去跑个步,回来洗完澡也是,大脑特别安静,做什么都能一下子沉静下来。

世间一切都是物理状况,得记得用身体来调解大脑啊!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恋恋笔记

孤独

刚补看完上周末份的电影,看的nomadland,讲『一个60多岁的女人在经济大萧条中失去了一切,她作为一个居住在货车里的现代游牧民,开始了穿越美国西部的旅程』。

全片看下来就觉得好孤独啊。我也没看懂为什么,每次她好像要有深一点的关系,她就搬走去其他地方,或者继续上路了。朋友也好可能的恋人也好,总在逃开。也许人需要的交流是不一样,有人喜欢整天侃大山,有人喜欢偶尔聊聊天,但是电影主角这绝对是在一种极端了。

为了别人

上个星期跟一个波兰同事聊天,同事提到说,以前年轻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是以自我享受为中心,到处旅游开心,到了三四十岁才慢慢觉得自己并不快乐。最后,是自己『决定为了别人做点什么』才让他觉得慢慢真正快乐起来。

我说,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但是这真是一个特别『第一世界』的问题。。因为,第二第三世界的人都还忙着发家致富、超赶别人,谁有功夫去心系天下?我认识的所有亚洲人里,我想不到谁是觉得『我挣的钱太多了,光花在自己身上太自私了,让我不快乐,我得多为别人做点什么的』。我唯一知道的,想要以让世界变得更好为目标找工作的人,是我儿时的好友,自大学开始就去美国念书的,所以价值观会长成这样也情有可原。

而且,亚洲式的『为别人考虑』是一种『不麻烦别人、让他人方便』式的为别人考虑,而不是『帮助别人』式的。区别在于,在亚洲,大部分人都会知道类似于『我不要堵在路口这样别人都过不去』,而感觉美洲很多人对于类似的事情毫无自知也毫不在乎。相反地,欧洲尤其北欧那种『想要对社会弱者伸出援手』式的为别人考虑,亚洲就很少,对弱者的态度更多是『你弱你活该』。很奇怪,哪怕是在新加坡这种绝对算得上第一世界富裕程度的亚洲国家,对弱者的态度也毫不怜惜。

再来,现在亚洲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也慢慢在接受个人主义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终于挣脱禁锢开始觉得『我才不要为了别人而活,要为了自己活着才是啊!』所以接下来十几年,文化应该会越来越向个人主义发展;只有这发展继续前进到了一定的极端,大部分人都个人主义自由自在了,才会有人慢慢出现我同事这种『太自我了觉得不快乐』的高端问题。

我说,虽然我从来没有以『为别人做点什么』这种角度自我表述过,但是我同意,到头来,最终能让人感到快乐的的确就是与人的链接。

有个伴侣

前两个星期跟p出去爬山,聊到恋爱历史,我说,哎,你在青少年时期有女生跟你表白嘛?

他说:有啊。

我:so?然后怎样了?

p:啥也没发生。

我一颗八卦心顿时被浇灭:为什么!?青春期的时候不正是『谈个恋爱很酷』的年纪吗!

p:当时并没有兴趣。。

我:那当时表白的你都怎么给拒绝的?

p:也没拒绝,就。。打哈哈过去了。。。有调情没下文,给情书的就假装没看到。

我:靠!!

想当年我也有这种给男生送情书巧克力的青春中二期,然后对方也是『假装没看到,信息不回复』型的,这听得我真是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你好歹给我拒绝啊!不明说拒绝的,我怎么知道你是不喜欢我还是害羞还是脑白痴?!给希望没下文的最讨厌了!!

我气:。。不拒绝表白很渣的,懂?

p:是啊,现在我知道,当时不是年少无知嘛。

。。。。。。。真是气死。

我:那好吧,你说小时候没兴趣,那你到底几岁才对恋爱有兴趣?

p:虽然之前短暂有过女朋友,但真正自己想恋爱是工作以后,一个人在温哥华住了一年多,虽然跟同事也经常出去,但是就突然觉得有个伴侣很好,到哪里都可以一起玩。

我:。。。这么晚熟的吗!?

真的是出于需求才想要有人陪啊!

昨天跟p出去海边散步,路上看到有人溜一只一米长的蜥蜴,p欢乐地跑去摸蜥蜴,我就顺手拍了一张,晚上发给了p跟p爸妈的群。p妈隔天早上操着蹩脚的英文回复说,谢谢发照片啊!近期比较困难,这时候p身边有你,两个人可以相互照顾,真是让我松了一口气!

晚上看完电影,我就觉得。。恋爱真的是,最本质就是两个人相互作伴,不然我大概会觉得孤独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人渣基数

本来这篇文章已经写了的,然后博客被人黑了,于是我重置了数据,最后一篇就丢了。幸好我一直有备份啦!这种事情发生都不只一二三四五六次了。也是我自己懒,就直接在服务器设置了一周一次的定时备份,也懒得去折腾复杂的安全配置,反正博客而已,没啥曝光不起的国家机密,懒得搞。

所以。。回来再把这篇文章写一遍,是不是特别切题!啊哈哈哈,说渣渣渣渣就喳喳到 Ψ(`∀´)Ψ

出名的好处

说好处其实是讽刺。。之前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tim ferris写的《11 Reasons Not to Become Famous》,提到说:只要你够有名,一定会有疯子苦苦追随:

Think back to your 5th-grade class. In my case, there were 20–30 kids. Was there anyone totally off the rails in your class? For most of you, there’s a decent chance kids seemed pretty sane. It’s a small sample size. 想想你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一个班上也就二三十个人,所以同班同学里有疯子嘛?并没有,大家都挺正常的,因为样本小啊。

Next, think back to your freshman year in high school. In my case, there were a few hundred kids. Was there anyone volatile or unbalanced? I can think of at least a handful who were prone to violence and made me uneasy. There were fights. Some kids brought knives to school. There was even a kid rumored to enjoy torturing animals. Keep in mind: this high school was in the same town as my elementary school. What changed? The sample size was larger. 然后想想你高一刚入学的时候,我那时候大概高中有几百个小孩吧!有谁有暴力倾向吗?还真有那么几个,让我觉得从他们身边走过就没人身安全感的。有的小孩带刀去学校;还有的小孩据传热爱折磨小动物。这高中跟我小学可是同一个城镇啊,有什么变了吗?有,样本大小变了。

再大一点的群体,比如Providence岛,人口大概200k的样子,根据wiki所述犯罪率大概在每年20桩谋杀案上下。

The point is this: you don’t need to do anything wrong to get death threats, rape threats, etc. You just need a big enough audience. 我想表达的是:只要你的观众群体够大,保准你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收到死亡威胁强奸威胁之类的。

But let’s assume you only have 100 or 1,000 followers. You should still wonder: At any given time, how many of these people might go off of their meds? And how many of the remaining folks will simply wake up on the wrong side of the bed today, feeling the need to lash out at someone? The answer will never be zero. 但是我们还是假设你只有百来上千个关注者。这时候你大概还会疑惑,就这几百个人里,每天到底有多少人会忘记吃药、起床下错边,就想要口吐莲花骂个人爽一爽呢?答案永远不会是零。

所以,人渣基数就是,到达一定的人数规模,某个点上一定会开始出现人渣的。。这个人口数。

我的世界很温柔

因为我自己是个颇为礼貌的人,嗯,比较遵守五讲四美三热爱,基本上脾气还可以,从朋友到工友,生活中打交道的各种人里就基本遇不到素质差的人;偶尔大马路上遇到破口大骂的人也是偶尔,一个月顶多也就一次,所以过了也就忘了;甚至我因为讨厌一直上翻上翻永不停歇的吸睛浏览方式,连公共论坛都能少逛则少逛,所以总有一种错觉,就是——大家都是正常人啊!

然后最近因为打游戏,突然经常连线配对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人,才发现真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是没有,只是之前我没三生有幸得以遇到他们而已。。第一次第二次还会觉得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妥让对方不舒服了;到第三次第四次往后就习惯了,喔,无礼之人而已。到了第n次,已经可以当戏看了。。。。( ̄▽ ̄)

今天遇到一个,用一个aether(初始角色)跑到我的世界,一副啥也不懂的样子问我要怎么才能摇出五星角色的,我跟他说就去页面上点许愿,运气好的话就可以啊!他说哦好谢谢以后,一个一个地轮番秀所有的五星角色给我看。。这。。。真是想象不出来会有成年人能做出这么可爱的事情来,大概还是个孩子吧!尤其是在网路上,根本不知道对面的可爱女孩子是男是女,是爷爷还是小屁孩,是疯子还是变态,所以对方说啥都不能急,嘿,万一他真是个嬉皮朋克奶奶呢?!

但同时,硬币的反面就是,我的世界随机会出现真的很可爱的人,一起打怪,一起聊天侃大山~ ☆´∀`☆

一切都是RNG,所以偶尔摇到可爱的人,才要好好珍惜啊~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梦想照进现实

刚看完皮克斯最近出的动画电影,soul,还处在电影后的氛围里,满心就只剩下一句话——

到底什么才是梦想?其实我已经活在梦里了呀!

前两周给朋友回邮件,说最近压力好大,一件事两件事三件事,全都堆在一起,要把我压死了。现在想想,就算是现在压力最大的时候,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其实按照五年十年前我的标准来看,生活真的已经是梦想成真了。

  • 大学的时候可不知道以后会有可以喜欢、可以享受的工作;大学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工作,想到就担心会没工作可以干,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茫然,我有什么喜欢做又被需要的技能吗?好像并没有啊
  • 刚工作的时候,也不知道以后干程序员还可以舒舒服服不加班,下班还有自己喜欢的爱好可以玩,还会有喜欢的游戏可以打;当时只觉得我可以一眼看到我一辈子的结局,恋爱结婚生子学区房逼熊孩子做作业。。想到就觉得人生绝望、毫无盼头
  • 以前劣迹斑斑,也不知道以后会有在一起五年还可以很喜欢的恋人;当时只觉得每次喜欢一个人一两个月就失去兴趣,我大概要孤独一辈子、或者就跟不喜欢的人搭火过日子了,每每想到也觉得心如死灰

但是真的回头想一下,每次都是,我担心的事情,要么根本没有发生;要么即使发生了,事情还是向着想象不到但却更好的方向发展了。所以结论是,我有个坏习惯,压力大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把未来往不好的方向想。

以前跟主管聊起来,我说:我怕xx工作做不好结果搞砸。

主管说,是啊,我也是,我担心我把yy工作搞砸然后害全组人被公司辞退。

我:……啊???

这也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这主管真是特靠谱的一个人啊,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专业能力也没得说,我怎么也无法想象他会搞砸被炒鱿鱼,更别提害所有下属都被炒鱿鱼,这担心得也太。。。夸张了。。从外人的角度看,你永远看不出一个看起来啥都顺风顺水的人,他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挣扎得多努力。所以别人看起来我总是顺风顺水的,其实我根本无时无刻都没有从骨子里放松的时候啊!不管人生处在怎样的阶段里,总会有一两件需要担心的事情。

之前我跟p也聊这事,我说我怎么感觉我总在担心什么事情,怎么你都没有需要担心的事情呢?你有在担心什么吗?

p说:当然有啊,但是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程度都很低,基本上不会太去考虑。

我:好羡慕。。

所以我前两周看到一句话特别喜欢,说:人生首先是自己一个人的游乐场。

今天看的电影也提醒自己,自己的人生跟游戏里的世界等级一样,如果这样还不够,到底怎样才够?这么急着向前赶,究竟是要赶到哪里去?又不是AR60LV90就世界和平了,那些没日没夜打到顶的人,到头来抱怨的都是同一件事,真到顶了那才会无事可做到空虚啊。所以,游戏也好人生也好,到达目的地永远都不是真正的目的。

所以这大概是冥想的基础:我既不可能存在于过去、也不可能存在于未来,所以不如现在就活在梦里,carpe diem。

Standard
技能加点

最小必要知识

上周末看k大的开学典礼,还有之前的公开课,讲绘画常见问题与答疑的,又提醒我几件事情,一个是难度控制,另一个是学习实用性。

k大说,很多同学说心里有想要画的东西,但是画出来就完全没那个意思,根本就是还没那个水平就想着要搞大新闻嘛。小的不兴搞,大的搞不出,所以干脆什么都不做,彻底卡死在路上。

如果每次都挑战超过自己水平很多的难度,那么的确是有很小的概率可以成功,但是99%的情况下都会失败,还是很打击自己前进的动力的。真正值得学习的部分,是超过自己能力一点点的那一部分。要让自己在练习的时候能够感到『很熟悉』加『一点未知的惊喜』,才是合适的难度。

做练习的时候也不必想着要把基础全部打好才能开始画画,要用什么才学什么。比如想画一个人坐在墙边的动作,就去找这种动作的肢体参考,不一定要把人体全部学完才能开始画。哪些知识是最小必要就能达成的,才去找来学。

哪怕是学习方法,也还是要记在心里,反复实践,才能成为自己自然的一部分啊。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太好太假了

周日晚上跟p一起看电影,今天随手挑了《a beautiful day in the neighborhood》。

剧透!

看下来,讲的基本就是(不知道成分多少的)真人真事,曾经有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 Mr. Rogers,通过电视节目,感化小孩,教育他们如何处理自己的负面情绪,而不至于用伤害自己与他人的方式发泄出来。

电影有的部分大概是夸张了,比如Mr. Rogers通过几次促膝交谈就得以感化男主。。别说一个已经性格定型硬化的成年人了,要感化小孩子都没那么容易的好吗!看豆瓣的低评论也是,有点像是在看积极心理学书下面的评论,基本概括为:这鸡汤太渗透太假太可怕了。

虽然为了喜剧效果,剧情可能是夸张了点,但是感情上来说,我还真的认同Mr. Rogers的观点,就是:虽然普通人是做不到乔达摩还是耶稣基督那种,舍生取义还是牺牲自己换取苍天众生之类的,泥菩萨过河也得先自己活命啊,但是——

人是可以尽力去善良的。很多人也的确就是这样的。而且,的确,能够辨认与处理情绪就是第一步。

记得好久之前看到过一个知乎的问答,好像也是问善良的人是不是都是装的,有一个答案大概是说,年轻的时候也觉得善良都是假的,但是长大了以后发现对他人抱着善意的话,一方面是自己的状态是平静快乐的,另一方面,各种事情也更容易向好的方向发展。

还有曾经看到KY的采访里的一段,这个我看得挺感动的,截图下来了:

小学时候有次妈妈带着我去买菜,走到半路遇到一个精神病患者站在街上高声骂人砸东西。路人喊着『疯子打人了』然后四散,妈妈把我护在身后,一边退开一边低声说,别害怕,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心里很痛苦。这件事算是构成我人格底层的事件,任何时候想到这个画面,都会感到难以言喻的温暖和对这个世界深深的善意。

很多人会说,有这样的父母那是人生彩票中头奖,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幸这样长大,所以我没钱、不好看、不善良。。难道是我的错吗?

的确,不是谁的错。

前两个星期跟同事聊天,正好聊到相关的话题,同事说,你既然觉得人之所以成为他们今天的样子都是有原因的,难道你能原谅罪大恶极的犯人吗?

我说,原不原谅一个人,只对我自己的情绪有区别,也不会对现实造成任何影响。而且我从来不觉得讨论是谁的错有任何意义,有意义的只是如何往前走。就好像,我并不觉得罪犯犯了死罪,谴责打骂他们有什么用。他们之所以成为他们现在的样子,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基因与成长环境。而我们之所以需要把他们判刑关进监狱,是因为只有这样,社会中的其他人才能够安全正常地运转,而不是为了惩罚他们。因为,能让他们未来成为社会正常运作一部分的,并不是惩罚,而是治愈

我说,所以只有大部分人都深刻理解这一点的北欧,才能做到人性化地对待罪犯,在监狱里善待他们,给他们提供第二次人生的机会与教育。。而换在亚洲或者美国,善待罪犯的请愿大概会被骂穿到地球对面去,因为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里,这『不公平』,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罪犯也还停留在该当惩罚的角色上。

但事实是,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

哪怕是努力想要做到公平的系统,比如实行高考而不是纯世袭,考生一样会有地域差异,学校师资差异,父母支持差异。甚至这一切都平齐的情况下,还有资质差异,因为能力同样是运气的一部分,不是吗?与其追求不存在的绝对平等,为现实不公而感到愤恨不平,不如直接考虑社会如何能够最大限度照顾好更多的人。

我们得以身处囹圄之外,而有的人在家暴贫穷谩骂恶意中滋养长大,最终沦落到永不见天日的地步,难道不是投胎抽签中最大的不公吗?除了psychopath那种物理上无法共情的生理残疾,加害者也一定曾经是受害人。讨论过去是否无辜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讨论接下来如何往前走。

所以,同样方向,但程度轻得多的,不善良也不是谁的错。

但是我们每接触到一点点让人觉得善良可以是真实的东西,都更有可能朝着更宁静安全的方向靠近一点点。

就好像原不原谅一个人最大的区别在于自己的情绪一样,决定要不要尽力善良一点点,最大的区别还是在我自己的状态,因为希望别人开心的时候,自己心里才是最祥和的状态。

Like I always said, when you’re down, try to look out your window, and pray for a few passing strangers.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happy.

Works like a charm.

2021.02.25 更新

才写完这个,今天看k大的2021魔法学院开学仪式,老师开头就说,善良是一种选择,说其实『被看见』对一个陌生人也很重要。看得好想哭啊 T-T

Standard
技术支持

Kindle Clipping 处理器

这个星期我以前一直用的网上kindle clipping处理的app突然改版开始收费了,我心想这东西本来也不复杂,晚上就写了一个:

功能很简单,就是把『My Clippings.txt』传进去,把散落各处的笔记按照书本归类,按位置时间排序,整理出来,然后我自己是复制出来贴在evernote里做存档。处理英文系统的clipping没问题,中文的我后来也试了下,应该也没问题。

说来evernote最近也改版了,新版本还没有旧版本功能的一半,而且各种功能还都巨慢无比,连选中笔记都不能超过50个,这样也敢发布出来,真是无语。。就仗着别人东西都存在里面,不想随便换记事软件,就拿『现在没有的功能以后会慢慢有』来消耗用户的信任。。。 (*´ノ皿`)

Standard
小怪兽, 用心爱自己, 读书笔记

一个人的自信来自哪里

这段时间一直在断断续续考虑这个问题。起因是跟朋友讨论到小孩教育的事情,朋友说,即使在大城市生活,也决心不要让小孩感受到竞争的压力,成绩什么无所谓,上学的时候交到好朋友还比较重要。

然后我就在想,如果拒不参与竞争的话,那小孩不会在成绩、课后之类方方面面都落后于同龄人吗,会不会容易自卑?小孩的自信该从哪里来呢?

今天跟同事聊天,聊着聊着我自己也大概梳理出了我的想法,简单来说:

一个人的自信来源于对系统的不信任。

爱的条件

因为这段时间的思考,我回头在看之前旅游的时候看过的一本书,school of life的on confidence。书提到说,有的人太容易被别人的看法影响,被随便哪个陌生人骂一句也能难过一个月,其实都是因为对外部世界太信任了。

比如,本来觉得自己坏掉的旧手机挺好的,去手机城转一圈就被忽悠买了并不需要的最新版本;比如本来觉得哪本小说挺好的,结果看了著名书评人的负面评论,就开始隐约觉得这本书好像是不咋样啊;比如得知警察调查了哪个朋友,就觉得大概是朋友犯了什么事。

这些人从小长大,父母对他们的态度大概也是一样:如果小孩得了奖状回来,父母就扬眉吐气的;如果成绩表现差被喊家长,父母就觉得这小孩没出息,骂一顿还算好了,就怕父母只默默失望着。因为,小孩都能感受得到的啊,父母爱的标杆在哪里,他会意识到,一个人是否被爱,是有条件的。

孩童时候,父母是小孩唯一的情感联结,也是安全感的唯一来源,所以无论父母爱的标杆是什么,小孩都会下意识竭力去满足。

但是,这标杆是什么呢?条件是什么呢?

他小的时候学会了观察父母的态度,长大以后也会继续观察身边人的态度,去揣摩每个人爱他的条件。所以,别人的意见很重要;因为不看别人的意见,他怎么知道这标准在哪里,怎么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怎么知道自己是否值得赞许?

对被认同的渴望太深,总想要达到某种标准来证明自己,也就成了它的奴隶,失去了自由。

信任的条件

相比因有条件被爱而必须察言观色的孩子,被无条件地爱着而长大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就能分得清人与行为的区别。也许小孩成绩是差,但不代表他就是个坏小孩;做错了事,就事论事就好,下次改正,这一页翻过去就得了。即使他方方面面都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他永远都是父母的孩子,都值得被深深地爱着。

这样的孩子,从小不必观察父母的脸色、揣度他们的标杆来维持情感联结;长大也同样不必对他人察言观色,因为他们的安全感自内而生,并不来自于被外界肯定。

系统跟别人,有的时候可能是对的,但大多数时候也可能是错的。系统也许建立在好的出发点上,但是一定有各种问题;而且系统是由人组成的,人总归是人,不是神,该有的情绪毛病动机过错一样不少。陌生人对你破口大骂,也许真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事,但是更可能是因为他自己的既得利益受到影响、自己安全感与价值观受到威胁;或者他本来想要靠近你,但却被拒绝,从而心生恨意;或者他只是今天出门踩到狗屎,心情不好。

要相信另一个人的看法,你得先能信任这个人两点:信任这个人的动机与出发点是友善的、信任他的价值判断与能力。

而大部分人与观点并不是。

默认从来都该是不信任。

自信的来源

所以,小孩需要的也许是来自父母无条件的爱;但我们既然已经是成年人,自己可以是自己的父母,自信该来自于哪里呢?

两方面。

一方面是关系上,以前缺失的无条件的爱,总得一点点补回来,所以尽量少与审判性的人在一起花时间。只有自己安全的人,才有能力以一颗宽怀的心去爱别人,而不会有意或无意以条件相要挟。刺激性的关系也是一种毒瘾,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另一方面逻辑上,来自于这样的认知:

  • 无论能力财富地位,人都不是神,其情绪动机千秋各色,自然会有各种观点
  • 所以,对社会、系统与他人的每一个观点,默认是不信任,除非证否
  • 只有自己过滤处理后的信息,才对自己有参考价值

到头来,没有谁可以替我思考,所以,相信自己。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