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加点, 画画相关

工作的快乐

这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在抄读罗素的《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今天抄到讲工作的那一章,有提到一件事挺有意思的,说:

技工不快乐是因为生活所迫必须当乙方,而大部分时间甲方需求还很糟心。

前两天还跟人提到,说我现在终于能理解为什么以前看到好多画画的都说,不要随便来个什么根本不熟的人就让我『帮画个头像呗』。很多画得好的人,都是介绍里标明了不接单,给钱都不画;或者pixiv上那种,一年半载才公告接一两单。我超喜欢的一个画手,loish,以前都是做商业合同,累还不开心;最近一年终于完全转patreon,爱画啥画啥,还不愁饿死,真是可喜可贺。

让画手帮忙画画,就好像你跟英语专业的人说『你英语那么好,那帮我翻个论文呗』,跟程序员说『啊,那你帮我写个小ios app做个简单的个人网站行不行啊』,就让人很尬。明明都是专业技能,其他专业一手交钱一手拿货都能理解,换到画画就觉得,嗨,不就画个画嘛,你本来也要画的,这有啥麻烦的。

因为,无论什么行业,当乙方,真的不开心啊!尤其是这种更偏向表达自我的技能,就好像,本来谁学开飞机就图个爽,结果定死需求变成民航机长,只能在AB两点之间反复穿梭,还爽个屁。

身为程序员,以前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公司基本是外包公司,就深刻体会到当乙方的辛酸。无论甲方设计给得多迟,都得加班加点赶进度做;无论甲方有多少轮改,无论设计多煞笔,甲方想要的就得变魔法给它实现出来。

后来离开外包公司,加入的几个产品类公司,起码做东西的时候还可以跟设计商量商量合理性,而且做的东西直观地有人感激,再加上不用加班,工作幸福度就刷刷上来了。

然后我在想,其实程序员这种很适合拿来当工作,因为自我表达虽然有,但是跟艺术类比,少得太多。程序更多是一种工具,用来解决某个具体的问题,所以只要给问题的人给得清晰具体,又不是凶恶的包工头,能用自己的锤子扳手帮人把问题给解决了,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自己也没什么需要程序能解决的问题啊。而且,问题解决起来也很直观,要么解决了要么没解决,不存在太多艺术类『我解决得到底优美不优美』的纠结,所以一天下来数数解决了几个问题,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相对来说,艺术类的技术,基本是为了自己yy开心用的,所以在自我表达的技术上当乙方,就好像明明说话的时候爱说啥就说啥,突然被规定好必须要围绕x主题、符合y规则才能开口,当然会不爽。

不是生活所迫,这种乙方还是尽量少当吧!

最后,讲个笑话:画画的干什么最赚钱?

答案是, 开班。

2020.11.18 更新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生活感想, 画画相关

绘圈

之前我查画画的资料都是直接查英文,前两周因为查了很多中文的绘画经验,这才发现。。中文绘圈好大啊!

一开始接触到的一部分是在知乎上问『我这个水平画得怎样』的,很多其实水平并不咋地。但是后面加了一个练习画画的qq群,三四百个人每个月要交作业的那种;而在一群努力的人里,真正画得好的人的比例就刷地上来了。然后每天看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怎么画画、怎么练习、哪里好,哪里不对可以改进。。就觉得好喜欢他们啊!认真努力的人最可爱了 ´∀`

很久不用qq,发现现在群里都自带人口统计功能。看下来,几千人的画画群里,男女对半分,90后跟00后对半分,80以及以前的基本只有百分之一二三。有热情的小盆友们真好啊~ 虽然如果他们以后如果要靠这个吃职业饭的话,可能会因为技术水涨船高,竞争会超激烈;但是对于整体环境来说,平均水平上来,漫画圈也会越来越生机勃勃,过个十年二十年的,中国动画也该可以上来了吧!

2020.11.14 更新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