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蒜皮

逃离市中心

这段时间因为新冠病毒,市中心的房租一下子降了好多:

大家搬家的原因也各有千秋:

  • 失业了或者薪水受打击,没法继续住市中心了
  • 可以远程工作了,不用住市中心了
  • 商店餐厅很多要么没开,要么营业时间短到感人,所以住也没什么好处
  • 离人群跟病毒远一点

所以我俩跟房主理论了下,把房租从之前的每个月 $2080 降到了 $2000 整。

在北美,租房其实大多数都是光溜溜的房子,不带家具的。有的时候房主会给出『提供家具的话,每个月多一两百』这样的条件,但是没家具的还是大多数。然而这两天看 craiglist,最近爆出的大部分租房房源都是自带家具的,大概是因为住在提供家具的地方,搬家好搬,所以租金一跌租客就收拾家当跑了。

而新冠病毒看起来也没个头,所以,市中心的租金还会继续跌;到后面慢慢出的房源就是不带家具的了。过两个月再看看!

Standard
一地鸡毛蒜皮

RRSP+TFSA满额之后

今天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研究 RRSP 和 TFSA 满了以后钱放在哪里比较好。之前 EQ interest 起码还有可怜的 2% 的时候我把剩下为数不多的钱放在了那里,但是前两周它又降了~降了~~降了~~~

所以,还是好好研究一下长远之策才行。一天查下来:

  1. 在储蓄账户里存钱所得的利息,100% 都要交税
  2. 但是,在投资账号里投资所得盈利,只有 50% 需要加到总收入上算税

再加上纯储蓄账户里收益本来也没多少,现在干脆直接放在投资账户里买指数基金算了。但是,不在RRSP和TFSA里,还要算税,一天看下来真是头都要炸了。最简单的,投资收入收税只有两个原因:

  1. 持有基金所得分红
  2. 卖出基金所得,比之前买入平均价格(ACB)的盈利

这个ACB详细叫adjusted cost base,是用来计算卖出时盈利的,得自己算,每次买入都会影响平均值。其实一直在一个平台上买卖的话,也不用自己算,平台一般都会有这种数据。但是有的时候你把所持份额从一个平台转到另一个平台,新平台计算的平均价就不准了。更准确一点还是得用 https://www.adjustedcostbase.ca 自己记录。

所以在RRSP+TFSA里常用的DRIP(分红自动再投资)就不太能用,不然的话每次一分红就会影响平均数值,如果某个基金不始终在同一平台交易,来年报税得算死啊。

这样一来就有人说可以买Horizon家的几个SWAP ETF,它分红都干脆不分,直接换成盈利提高基金价格。

看管理费用的话,比如,同样是 S&P 500,Horizon的HXS费用有 0.3% 之多,而 Vanguard的VFV才 0.08%。但算下来,VFV有的,被HXS省掉的那 1.21% 的分红,按照 (0.3 – 0.08 )/ 1.21 * 2,只要收入高过边际税收 36%,买HXS就已经划算了,还省了再投资的事。但是,以后也可能会有税务问题,因为不知道政府会不会禁止这种迂回行为,禁止了之前有的又怎么处理。在交税账户里,etf也不能随便卖了换其他的,因为那也算作盈利啊。

所以以后省得还要卖出转回来,还是老老实实买普通款的吧。虽然会有15%的foreign income tax,但是放在缴税账号里说是『recoverable』,因为Foreign tax credit会把在比如美国交的税给补回来。分红也还好只是一个季度一次,也没有太多事。

之前RRSP+TFSA用的都是 Questrade,所以今天也直接申请了一个 margin 的账户。margin 意思是可以透支一点点购买力,其实我也完全用不到,但是也没有更普通类型了账户了。起码这种非优惠税收的账户,没有数额限制,不用小心巴巴地算着是不是超额,有钱就转就行了。

税务一通查下来感觉像是看了一整天的技术文档,人都要枯萎了。= =

每次几个月不打理,就忘了什么税怎么回事,特此记一笔。

Standard
社会黑暗与光明

所谓内卷

昨天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知乎问题,问『内卷』啥意思,怎么解释的

基本上就是说,当蛋糕尺寸不变的时候,每个人都更优秀,最后拿到手的那一块并没有变大,但是现在每个人都得超A才能吃到蛋糕了。比如经典的例子,在电影院,有人站起来了,看得更清楚了,搞得所有人都得站起来看电影,更累还没屁用。

前两周正好跟一个国内朋友提到养小孩的压力,说现在小孩压力太大了,各种补习,只为了拿一个正常名额,不拼这些就成了平均线下了。但是入学名额跟好班名额并没有变多,所以水涨船高,最后大多数人出钱出力也并没有占到什么好处,最优秀的还是最有资源的那群人。所以朋友说,就算不想给小孩压力,也很难。

很有意思的是,我想想还真是,国内各行各业『内卷』感就特别重,但是在加拿大好像就没有这么极端,为什么?是人少一点点?还是我没看到竞争激烈的地方?

今天早上正好看到 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 其中讲『嫉妒』的章节,提到这一段也挺有意思的,说:

本来,乞丐也不会嫉妒百万富翁,只会嫉妒生意比他更红火的乞丐。但是,当阶级固化开始松动,人们可以嫉妒的人也就一下子多了起来。从前,人们只会嫉妒他们的邻居,因为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其他人过得怎么样。现在信息日益发达,人们突然得知世界各个角落的人活得有多好,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活得跟他们一样好。在绝望之中,他们对比他们过得更好的人憎恶有加,但其实那些人跟他们同样迷惘,同样不幸。In despair he rages against his fellow man, who is equally lost and equally unhappy.

所以以前没有这种『竞争不过的无望感』,其实是因为看不到还可以走竞争这条路;现在绝望了,也只是因为看得到路,也就看得清所谓的路其实就是个独木桥,看得清希望有多渺茫了。所以,其实希望渺茫这一点,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以前大家对绝望没有这么清晰的认知而已啊!

失业

而且不得不提到我一直在说的,失业率一定会越来越高的问题。

本来说是以蛋糕尺寸不变为前提,但是事实上,可就业岗位是会越来越少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确,很多行业,包括艺术,其实都可以被程序替代了。以前一个人可以干一个人的活,现在一个人可以替代成百上千个手工业者;而那些被替代的人,很多就只能送外卖开滴滴了;中国是,美国也是。

这样的趋势下,竞争怎么能不激烈呢?

出口

说到底,真的能从社会层面上解决问题的,还是全民基本收入。

但是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每一个普通人该怎么办才好?

我也不知道。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贵族与牛仔

好久没写日记!心里有想写的东西都懒得动笔。。在我忘记之前得记一笔:

前两个星期生日的时候,我跟p跑去人生第一次骑马,发现一件很有意思事情:我发现在马场所有练马术的人,在小场地上练小跑的小孩子,在带障碍草地上练障碍的大孩子,跟着大孩子的教练,总共大概十几个人,全体都是女生。

想想看,好像把女孩跟骑马放在一起,一股贵族的有钱气息就扑面而来;但是把男孩子跟骑马放在一起,好像就只有西部牛仔的辽阔感,但是西部牛仔现在不酷了。

所以为啥女孩子骑马就贵气,男孩子骑马就土气啊!(・_・;?!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