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思妙想

游戏们

今天上完水彩课跟前男友去公园散步聊天,聊到游戏的话题。

偏见

从小对游戏就一直有偏见,觉得游戏是浪费时间用的,打游戏沉迷的都是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意义,才到虚拟的世界里寻求存在和价值。

大概跟以前接触的游戏类型也有关系,从小感觉游戏就是打怪练级,永远没有尽头的那种,好像去赌场,一下一下机械地按老虎机,或者日本所谓废柴才去玩的弹珠游戏,活生生把人变成了草履虫,戳一戳动一动,不需要思考,一片空白,没有痛苦也没什么快乐。

历史

初中的时候玩的红宝石、星际争霸、合金弹头。。当时因为在电脑班,人手桌子里就是一台电脑,所以从来都是在学校玩,从来没有带回家继续打的游戏。但是除了可以跟同学一起玩、又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外,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乐趣。唯一有一次某天午休,我跟一个同学花了一个中午一起把雷电2打到通关,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兴奋。

高中基本什么游戏都没碰,直到开始上大学了,觉得怎么也该放松一下,就约朋友一起打了魔兽。大一大二一直断断续续地打,但是我也就是到处跑跑、找地方钓鱼,到最后都没到顶级,也基本没有打过什么副本。

再后来也就没打什么游戏了。

改观

后来对游戏有点改变看法,是因为前男友g和现男友p。

g是做独立游戏的,对生活和工作都很热爱,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和废柴联系在一起。跟g约会那半年,也一起玩了几个游戏,也经常见到他一帮做独立游戏的朋友,慢慢开始觉得游戏,做也好玩也好,也是一件挺有趣也挺有心的事情。虽然,也从来不会到『我想要找个好游戏来玩』的地步就是了。

而跟p在一起,接触到这个话题,发现他对游戏的态度很友好,有喜欢的游戏,也有想要打的游戏。而p也是积极向上的好青年,虽然爱打游戏,也从来没有沉迷状态,连着几天每天晚上玩就嫌多了。

辞职前,我们讨论有时间了去干啥,p想做的事情里就有『把积攒的游戏玩一玩』。不记得什么时候有一次我们讨论到游戏,我问,那你以后有小孩你觉得让小孩打游戏没问题吗?他说,没问题啊,我小时候我爸妈就给我买过gameboy,只要不是无脑的那种,打游戏还是挺益智的。

我们也玩过几个经典的合作游戏,don’t starve together, trine, lovers in a dangerous space time, ibb and obb… 慢慢觉得游戏也可以很有意思。

后来因为旅游在各大城市驻扎一个月的时候,我们总算不再到处跑,总算有时间可以做点自己的事情,其中也有开始打游戏。当时打了 to the moon 和 life is strange,然后突然意识到游戏基本上就是可以互动的电影,尤其是 to the moon,实在带给我很深的感动,也让我哭了好几次,现在听到主题曲还是会心底油然觉得幸福。

对游戏的看法彻彻底底地改观,可以说就是前两天玩的 undertale。

地底传说

undertale 是一个rpg小故事,大概可以说是有三种结局的互动电影。

游戏不仅架设有世界观价值观、人物各有个性与感情,音乐丰富经典百听不厌,而且作者幽默感真是爆棚。打完两种结局,感觉人物们都已经是我的朋友了,让我十分不舍。

原来游戏可以做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游戏作者toby fox是高中的时候帮homestuck写了音乐,后来开始编曲,然后自己写了undertale。短短几个小时的小游戏,原声居然上一百首。他现在新在写的游戏deltarune,也是先把音乐写出来再配游戏,真是有意思。

和电影制作的区别大概是,电影就算独立电影,也得有演员有拍摄,得一大票人;但游戏可以几个人做,或者能自己编曲画pixel的。。大概可以一个人做。

以此为生

g从来没有『正式』工作过,从大学开始就自己做游戏,一点点开始有收入、攒钱继续做游戏。他的朋友里,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经历,从高中大学就开始自己捣鼓程序和故事,然后慢慢开始自己做自己卖。虽然g手上一把游戏,也不愁吃穿,但是毕竟也没到发大财的地步。而跟他同住的朋友n和m,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还在合做某个游戏,如今三年过去,游戏已经制作完毕、大卖、且进项数百万了。

我问g,你觉得你的游戏卖得出去跟你在社交网站上经常宣传有多少关系?

g说,大概很大关系。很多人都是在 twitter, twitch 之类的社交网站上看到,然后买了游戏的。比如n和m大卖的游戏,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m之前导演的游戏就已经小有名气,所以很多人已经在关注他,而且youtube上有好几个大牛对他们在做的游戏特别喜欢、大力推荐,所以社交传播还是很重要的。到头来,做得越好的人才容易做得越好。

以前跟国内朋友h讨论,h说想躲起来修身养性做一个游戏,够吃好几年,然后再躲起来修身养性做游戏。后来h也的确尝试过,但现实没那么简单。自己做游戏的人,哪怕是做得挺大的,好像也都是先从小游戏开始慢慢做起来的。一点名声都没有的人,想要一下在游戏界有很大的传播力,大概需要撞个大运认识个金主之类的。

期待

undertale 让我对以后可以打的游戏多出很多期待。

这周买了个55寸电视,终于可以摆脱我俩挤在一起看11寸屏幕打游戏看电影的杯具,可以嗨起来了~~~

想想,大概会买个switch之类的,一起经历更多有感情有意思有思考有欢乐的故事。

好期待啊!☆´∀`☆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恋恋笔记

分手可以做朋友吗?

昨天跟g聊完回来就一直在断断续续想这个问题。

我的价值观从哪里来?

我在想,很多事情,我的价值观一直在变。

就拿关于分手可不可以做朋友来说,一开始估计是受草莓图腾的影响,我很坚定地认为分手就可以放下了,什么联系方式和照片日记,都删掉就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所以当时还跟g在一起的时候,聊到分手后的友谊的话题,g提到跟某任前女友还是好朋友,我都还跟着觉得尴尬。。。但g就丝毫不觉得别扭,好像跟前男友女友是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很久以前和p和讨论过类似的问题,当时我说,如果我们分手了,我绝对不要保持任何联系,不然我会很难伤愈。记得p说,可是我们分享过一段时间的人生,是彼此生命长河中的一部分,难道要就这样删掉这段回忆,当它没有发生过吗?我说:是的。p说,那我会很难过的。我说,那,我们还是努力不要分手吧哈哈。

后来大概是因为看了poly系列的书,尤其是stepping off the relationship escalator,慢慢觉得,为什么一定要给一段关系下定义?按照剧本来走,一段关系只能更亲密,不能更疏离。无论曾经亲密到哪个程度,是恋人还是好友,只要从最火热的时候后退一步,好像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了。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玩伴也好、友谊也好、爱情也好,难道不是尝试了才知道怎样的关系才适合彼此吗?如果尝试过更亲近,发现不合适,就非要连这段好好的关系整个扔掉吗?

记得书里当时挺震撼我的一句话是,想想看,对你来说什么更重要?是对这段关系的定义更重要,还是这段关系两头的两个人更重要?

你在乎的,到底是一段关系里的人,还是这段关系本身?

分手可不可以做朋友

所以这个问题跟男女可不可以做朋友的问题一样,其实有点自定义。

有的男生会说『男人都是xxx』,比如『男人都想要三妻四妾,区别在有没有能力做到罢了』,或者说『男生跟女生做朋友一定是心怀不轨』。喜欢以自己来概括整个群体的人,好的特质也好、坏的特质也好,与其说他们的洞察力非同小可,不如说他们只是在宣扬自己的心理和为人。是怎样的人,才能看到怎样的世界啊。

所以,没有真心相信分手可以做朋友的人,分手大概是没法做朋友的。以前我没有心跟前男友做朋友,有心估计也是做不到的,因为我不信。

现在,我相信这件事是没问题的,但是还不完全相信我可以一点顾忌都没有。

聊到相关的问题,脑子里还是会冒出『可是当初我俩为什么不合适』或者『我希望你过得开心,但是我到底希望你过得有多好呢?』的问题。

但是,我也相信,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相信,到头来,什么人都好,我衷心地希望对方快乐,也会让我更快乐。大概,虽然我跟以前比已经安全很多,但心底还有一点觉得自己不够好,所以会感到不安。这也没办法,知道它的存在,慢慢治愈自己吧!

过去的关系

过去的友谊也好,爱情也好,想想跟以前比,现在我真是态度变很多。

换以前的我,关系里容不得一点点瑕疵,有任何问题就删掉、屏蔽,翻过这一页继续往前走。从一两年前起,无论以前什么样的关系,有的时候遇到让我想起一个人的事情,能找到联系方式的我会伸出触角戳一戳,问候一下对方最近有无好玩的事情发生,因为。。为什么不呢?

世界这么大,茫茫人海,萍水相逢,这一辈子里,这样的关系能有一百个吗?能让一个人知道,世界上另一个人偶尔会想起他,且希望他快乐;我们孤独地来,也终将孤独地走,哪怕能给对方带来一点点温暖,就挺值得的。

以前忘记在哪里看过的,让自己变得安全的心理小练习,我想起来还是会做。

走在大街上,看到迎面走过来的每一个人,对自己说: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happy.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善意

这两天在跟p一起打undertale。剧透。

本来p已经一个人开始打了十几分钟,我路过问他,在打什么游戏呀?p说,undertale。我说,什么!!!我也想打的,不行不行,重头一起打。我们每天晚上打一点,他打我当看电影。

开头因为p第一次玩过,那朵花让他挨枪子儿的时候他就给躲了,三次下来花脸色一变,说:看来你是知道真相的人,然后开始发动变态攻击,一边邪恶地嘎嘎笑。尼玛,这剧情真是太。。神了。

后面t被我打死的时候,我鼻子一酸稀里哗啦哭了好久。然后往前走了,上网查了,才发现有选项可以不死的。好后悔。。

打下来最印象深刻的地方是,没什么人是真的坏人,坏人都是搞笑来的。装作要杀我的样子,又下不去手,然后给自己找借口。

我早上看到ky的采访,说爸妈教给你什么道理,看到这个答案看得我好感动:

上小学的时候有次妈妈带着我去买菜,走到半路遇到一个精神病患者站在街上搞神马人砸东西。路人喊着『疯子打人了』然后四散,妈妈把我护在身后,一边退开一边低声说,别害怕,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心里很痛苦。这件事算是构成我人格底层的事件,任何时候想到这个画面,都会感到难以言喻的温暖和对这个世界深深的善意。

还有:

我爸说:什么时候你能为别人的事情感到发自内心的开心,你就成熟了。

Undertale打下来也是一样的感觉,很暖,还很搞笑。超喜欢!

做独立游戏的前男友g也说过一样的话,说:我希望我的游戏里,看起来好像是危险的冒险,但是世界最终是善意的;而敌人之所以作恶,只是因为它们自己在痛苦,而你帮助他们解除痛苦后,你会发现他们也只是有点怪癖的好人。

我去查了soundtrack,大概还有三分之二的原声没有听过,所以还有好大一部分可以期待。

真好啊!ヘ|・∀・|ノ*~●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奇思妙想

做梦

昨晚梦到不喜欢的人和事情。真是讨厌啊!

讨厌的部分在,明明都过去那么久了,但是因为是生命中很漫长的部分,所以脑回路总是镌刻着触发点。我做梦总是很诡异,紧张的时候还会反复做同一个噩梦,只不过每一次剧情都有一点点不一样。比如追着杀人凶手,有的时候被他从桌子下面逃了;下次记得剧情,挡住那条退路,凶手又从其他地方绕路跑了。

以前有段时间会在刚睡醒的时候开微信记事本,把做梦梦见什么口述出来。早上口述的中午就忘差不多了,晚上听来就像挺科幻故事一样,超神奇。然后后来有一次早上迷迷糊糊把语音发给那段时间在聊天的一个朋友了,我记得当时觉得很囧。。щ(゚Д゚щ) 后来就没再录了。

以前记得看童话大王还是哪里,谁发明了一台能控制梦的内容的机器,可以自己把生活的各种愿望输入机器,然后做梦去实现。后来我在kickstarter还真看到过这种机器,真是神了,卖的还几百刀,还只是beta,不然我真想试试,真是科幻成现实呀!我有生之年这种东西真的能搞出来吗?

一两年之前一睡觉就做噩梦,做噩梦做得我都习惯了,不是被困在什么大型建筑怪物游行的迷宫里,就是典型的赶飞机赶不上,到了机场发现行李忘了带,或者机场大楼里死活找不到登机口之类的。

那时候跟p抱怨说,为什么你都不来把怪物打跑,他说我也想啊,可是你没让我来嘛。

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做梦都是在做过去的梦,很少很少会梦到认识不到一两年的人。只要出现的人,一定是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两年以上的。后来果然,认识p两三年后,他也会跑来我的梦里客串了。

特别讨厌的是,本来以为早就忘掉或者不再在乎的事,偶尔提起,然后过两天晚上就会梦到,而且梦又没法控制。哎,甩不掉的过去,都堆在梦里。

好在,我现在想想,最近一年都没怎么做噩梦了。

真也不知道到底以前为什么做噩梦,现在又为什么停了。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