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黑暗与光明

暴力

p说utopia评分很高,于是晚上拿airbnb的大电视看了第一集。全集整个都是暴力啊。开始就是各种花样杀人,就连小孩角色,都有急起来【哔——】杀人的片段。

记得以前看到书说媒体,包括游戏和各种影视里的暴力层出不穷,所以对青少年的行为有影响。

不说对人的心理影响,就说纯生理反应,暴力镜头我看下来,只会觉得身体不舒服。好歹能接受的是kingsman里,这算是我很喜欢的电影之一了,但遇到直接暴力的镜头,虽然已经做得比较搞笑,我还是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我总不大能理解,看到人被肢解之类的镜头,居然会兴奋过瘾或者觉得很爽的反应。

看完我说,暴力镜头太多,不大想看下去,再不济也有比这好看的剧吧!

p说,哎,但是评分很好啊!

我说,那肯定好,有诸多血腥暴力镜头,又有惊天阴谋论,政府还是幕后黑手,这种剧肯定一片好评。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哲哲哲学, 生活感想

有一种抗争叫不传播

第一次遇到这个概念,大概是六七年前。

那时候刚开始看quora,挺喜欢的一个叫will wister的人,因为虽然他也没有比我大多少,但是看待各种事情很成熟,温暖平和,从不审判。有一次他的一个答案里提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但是他说『我就不提他们的名字了,因为我觉得他们的曝光度已经够高了,不需要继续被传播了』。

前两天想到这事是朋友在朋友圈里转发了新西兰总理对于最近恐怖袭击的评论,其中她提到『我不会提恐袭者的确切姓名,因为没必要让他们心想事成地臭名昭著』。

说来很像,很久以前看过一本说各种历史上刺杀者的书,都不记得具体说了什么,就记得一点:这些刺杀者都有臭名昭著的前人偶像,并且都想要青史留名。

一年前左右看关于媒体运作的《trust me i’m lying》的时候,作者就提到,当你在网上对某个名人破口大骂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他正在屏幕后面偷偷笑呢,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被人传播。而作者作为媒体运营者,他的工作就是发布刺激性的语言,让一群人开始争吵大骂他的客户。

还有《antifragile》里也提到的,说最柔韧的职业,大概是作者这种,因为作者写出一本书,不怕夸也不怕骂,就怕没人搭理。有人骂有人爱,才会有人买书啊,争议越大越好。

《harry potter and the method of rationality》里也提到,恐袭最大的可怕之处在于,这种容易激起群众愤慨恐惧等情绪的小概率事件,最容易让一个群体自卫过当。简单说,美国每年六十万左右的人死于心脏病,等于每四个人里就有一个人是心脏病发死亡。六十万,每年!而恐袭造成的死亡人数,从始至今也只有几千[1],差不多等于全美两天内心脏病发死掉的人数。然而民众在防范恐袭上花费的各种行为,包括大众心理上的恐惧、媒体业的煽风点火、政府应当做出的强硬表态,以造成各种人力智力资源的应用、政治经济上投入的各种财力、甚至于增加国内海外的军事力量……大概,远远大于研究如何解决心脏病所投入的各种资源。

最根本的是,恐袭者也知道这一点。

而他们想要的结果,恰恰就是这些应激反应。

利用人对各种信息的本能反应,可以操纵情绪获利的,除了恐怖分子,各种名人,还有各种媒体广告行业。因为只要通过被人传播可以获利,他们就有理由想方设法激起民众各种各样的情绪。所以,当你在网上指名道姓地骂某个组织、某个人、或者某个想法的时候,请记得你是在为他们的事业煽风点火。正因为每个人一次次愤慨的分享,它们传播得越来越远。只要有人有反应,什么反应都行,越激烈越好,那就是他们疯狂滋长的沃土。

轻轻一戳就跳脚大骂的群体,最好操纵不过。

爱的反面不是恨,因为恨意味着这个人在你的心中占据无谓的资源和心血,这个人对你还很重要,你还会花时间去想他。爱的另一端,是不在乎。

如果对某个意见不同意,可以分析它为什么不对,但是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考虑你想要考虑的事情。看到诱导刺激情绪的文章标题,直接跳过就好。不必给它太多资源,更加不必在各种平台大肆愤慨。

如果不认同,就让它在你手上消散,让它死在过去。

有一种抗争,叫不传播。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恋恋笔记

年轻人

刚才在知乎上看一个问题,问情侣间有什么日常,还有昨天看的一个问题,说姐弟恋什么感觉。

看着就觉得,年轻人感觉真是越来越好了!越是下一代,估计就在越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所以平均也越有安全感,越有爱一个人的能力,越有责任感,也越不容易愤世妒俗、越温暖善良。看着就觉得好幸福,总觉得未来应该会越来越好的。

真好啊!:)

Standard
恋恋笔记

不怕不怕,还可以离婚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说现在为什么离婚率这么高?原因大概是经济上女人更不依赖男人、社会对于离婚的人成见越来越小……等等。

然后我在想,离婚率,或者分手率高,还是挺好的。

一方面,对于已经离婚或者即将选择离婚的人,歧视会小,这些人压力会少很多。

更重要的是,当婚礼不再是关系的一重分水岭,结婚前后的区别会越来越小。具体表现在,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更不容易婚前一套婚后一套,没必要嘛,因为无论结婚与否,反正露出真面目的话对方还是会提分手的。

以前我也很想不通为什么亚洲有这么严重的『追求文化』,刚在一起的时候努力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然后越『到手』越冷淡或者凶相毕露,比如男生追到女友了就可以松口气打游戏,或者女人结婚以后终于可以不必勤快持家。如果是不愿意打扫卫生或者热爱打游戏的人,不去找同样喜欢打游戏、或者能够接受不打扫卫生的人,难道等结婚十年多出几只小孩再大打出手会更轻松吗?按照草莓的话说,自己没有胸的,非要扑腾上许多水饺垫,结果吸引到的都是喜欢大胸的人,难道不怪自己虚假宣传还能怪别人喜欢假的自己吗?

分水岭严重,说到底还是因为人被物化,得到与否非黑即白,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啊。

提前决定好在一起就永不分离,或者结婚了打死也不离婚的人,首先自己的底线就已经没了。问另一半为什么有恃无恐?可是无论底线在哪里,家暴也好出轨也好,对方第一次越线的时候,不立刻挂冠而去,反而留下来生出好几个娃或者合买几套房的,让对方怎么尊重这种『底线』呀。

很久以前读到一句话,深以为然,说:

You get what you tolerate.

恋爱也好,工作也好,什么事都是这样。

我能忍受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Standard
哲哲哲学

好的标准

最近在想,画画也好,什么也好,都是水平高的人才看得出来不好。

其实画画好的人,要说知道一笔该添在哪里,所以同样的,当它添在不该出现的地方的时候才觉得特别别扭。就像知道和弦怎么处理的人,才觉得配错的音很刺耳。所以以我的水平,看别人说结构不对,或者颜色光影不对,其实根本看不出来,所以非但不觉得别扭,还觉得,挺美的呀。。。

还有因为我虽然一直喜欢画画,但是总是被各种其他热情打断,一两个月就丢下来去做其他的事情。所以能看得出来,特别好玩,每次我画了一段时间以后,水平慢慢提高,都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昨天画的东西给我,我都能指出来哪里不对,哪里丑,哪里别扭。但是过一段时间不碰,再回来,当时画的东西已经画不出来了,再回头看就觉得,嘿,明明已经很美了嘛,我当时是怎么画出来的!!

前两天在看richard Feynman的you must be joking!的自传,看到他经常是,对什么感兴趣就找人去教他了,自己找人教过打鼓、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日语、画画,等等等。

我看着就想,我到底在跟自己较个啥劲啊,该找人教就找人教,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知道得多,什么都想自学,我根本是肯定知道得没有人专业的多啊!

回去上班了,找个画画课好好上上。

费曼说的没错,艺术真的是种表达情绪和热爱的好方法,物理程序逻辑之类的真是情绪无力啊!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社会黑暗与光明, 读书笔记

对于生活的爱

今天看汪曾祺的《人生有趣》,看到这一段说沈从文对他影响的,特别感动:

我追随沈先生多年,受到教益很多,印象最深的是两句话。

其中一句话是:『千万不要冷嘲』。

这是对于生活的态度,也是写作的态度。我在旧社会,因为生活的穷困和卑屈,对于现实不满而又找不到出路,又读了一些西方的现代派的作品,对于生活形成一种带有悲观色彩的尖刻、嘲弄、玩世不恭的态度。这在我的一些作品里也有所流露。沈先生发觉了这点,在昆明时就跟我讲过;我到上海后,又写信给我讲到这点。他要求的是对于生活的『执着』,要对生活充满热情,即使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也不能觉得『事事一无可取,也一无可为』。一个人,总应该用自己的工作,使这个世界更美好一些,给这个世界增加一点好东西。在任何逆境之中也不能丧失对于生活带有抒情意味的情趣,不能丧失对于生活的爱。沈先生在下放咸宁干校时,还写信给黄永玉,说:『这里的荷花真好!』沈先生八十岁了,还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完成《中国服饰研究》这样的巨著,就是靠着这点对于生活的执著和热情支持着的。沈先生这句话对我的影响很深。

我看着心想,怪不得,以前看汪曾祺写的东西,总觉得莫名地欢乐。

人的个性,到头来到底有多少是环境,多少自己决定选择的?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