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的联结, 用心爱自己

羡慕嫉妒恨

Admiration.

Think of admiration and recognition as a kind of manipulation.

Not by any individual out of malicious intent, but by the invisible force of peer pressure, the price to pay for living among fellow social animals.

Admiration distracts me from following my own voice, the only thing that really matters.

To be loved out of admiration means the love is earned. And that is detrimental. Because quite the opposite, love comes before achievements and impressiveness, out of the depth of connections. That’s the whole point. Having to earn your love might work in the moment, but in the long term could only make you feel even less loved. More worthless. For you have to earn your keep,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So what’s the other option?

To be wary of admiration like the social manipulator that it is. To make the conscious choice of giving up on people who want to be admired. Not because they inherently make bad decisions, but that they have chosen a different path than mine. To remind myself:

I don’t want to be admired.

I want to be accepted. For the imperfect being that I am, just the way I am.

Standard
一地鸡毛蒜皮, 用心爱自己

存在这个奇迹

今早写日记,抬头写下日期才发现是高中喜欢的人的生日。

现在回头看,与其说我是喜欢这个人本身,不如说我那时是因为缺乏无条件的爱,而下意识给自己创造出了这么一个形象:虽然父母永远不能对我满意,但如果我能让某个强大、全能全知,但不喜欢我的存在认同我、喜欢我,那么我的存在就终于有价值了吧!

昨天跟朋友聊天,朋友也说:好像自己永远有一层背景音似的愧疚感,总做得不够好,总不能不让别人失望,所以总是疲于奔命,拼命努力,想要证明自己是值得存在的。

因为人底层有强大的『被看见并接受』的需求。大部分父母出于自身焦虑又很难做得到,长时间求而不得,整个人下半辈子都在向外部世界追求一种替代品。

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晰:

我当时需要的是,父母或者其他authority figure,不是期待我长成某一个特定的样子,而是就温柔地看着我,长成自由的样子。我现在需要的是,自己放下对自己的各种期待与改进目标,去长成自由的样子。

I don’t need to be improved. I just need to be seen. And be accepted as is.

就好像种下一颗种子,可以给它提供阳光雨露,但是就没办法把苹果树掰成梨子树或者小盆栽。种子会长出什么,只有它自己长着长着,自己才会慢慢发现。

与其说『这样能更不拧巴地达到同样的目标与成就』,不如说:也许不去扭这个盆栽,种子也就不会想要往这个方向去长了。但是也相信,它是一颗好的种子,people are good inside,相信不去拧巴,它想要成长的方向也是阳光美好、别有一番趣味的。

至于这个方向跟原来是不是同一个?那就已经不重要了。

种子种下去就已经不是你的了,生命中千帆过客也各有自己的轨迹。

你能决定的就只有,要不要存在于它的生命中,是否去见证它的成长与旅程。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用心爱自己, 读书笔记

丢失的自我

这周看了一本书,Garbor maté 的《the myth of normal》。书厚是真的厚,内容也紧实,哪怕一本书40%都是参考文献,一般一两天就翻完一本书的我也生生啃了一个星期。

看得有点心惊肉跳,很多身体疾病其实都是自我压抑造成的。

最常见的大概是压力大造成胃溃疡,好歹大家都还觉得理所当然。更少见一点的比如像是渐冻症这样的病,几乎所有的病患都有同样的性格——老好人,从来不挑起争端,总以他人的需求优先,无限压抑自我。这样的逻辑联系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在病人切片结果出来之前,护士都看得出来访者到底有没有渐冻症:『这人不可能是渐冻症,他没那么老好人』,而他们的判断几乎从不出错。

这些疾病都与性格有着紧密的联系:癌症、自体免疫性疾病、顽疾的皮肤病、偏头痛、纤维肌痛、子宫内膜异位、肌痛性脑脊髓炎,等等等等。这样的人一般有一个或多个如下特点:

  • 强迫性地关注他人的感受,同时无视自己的感受
  • 认同社会赋予的角色与责任,身为男性/女性/朋友/爱人就应该xxx
  • 努力过度、十分有责任感,通常伴随相当的成就,因为如果没有成就与对他人的付出,自己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 压抑愤怒,不知道如何生气
  • 强迫性地想要安抚他人的情绪,强迫性避免让他人失望

而这些特点都有一个共性:下意识的自我压抑。

比如对于愤怒的压抑:

One healthy response to assault for any sentient creature is anger, a function of the evolutionary RAGE system in the brain whose purpose is to defend our boundaries, physical or emotional.

My fiend Dr. Julie Holland’s comment about women’s anger being subdued to the detriment of their health tracks invariably with my observation among people with depression, autoimmune disease, and cancer.

There is an unhealthy kind of guilt: a chronic conviction that we’re innately blameworthy and should expect, or even deserve, punishment or reproach. In this dim light our faults and failings become evidence of our redeemable lowliness rather than invitations to grow and to do better. This type of guilt, or the fear of it, often strangles a robust “no,” smothering self-assertion: the prospect of others’ disapproval or disappointment triggers the intolerable conviction that we are bad, wrong, inexcusable. Left unchecked, it augurs physical or mental distress, as we have witnessed in stories throughout this book. Many people suffer a corrosive, automatic gait and shame if they so much as contemplate letting others down, treating their own needs as valuable, or acting on their own behalf.

因为成长的过程中,父母的爱是有条件的,不压抑自我就只有被依恋对象抛弃:

Neufeld sums up eloquently what all young ones, whatever their temperament, need first and foremost: “Children must feel an invitation to exist in our presence, exactly the way they are.”

With that in mind, the parents’ primary task, beyond providing for the child’s survival requirements, is to emanate a simple message to the child in word, deed and most of all energetic presence, that he or she is precisely the person they love, welcome, and want.

The child doesn’t have to do anything, or be any different, to win that love–in fact, cannot do anything, because this abiding embrace cannot be earned, nor can it be revoked. It doesn’t depend on the child’s behaviour or personality; it is just there, whether the child is showing up as “good” or “bad,” “naughty” or “nice.” We understand and respond to the needs and emotions the child is “acting out” on, rather than simply punishing the behaviour and banishing the feeling.

作者说,他自己的工作狂倾向也来自于此:

My own workaholism as a physician earned me much respect, gratitude, remuneration, and status in the world, even as it undermined my mental health and my family’s emotional balance. And why was I a workaholic? Because, stemming from my early experiences, I needed to be needed, wanted, and admired as substitute for love. I never consciously decided to be driven that way, and yet it “worked” allot well for me in the social and professional realms.

Oddly as it may sound, it was the best worst option. A suffering child has two possible options when it comes to processing her experience (of only the “good” parts of her being validated). She can conclude either that the people she relies on for love are incompetent, malicious, or otherwise ill-suited the task, and she is all alone in this scary world; or that herself is to blame for, well, everything.

As painful as the latter explanation is, it is far preferable to the other one, which paints a life-threatening picture for a young being with zero power or recourse. The first option is not an option at all. Better to believe “It’s my fault; I’m bad,” which lets you believe there’s the chance that “if I work hard and be good, I will be lovable.” Thus, even the debilitating belief in one’s unworthiness, nearly universal among people with mental health diagnoses and addictions, begins as a coping mechanism.

我自己很久以来也是,很多时候我每天可以说是强迫性地画画或者学习,与其说是100%的热爱,不如说更多是想要被喜欢:如果我再厉害一点,就可以被爱了吧!但是就像作者形容的一样,这种成瘾性的努力,跟其他的成瘾性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让你上瘾的这个东西永远不会真正地让你满足。它给你的永远是一种暂时的、几乎满足的——温暖、被接受的感觉。然而,就像我贴出一张画有很多赞让我暂时满足了被爱的需求一样,其实它也同时强化了我的认知:只要厉害就会被喜欢。

然而这些喜欢是太过肤浅的喜欢,完全无法满足我底层真正的需求:just being accepted and loved as I am, without good behaviours or achievements. 而这样的爱,是建立在时日浇灌出的深厚的联结与深度信任之上,一种彻底的接受、爱,与non-judgement。

它的产生有几个条件:

  1. Non-judgement and total acceptance, already rare among friends and families, let alone strangers. This is a trait of a person however–if they have it they have it–you can’t really expect someone to transform into it.
  2. 时间与共同经历建立起的信任,光是这一点陌生人就完全无法做到了
  3. the conscious decision to love this person, day after day

一个人最开始吸引你的也许是外表或者成就这种表面的东西,但是真正带来满足的是,因为最初的火花吸引而慢慢深入了解一个人,建立了双向信任以后,至少一定程度上无条件与包容的爱。

所以,出路大概是:

  • 有意识地,把人群按照『可以信任与依赖的程度』分层,不同的人也许在不同的事情上值得信任、无法信任,但陌生人绝对是在『0信任』的层级,因而去追求陌生人的喜爱一定是饮鸩止渴饮酒止痛,酒劲过去只会强化有条件的爱带来的痛苦
  • 有意识地,时刻关注自己对自我需求与情绪的压抑:
    • I seem to believe that…
    • What has this belief actually done for me?
      • coping mechanism: protected me from…
      • but caused me the long term damage of…
    • What is the life I really want?
  • 有意识地做决定:给我两个选项,如果我利用我的负面动力,得到著作等身羡慕与荣光;如果我放弃我的负面动力,就依赖我小火苗的热爱,想努力时才努力,默默无闻而自得其乐,我选哪一个?我为什么把它们放在对立面上?

把完整的自己找回来,与自己和解。

Standard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情绪的海浪

我一直挺容易被别人的情绪影响的,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最波涛汹涌的永远是人事。

今天看到李奕的一篇文章,觉得挺触动的,其中乃万的这段采访特别好玩:

痛苦来临时候,我会选择直接让自己躺进去,感知它。如果这种痛苦是一片海,一个大浪打过来要把你卷进去的话,我就会先在沙滩上躺好。

我不怕它淹没我,反正也淹不死。

到后来,每次坏情绪快来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马上快崩溃的时候,我就先搬好椅子,倒一杯爱喝的酒或者茶在阳台坐好,然后躺进这种情绪里,仪式感做足了,陷进去。

是啊,很多时候我对于沮丧之类的情绪是本能排斥的,但其实越早允许自己陷进去,经历个淋漓尽致,这道浪才能越早拍过去。相比之下,如果把浪都堵死了,那就只有决堤崩溃一条路走了。

还有就是我也觉得,以前会被别人影响到心情,现在还是会被别人影响到心情,怎么几年过去还在同一点上兜兜转转,一点长进都没啊!对此李奕写道:

我觉得不是这样。和情绪相处是最重要的人生课题之一。既然是「人生课题」,必然要陪伴我们一生。就像我们不会觉得今天吃饱一顿饭就可以再也不饿,也不会傻到认为健身一个月就可以永葆好身材,人生的功课又怎么可能是一次性的呢?就像为了有好身材,需要养成长期健身的习惯;为了掌握情绪管理的人生课题,我们也是要长期不断练习的。

但就像举铁久了可以轻松搞定更大的重量,和情绪小人相处,一次次走过这四个步骤,下一次我们也会发现,这个cycle走起来更轻松更容易了,以前要花一个礼拜消化的情绪,现在只要五分钟!以前觉得天大的烦恼,现在也可以举重若轻了。

这就是我们在人生中的成长啦:)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社会黑暗与光明

不受他人评论影响的终极奥义

是:无论对方态度如何,都去爱他。不是相信他的意见,而是相信他的为人。除非是生理原因导致同感无能,无论什么样的人心底总有善良的地方。Then as much as I can, bring it out in people.

请不要讨厌我!不然我会难过得要死掉

因为成长经历,一直在断断续续考虑这个永恒的问题。之前有提到过,人的不自信是来自于对外部系统的过度信任。所以随便什么陌生人的评论也当成重要参考意见,说到底就是潜意识对别人的信任,把别人的意见放在自己的意见之上了。

至于为什么别人意见在潜意识里这么重要,大部分的确是因为成长过程中有条件的爱。为了生存,必须赢得唯一依恋来源的爱,所以父母的条件是什么就得去做到什么,否则大脑中的危机感会让小孩觉得生存受到威胁。久而久之,长大了也是,习惯于一定要获得别人的认可,一旦被人讨厌就会脑中警铃大作,寝食不安。

说『难过得要死掉』,半是开玩笑,半是真的,因为大脑中自己生存真的受到威胁了啊。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若不仁,我亦不义

前两天重读之前看书的笔记,一本讲恋爱的书:

我在《爱的能力》课堂上经常问,有谁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同时又是“你不仁,我不义”的人?很多人举手,因为这是很多人引以为豪的做人准则。

很快,举手的人会意识到,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一个人同时坚持这两个原则,这个人会做对人好或对人坏的事情,取决于谁呢? 是的,取决于别人。这个人会是一个善良的人,还是一个恶的人,也是由别人来决定的,那自己呢?

也许你已经发现了,这样的人没有自己,他们像牵线木偶一样,会向前走还是向后走,由别人决定。会伤害人还是利于人,也由别人决定。 可能有人会想:别人都伤害我了,我还要去爱他吗?我又不是圣人。 你不是圣人,你可以不爱他,但你可以选择不被控制,做一个内心自由的自己。

《积极恋爱心理学》

但是,这两个其实说的是同一件事啊!

为什么不被别人的意见影响?为什么不怕被讨厌?

因为无论别人是什么意见,是讨厌自己还是喜欢自己,自己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都是爱。就像loving kindness meditation(查了一下,这要翻译成『慈悲冥想』,好好玩)里形容的那样: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joyful.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peaceful.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free.

所以自己就自由了,因为不必再看别人的脸色来决定自己该如何行事了。无论对方对自己如何,有爱的时候就多给点爱好了,不必计算『他这个月没有给我买花,我也不送他巧克力好了』。如果送礼物的目的是为了被回送,那这不是礼物,是灰色贷款。爱别人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为喜欢的人带来快乐也是。但,总得一个人心里有爱的时候才给得出来啊。

爱有这么廉价吗?

但是爱到底是什么呢?敢说自己谁都爱的,是不是把爱说得太廉价了一点?

『爱』这个词现在到处用得的确是太广泛了,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这肯定不是恋爱的那种爱,非要说的话『慈悲』还真是一种不错的形容;再具体一点可以说这是一种『默认对方是伙伴』的态度。因为不是敌人,因为是伙伴,所以希望他自由、快乐、幸福。

就好像,如果人生是一个开放世界游戏,明明有coop模式可以选,你好我才好我好你才好;为啥非要去挑战高难度pvp,搞得满世界都是敌人跟竞争对象,跟自己过不去?

所以亲密伴侣跟陌生人还有什么区别?

我觉得两者的区别不在于我希望爱人幸福,不在乎陌生人的幸福;区别在于两个人connection(链接)的深度,可以对一个人安全地倾吐、依赖的程度。

默认对方是伙伴,默认我们可以帮助彼此,但是因为相识尚浅,所以虽然请求帮忙并不会问什么大事,但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举手之劳的事情,陌生伙伴也还是愿意相互帮忙的。

除非相处下来发现对方心怀恶意或者没法相处,但即使这样,也只是离开,还是希望对方能过得幸福。

因为无论是大到不同国家与社会,还是小到公司团队或是三口之家,只有别人能够安宁快乐,这个群体里才能少一点戾气、多一点信任,群体中每一个人的幸福感才会有所提升。

所以,为了自己与伙伴的快乐

我不想总在原地等待别人的审判;讨厌也好喜爱也好,欣赏也行嗟叹也罢,我都不想让外部世界影响我的决定、态度与行为——我想要做一个有很多很多爱、多到想要主动去爱别人的人。

Standard
用心爱自己

无条件的爱

这两天在考虑同一个问题。

在有条件的爱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比如成绩好或者被老师表扬了,父母脸色就特别好看;被喊家长了,父母就可以冷若冰霜好几天),因为潜意识已经完全接受『我只有xx才会被爱』,所以,即使长大成年了,这样的人也需要时不时地得到来自外部的肯定。如果被表扬被肯定,可以开心一整天;相对的,如果他们被谁批评、或者讨厌了,能反复难过纠结几天甚至几星期。

这人的自我价值认定,都不是说我多努力,我写出了一篇多深刻、多有意义的文章,而是说我在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上都有专栏。不是说我的作品多用心,而是有多少个粉丝,发一篇多少赞。他的自我评判完全来自于外部世界。

Dr. K, when talking about a reddit post

因为被爱是人存在的最基本需求之一啊。毕竟动物生理上来说,如果小时候不被爱护、或者长大了被族群摒弃,都意味着生存率急剧下降。所以为了生存,这样的人有着强大的『被人认可』的心理需求。

这我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是另一面呢?如果爱不应该是建立在达到什么条件的前提上,无条件的爱该是建立在什么上的呢?

前两天早上想着想着,就问p:你觉得你对我的爱是无条件的吗?

他说,是啊!

我:怎么可能是无条件的啊!

p:不应该说是无论发生什么都全盘接受,应该说是接受度很高很高,要发生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才会不爱你。

我:但是为什么你会决定无条件地爱我啊?

p:因为我们认识这么久,都六年了,信任是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嘛。

我:那你觉得我对你的爱是无条件的吗?

p:对啊。

我一脸震惊= =。。原来我已经这么厉害,可以做到无条件地爱别人了吗= =

所以后来我在想,如果爱不是因为对方很厉害、很好看、很有钱,那大概是因为『链接度』。当两个人一点地更加了解彼此,随着时间流逝,互相袒露地越来越多,才可以越来越信任,这种独特的链接,才是在乎与爱的理由。

就好像小王子里狐狸说的,世界上有这么多花,这么多狐狸,但是因为你每天来给这朵花浇水,跟它说话,所以它对你是独一无二的花。你每天来看我,我对你就是独一无二的狐狸,我不在你才会难过。

所以:

Love grows with the strength of the bond.

所以为什么国内大部分亲密关系都是前面热后面凉,因为基本没有说谁想要逐渐深入地了解一个人,好跟对方产生万千世界中的独特绑定;正相反,只要是白富美高富帅,或者是最佳学术最强大脑,就ok,至于是哪个人,那无所谓,只要够优质,换一个也没什么区别。

因为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啊。现在,大概真的是被p给感染了,很多事情都是。

Dr. K 的建议也是,想要把 conditional love 重新给 condition 回 unconditional love 的状态,最好的方法依然是,去跟那些无条件接受自己的人在一起花时间。这样才能切身去体会与理解:affection should always have been bond-oriented, not condition-oriented. 习惯了以后,一个人的能量来源才能逐渐转回到自己身上。因为不必赢得别人的认可。因为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并不是说陌生人的观点没可能有道理,而是陌生人的观点,完全是随机的啊:

The world might sometimes be right, but then again, on key occasions, it could be gravely and outrageously wrong. Everyone is endowed with their own capacity to judge.

It is not because the crowd is jeering that the accused is guilty, or vice versa. The chief of police, the lead reviewer of The Times, or the head of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might well be idiotic; these things happen.

Every decent and interesting person is going to accumulate a string of enemies as they make their way through life. It would be impossible for it to be otherwise, given human nature. The specific reasons will be varied and somewhat random.

We will constantly be the target of anger, but we don’t have to believe ourselves to be its true cause.

所以:

  • 过度在乎与信任外部世界的观点,来自于成长过程中有条件的爱
  • 这导致,一个人的状态与心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人随机的喜爱与厌恶
  • 想要把能量源泉挪回到自己身上,需要自己多接触无条件的爱
  • 无条件的爱,来自于一点点逐渐加深的信任与联结
  • 习惯了无条件的爱,习惯了来自于深度联结的爱,才能真正无视他人的随机踩赞,才能有想做什么就去做的自我信任与安全感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相伴走一程

前两周跟同事1:1闲聊,提到说友谊的开头总是有一点共同点。也许一起打球,也许一起打游戏,也许一起画画,也许同信一种宗教,也许一起工作,也许在网上看到有趣的人儿忍不住伸出触角……总之开头是这样开头的。

先不说现实世界里的友谊其实人生分道扬镳了都不太好维系,纯网路的友谊就跟网恋一样,哪怕是一起工作了三年的同事,没有见过面,不是说友谊不靠谱,但也不会刻意去维系,所以要么工作要么兴趣,共同点不在,风吹也就散了。

我昨天在想,但是,与其为分别而难过,不如就为能相伴走一程的这段短暂的时光开心好了。

因为哪怕是能够相伴走一生的伴侣,也只是相伴走一程而已啊。相遇就已经人生过去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了,走的时候又不是共赴黄泉,总也有先后。就说自己的生命都只是短暂的,所以,把跟朋友的每一次见面都当成一次生命的礼物,好像在大海里前行的鱼群,同样方向时相伴而行,不同方向时身边都会有不同的伙伴,各自有各自独特的可爱。

然后就突然有点能理解talor swift那种,恋爱都还没开始就看到结尾,但是也义无反顾地跳进去,愿意冒着心碎的险去尽情感受人生的那种勇气。以前总觉得没有结局的关系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但是现在慢慢觉得,不是只有恒久远的关系才有价值,每一个萍水相逢、为我带来过微笑的人都是可爱的过客,都值得我感激那共同分享的一刻。

就像歌剧魅影里《think of me》那首歌开头写的一样,浪花退潮后留下的都是贝壳与珍珠,然后兜里装满快乐的回忆,继续抬头挺胸往前走,期待生命中下一个惊喜的邂逅: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When we’ve said goodbye
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
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
When you find that once again you long
To take your heart back and be free
If you ever find a moment
Spare a thought for me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用心爱自己

How to Leap Out of Rat Race

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目标导向、认真执行的人,下午又在考虑结果跟过程的问题。

哈佛幸福课里面讲完美主义的那一课说,完美主义者跟追求卓越的人一样,都自我要求很高,但是区别在于追求卓越的人享受过程,而不会安慰自己说『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享福了』,因为永远有下一个目标,享福只有达到目标后的几天,而大部分时间都在痛苦。

——所以我在想,既然99%的时间都在路上,到底要怎么享受这个过程?

想下来具体结论就是,要养成习惯,每天做哪怕一件取悦自己的小事。

与其说是为了取悦的事情这件事本身,不如说是为了养成考虑『我到底想要什么』的习惯,这样每一个决定就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而不是自动驾驶。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一个人养成这样的习惯,就能逐渐意识到——其实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想干嘛都可以干嘛去。我是自由的。

就像之前《i feel guilty when i say no》这本书里也提到的,会对犯错在意,会对别人的看法在意,是因为一个人觉得一件事情是有绝对对错的。而既然自己不确定,那就得看看别人怎么说啊。然而每个人都只是有自己各自的『want』,有各自的出发点、利益跟立场而已,所以当清楚大家都是『欲望驱使』的时候,就对各种不同的观点也自然就放松了。

所以我下午列了一堆『什么小事可以取悦到自己』:D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用心爱自己

全盘接受自己,那还努力个头啊

好久没写日记啦!

其实是因为这段时间过得蛮充实的,前两周画画找到几个小伙伴一起抱团,没事脑子就去想某个具体画画的练习了。苏格拉底说了,只有娶到糟糕妻子的男人才会变成哲学家,所以开心的时候不会整天考虑有的没的,也不会有智慧的果实,诶嘿。

早上看到一个视频,基本就是在说标题的『我什么时候该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什么时候该接受自己呢?都说要善待自己,全盘接受一切,那我都接受了我还改个屁,不是永远维持现状了?那有什么好的,我干嘛非要接受自己,让自己没有动力?』

正好前两周有跟朋友聊到这个事情。k医生是这么解释的:

『谁说接受就不能改变?接受才是改变的第一步。你想,假设有个人酗酒成瘾,无非两种情况:要么他承认自己喝酒太多是个问题,要么他死不接受自己有酗酒的问题,到底哪一种情况比较容易出现改变跟转机?』

所谓的接受,是指对于现状的全盘承认理解

  • 承认意味着接受现实,无论现实有多糟糕多残酷,接受不代表就喜欢
  • 理解意味着对自己怀有善意的同感,理解何种情况通常会导致现状的发生,而不会掉进反复责备自己的漩涡

说到底就是因为,不接受现状就永远没法开始改变,因为没问题嘛。而不善待自己,则意味着愧疚感与罪恶感会让改变举步维艰,进一步退三步;比如以罪恶感为动力的减肥,大概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k医生形容得很有意思,说:『You need to accept that there’re bugs before you can start fixing them. But the debugging program can be messed up if you are not self compassionate.』

做任何一件事的动力,可以是对美好的憧憬,也可以是对后果的畏惧。

想要变得更好也是一样的啊。接受与理解自己,只是意味着改变的动力由『恐惧、愧疚与罪恶感』变成了『鼓励、温暖与好奇』。

而且,重点在于,就算尝试失败也可以接受,因为如果失败,那就直接接受『失败的情况成为新的现实』,去理解『在xx样的情况下很容易尝试失败』,然后看看下一步要怎么走就好了。

Standard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百分之二十的坏人

因为最近值班,鸭梨山大,所以不自觉地会去思考各种各样的问题,想要掉进梳理逻辑的舒适圈,大脑在试图以拖延来逃避疼痛。

很meta的问题,就是我到底为啥对自己要求这么高啊!总是在思考质量的定义,想要知道什么是纯粹的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遇到什么情况应该怎样应对,然后用所得结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点与我逻辑结论相违背的想法都不能有。如果有的话,得仔细考虑为什么,把它想通,因为,潜意识也是可以安装软件的,而我只想要把经我允许的逻辑结论放进去。

很多改变,都是我先做了决定,然后一点点营造各种让它发生的环境,这样被很多年打磨出来的。

为什么不能允许自己是百分之八十的好人、百分之二十的坏人呢?就做一个偶尔邪恶的人啦!反正以我钢板般的自我要求,我再邪恶也邪不到哪里去。就百分之八十做得好,允许百分之二十做出垃圾来好不好嘛!完美主义真是万恶之源。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