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未来

这两天在考虑生命中永恒的不确定性。最好的状态大概就是:

  • 有强烈的欲望与热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去哪里
  • 同时并不给自己设定故事线必须要如何发展,对于任何可能都抱持着一种好奇的态度

大概就是:

  • Having a clear purpose, yet walk with the freedom of curiosity.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社会黑暗与光明

不受他人评论影响的终极奥义

是:无论对方态度如何,都去爱他。不是相信他的意见,而是相信他的为人。除非是生理原因导致同感无能,无论什么样的人心底总有善良的地方。Then as much as I can, bring it out in people.

请不要讨厌我!不然我会难过得要死掉

因为成长经历,一直在断断续续考虑这个永恒的问题。之前有提到过,人的不自信是来自于对外部系统的过度信任。所以随便什么陌生人的评论也当成重要参考意见,说到底就是潜意识对别人的信任,把别人的意见放在自己的意见之上了。

至于为什么别人意见在潜意识里这么重要,大部分的确是因为成长过程中有条件的爱。为了生存,必须赢得唯一依恋来源的爱,所以父母的条件是什么就得去做到什么,否则大脑中的危机感会让小孩觉得生存受到威胁。久而久之,长大了也是,习惯于一定要获得别人的认可,一旦被人讨厌就会脑中警铃大作,寝食不安。

说『难过得要死掉』,半是开玩笑,半是真的,因为大脑中自己生存真的受到威胁了啊。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若不仁,我亦不义

前两天重读之前看书的笔记,一本讲恋爱的书:

我在《爱的能力》课堂上经常问,有谁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同时又是“你不仁,我不义”的人?很多人举手,因为这是很多人引以为豪的做人准则。

很快,举手的人会意识到,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一个人同时坚持这两个原则,这个人会做对人好或对人坏的事情,取决于谁呢? 是的,取决于别人。这个人会是一个善良的人,还是一个恶的人,也是由别人来决定的,那自己呢?

也许你已经发现了,这样的人没有自己,他们像牵线木偶一样,会向前走还是向后走,由别人决定。会伤害人还是利于人,也由别人决定。 可能有人会想:别人都伤害我了,我还要去爱他吗?我又不是圣人。 你不是圣人,你可以不爱他,但你可以选择不被控制,做一个内心自由的自己。

《积极恋爱心理学》

但是,这两个其实说的是同一件事啊!

为什么不被别人的意见影响?为什么不怕被讨厌?

因为无论别人是什么意见,是讨厌自己还是喜欢自己,自己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都是爱。就像loving kindness meditation(查了一下,这要翻译成『慈悲冥想』,好好玩)里形容的那样: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joyful.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peaceful.
I wish for this person to be free.

所以自己就自由了,因为不必再看别人的脸色来决定自己该如何行事了。无论对方对自己如何,有爱的时候就多给点爱好了,不必计算『他这个月没有给我买花,我也不送他巧克力好了』。如果送礼物的目的是为了被回送,那这不是礼物,是灰色贷款。爱别人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为喜欢的人带来快乐也是。但,总得一个人心里有爱的时候才给得出来啊。

爱有这么廉价吗?

但是爱到底是什么呢?敢说自己谁都爱的,是不是把爱说得太廉价了一点?

『爱』这个词现在到处用得的确是太广泛了,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这肯定不是恋爱的那种爱,非要说的话『慈悲』还真是一种不错的形容;再具体一点可以说这是一种『默认对方是伙伴』的态度。因为不是敌人,因为是伙伴,所以希望他自由、快乐、幸福。

就好像,如果人生是一个开放世界游戏,明明有coop模式可以选,你好我才好我好你才好;为啥非要去挑战高难度pvp,搞得满世界都是敌人跟竞争对象,跟自己过不去?

所以亲密伴侣跟陌生人还有什么区别?

我觉得两者的区别不在于我希望爱人幸福,不在乎陌生人的幸福;区别在于两个人connection(链接)的深度,可以对一个人安全地倾吐、依赖的程度。

默认对方是伙伴,默认我们可以帮助彼此,但是因为相识尚浅,所以虽然请求帮忙并不会问什么大事,但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举手之劳的事情,陌生伙伴也还是愿意相互帮忙的。

除非相处下来发现对方心怀恶意或者没法相处,但即使这样,也只是离开,还是希望对方能过得幸福。

因为无论是大到不同国家与社会,还是小到公司团队或是三口之家,只有别人能够安宁快乐,这个群体里才能少一点戾气、多一点信任,群体中每一个人的幸福感才会有所提升。

所以,为了自己与伙伴的快乐

我不想总在原地等待别人的审判;讨厌也好喜爱也好,欣赏也行嗟叹也罢,我都不想让外部世界影响我的决定、态度与行为——我想要做一个有很多很多爱、多到想要主动去爱别人的人。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相伴走一程

前两周跟同事1:1闲聊,提到说友谊的开头总是有一点共同点。也许一起打球,也许一起打游戏,也许一起画画,也许同信一种宗教,也许一起工作,也许在网上看到有趣的人儿忍不住伸出触角……总之开头是这样开头的。

先不说现实世界里的友谊其实人生分道扬镳了都不太好维系,纯网路的友谊就跟网恋一样,哪怕是一起工作了三年的同事,没有见过面,不是说友谊不靠谱,但也不会刻意去维系,所以要么工作要么兴趣,共同点不在,风吹也就散了。

我昨天在想,但是,与其为分别而难过,不如就为能相伴走一程的这段短暂的时光开心好了。

因为哪怕是能够相伴走一生的伴侣,也只是相伴走一程而已啊。相遇就已经人生过去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了,走的时候又不是共赴黄泉,总也有先后。就说自己的生命都只是短暂的,所以,把跟朋友的每一次见面都当成一次生命的礼物,好像在大海里前行的鱼群,同样方向时相伴而行,不同方向时身边都会有不同的伙伴,各自有各自独特的可爱。

然后就突然有点能理解talor swift那种,恋爱都还没开始就看到结尾,但是也义无反顾地跳进去,愿意冒着心碎的险去尽情感受人生的那种勇气。以前总觉得没有结局的关系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但是现在慢慢觉得,不是只有恒久远的关系才有价值,每一个萍水相逢、为我带来过微笑的人都是可爱的过客,都值得我感激那共同分享的一刻。

就像歌剧魅影里《think of me》那首歌开头写的一样,浪花退潮后留下的都是贝壳与珍珠,然后兜里装满快乐的回忆,继续抬头挺胸往前走,期待生命中下一个惊喜的邂逅: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When we’ve said goodbye
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
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
When you find that once again you long
To take your heart back and be free
If you ever find a moment
Spare a thought for me

Standard
生活感想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真理啊!

我看文很多,很多时候看到作者后记都觉得比故事还drama。因为AO3是什么都可以写,所以喜欢什么的人也都有,有的作者喜欢的东西也就很。。小众。但是无论是写什么的,总有很多作者,后记里都是拽拽的,一副『老子就写了,爱看看不看滚』的样子;也总有很多作者无论写什么都是一副『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样子,写什么都要脸红尴尬的。有时看得我,本来看文都没觉得怎么着过分,倒是看后记硬生生是把我给看尴尬了。

而且好玩的是,光看文本身,是看不出作者写作的时候有没有尴尬的。不到看后记,等作者本人出来现身说法,我怎么也猜不出这文是作者尬出来的还是爽出来的。

所以尴尬这种东西,真的是相由心生,你不捂脸尖叫的话谁也看不出来。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Standard
生活感想

过劳燃尽

早上在想所谓的『burn out』,就是说一种『一直做一件事,直到实在受不了,再也不想做了』的状态。很有意思的是,中文里我想了好半天也不知道直接翻译该是翻成什么。

所以这种『过劳燃尽』基本就是所谓的『第一世界问题』,当一个人还需要担心温饱烦恼生计绞尽脑汁发家致富的时候,他是不会去考虑自己有没有燃尽的。没爱了又怎样?反正还是要去做的,不然吃什么?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责任vs热爱的动机问题。

就拿youtube之类的自媒体人来说,很有意思,有的人好像就特别容易燃尽,要不停地调整自己上传视频的频率,因为如果一直每星期都上传一个的话过一段时间就会崩溃;而有的人,每两三天就一个视频,好像从来都没考虑过燃尽的问题。

这实在是很像写文或者画画,有的人就能持续稳定更新,有的人就做不到,持续更新就得崩溃,要失踪一段时间,没有了来自别人的期待,才能『找回自己的爱』,才能确定自己做这件事的动机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但是因为别人的期待而做一件事,和因为别人的期待而不做一件事,区别到底有多大?

反正最终的决定因素的都不是自己,而是外部环境。

相对的,工作相对于爱好,人们对于『我快要崩溃了』的阈值就很高,起码在以前,很少有人上班一个星期就因为『我觉得我不够爱这份工作』而撂摊子不干了的,起码也得干个几个月才知道是不是开始没进入状态呢?但是对于爱好,人们往往期待对一份爱好的热爱,从始至终都得熊熊燃烧。

如果我是画画的,那我每一天手摸上画板都得热情喷薄创造欲爆棚。我就是为了爱才画画的,所以如果没有爱,我还画它干什么?所以我今天画画的时候到底有多享受?我真的有在享受它吗?

如果我是上传视频的,那这不该是我的工作,如果我想要一份普通工作的话,我就不会费尽辛苦来当自媒体人了,所以既然我做视频,我就必须是因为爱,但是我到底有多爱它呢?好像有点爱,但也没有很爱?尤其是观众都期待我必须每个星期上传视频,不传就让别人失望……这哪里还是爱?明明就是压力。不行做不下去了。

如果我是写文的,我必须要超级有灵感才能坐下来动笔,不然,那算什么爱好?每天无论有无灵感都坐下来写十分钟,那不是成工作了吗?是带责任的工作我还做它干什么?一点都不享受。

有点像是跟一个人约会期间,全程都在考虑『我到底是真的喜欢这个人吗?如果我不喜欢他,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他出来?我要继续吗?还是现在分手,免得浪费时间?』所以本来出去爬山的,连山都没法好好享受。

……

如果每做一件事之前一个人都要考虑『我真的是出于热爱才去做这件事的吗?』,做的时候也总在考虑『我到底有没有很享受?好像是有点意思的,但是有多少意思呢?』,本来能沉浸进去的事情,反而都会变得很难。

因为,『相信自己的决定,所以直接沉浸进去』也是一种习惯啊。

就是所谓的不能追着自己的尾巴寻找幸福,如果你想要热爱一件事,就别以热爱一件事为目标,而是暂时不去考虑『我热不热爱它』,就持续稳定地日复一日地去做它,放松下来才能发现路途的美好,才能给自己养成『直接沉浸』习惯的机会。

总之——

不需要那么多的小决定。

因为凡是决定,大小不计,都一样地耗费心力。就像以前说过的,提前做一个大决定,然后相信自己的决定,往前走就好了。除非遇到特殊情况,比如约会对象跟你出柜了还是语言暴力了;或者意识到自媒体的黑暗之处,再也不想上传视频了;或者连续好多天每天都加班过凌晨,也丝毫看不到转机。。『要不要继续』这种费时费力的千万小决定,直接略过就行了。

Standard
生活感想

控制欲

我一直觉得我对自己要求太高,虽然特别擅长制定计划,执行起来也大部分都能完成,但是回头想想,对自己也忒苛刻了点。昨天偶尔翻翻知乎,突然发现,这是控制欲啊!对世界的控制,对自己的控制,因为什么都想要按照计划执行,所以如果不能把下面一段时间的计划都理出来,有什么行程挂在半空中,比如签证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申请,机票也没法买,什么都定不下来,就觉得心慌慌。

尤其是事情多起来,就感觉焦头烂额。

这一句话特别感触:对于外部结果,觉得我付出了就要有结果,如果没有结果,那么要么是世界不公,要么是自己不够努力。

要不就接受『外部世界并不可控』,且『自己计划也并不可控』吧!

尤其在复杂的系统里。事情越多,系统越复杂,可控性就越低,世界是这样,自己也是这样。怎么与不确定的未来共处呢?也许平静安详是来自于这样的认知,不一定要严格执行计划才会幸福,无论不确定的结果是什么,其实走哪条路都可以享受得来,这种自我认知的安全感。

主观能动性是有,但是可控的永远只是一部分,不可控的那部分就让它自由发挥去吧!非要比较的话,未来未知总比一切都尘埃落定要有意思啊。

Standard
生活感想

别走,分我一杯羹!

现在到处都是,各种事情对注意力的需求都太急迫了。

尤其是,各种营销策略零和竞争了几十年,各家都已经把吸睛策略精进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谁再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就难上加难。

广告这种至少还是明面上的黑洞,起码是明码标价地出卖人们的注意力,电视上多少秒注意力卖多少钱,杂志上一整页篇幅的注意力卖多少钱,市中心路边的广告牌吸引的注意力卖多少钱,搜索引擎首页的注意力卖多少钱,论坛置顶的注意力卖多少钱……

现在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反感所谓的为了善良与正义,强迫别人给予注意力的团体。明明也是为了自己的利好,却搞得好像是为了别人好一样,强迫把自己的价值观填塞到其他人的嘴里,如果你不愿意接受,就是邪恶的撒旦,你就得罪恶深重,就得下地狱。

宗教那种,在大街上拿着大喇叭宣扬耶稣基督的,起码自己都承认是个宗教,宗教没有信徒就得玩完儿,所以想扩招也正常。

拦着人问『你难道想要下地狱吗?』也行吧,我下还不行。

但xx功之类的宣传就很奇怪,标语上拉的明明是『气功有益身体健康』,看着好像跟瑜伽似的,可你看见哪家瑜伽老师会到大马路上拉人宣传瑜伽的好处,还一副慈颜善目的菩萨嘴脸?这摆明就是个宗教啊。

还有各国政治团体,爱护xx团体,慈善组织,原住民团体,行吧你爱在自己的hashtag下面怎么宣传都行,关起门来唱山歌都随意,但是大马路上拦着人要捐款要签字,超市结账每次都问你要不要捐几块钱给xx团体,就很烦。我走路走得好好的,不需要大街上免费给我发放价值观。

我真正在乎的事,想捐款我自己会去捐,想要深入了解自己会去调查。前两天捐了ao3,因为我在用,我喜欢,我在乎。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善良团体,干我什么事?我不在乎不代表就没有别人在乎,真心在乎的人,不用这么凄苦哀嚎也自然会去支持。没人真心在乎的事情,靠汲取他人的罪恶感勉强苟活下来,世界是有变得更美好一点吗?

在我看来,出于罪恶感愧疚感而为的善,比不为还要糟烂。

前两周去看温哥华电影节,每一个电影之前五分钟十分钟都放同一个无趣至极的视频,就本地四五个原住民名族,每一族都派一两个人出来就这么站在那儿干唱山歌的。这是真的唱山歌,唱的都还是听不懂的语言,还没有字幕,有的族还好心用英文再解释一遍,再多占点时间,有的根本就没有,唱完完毕就下一组。第一次给我放,我有点好奇又出于尊重,虽然不懂,跟当场次电影没有任何关系,还是认真看完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往后再给我反复放这么同一个明显是广告,光是理所当然地宣传己方文化,又不明说想要什么的视频,就越来越反感,后面通通当普通广告,直接打游戏略过完毕。

注意力才是最稀缺的资源。

无论在什么平台上,只要平台人多,能掌握人们的注意力就能来钱来势。掌握了注意力,才是真正掌握了改变世界的钥匙。就因为出发点是正义的,不代表给你注意力就是你该的。世界上谁不觉得自己善良正义感天动地,问邪恶组织他们也会说自己在替天行道,要是一个一个施舍注意力过去我还要不要活了。

我的注意力是我自己的,少来循循善诱了。

Standard
生活感想

抱怨你个头

像twitter、微博、reddit、youtube评论这种地方简直不能看,戾气重到可以跳大神,无论什么事都有抱怨的。

像原神这种高热度话题,抱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看哪儿都是『周年庆奖励怎么这么少』的酸水。尼玛,本来公司经营就是经济行为,又不是慈善组织,谁保证你来玩就让你立即实现共产主义了,你一直免费占服务器资源玩的游戏,是欠你的还是怎么的。就算付钱了,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你花x元人民币,给你x资源,哪里有说还要额外送你惊喜讨你欢心了。游戏是你玩的又不是你做的,公司赢利多少干你一毛钱关系,负债了也没见你去捐钱拯救啊,搞得你赏脸玩个游戏跟隆恩浩荡似的。

感觉就好像女朋友过情人节,不送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与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人民币就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分手。然而雷声大雨点小,光吊着嗓子唱山歌,每天到处哭诉男人负心遇人不淑,真问起来却死活不肯分手。好歹男女朋友这种角色还稍微有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意思,跟个公司指天指地要这要那的,你谁?既然是经济关系就别要求还要有人情好处,是人情关系就别要求还要有经济好处,额外给的那是好意,不是义务。不喜欢就去玩其他的,哪来这么多废话,世界上其他游戏又不是绝种了,到处水怨气是要怄出酸来给谁看,污染其他玩家的游戏环境。

要是有奖励当然好!没有我也玩得很开心,哪天不好玩就不玩了。

不过就像《失控玩家》里影射的,你以为屏幕对面打游戏的是成年人,事实上很多免费游戏的玩家都还是青少年嘞,欧美尤其美国的青少年,光个人主义还不够自由,很多吃叛逆长大的,做事说话伤害他人都毫无顾忌,且理所当然。要说小孩觉得别人欠他天经地义,还勉强可以说是心智不够成熟,都成年人了还这么祥林嫂,这种人在网路世界之外大概也是特别怡人的存在吧。

送礼物这种事情,如果必须送,那就不叫礼,叫债。

觉得谁都欠他债负他心的人,最烦了。

所以我把页面css给调了,偶尔youtube,旁边推荐视频与评论区一键隐藏。哼。

Standard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百分之二十的坏人

因为最近值班,鸭梨山大,所以不自觉地会去思考各种各样的问题,想要掉进梳理逻辑的舒适圈,大脑在试图以拖延来逃避疼痛。

很meta的问题,就是我到底为啥对自己要求这么高啊!总是在思考质量的定义,想要知道什么是纯粹的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遇到什么情况应该怎样应对,然后用所得结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点与我逻辑结论相违背的想法都不能有。如果有的话,得仔细考虑为什么,把它想通,因为,潜意识也是可以安装软件的,而我只想要把经我允许的逻辑结论放进去。

很多改变,都是我先做了决定,然后一点点营造各种让它发生的环境,这样被很多年打磨出来的。

为什么不能允许自己是百分之八十的好人、百分之二十的坏人呢?就做一个偶尔邪恶的人啦!反正以我钢板般的自我要求,我再邪恶也邪不到哪里去。就百分之八十做得好,允许百分之二十做出垃圾来好不好嘛!完美主义真是万恶之源。

Standard
生活感想

残酷的诚实

晚上看了free solo,讲一个徒手攀登悠仙美地的人的心路历程。

他的脸一出来我就觉得熟悉,问p,他是不是叫alex?后面看别人叫他名字,果然是他。这个人我记得,好几年前我还在攀岩的时候有查过各种视频,他是最出名的一个,又是徒手攀岩。人长得像小路斑比一样,眼睛大大的,肌肉流畅的,有点像演梅林传奇的Colin Morgan。

他跟女朋友sanni在一起,看起来两个人都好可爱啊!

是让我想到关系的事情。

英文是brutal honesty,但是中文要翻译成什么好呢?在这里,可能可以说是残酷了。

我一直要求自己对自己诚实,无论情况多么可怕多么痛苦,总要自己先对自己老实承认,才能接受现实,然后面对现实,事情才有可能有转机。因为对自己这样的要求如此之久,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大多数时候接受现实接受得太快,有限的记忆里我都没什么『跟谁生气』这种情绪;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直接跳过『不接受』的步骤,光速直达『好吧,那现在怎么办』。

提到这个是因为sanni说:为什么喜欢他呢?因为觉得他对任何事情都完全坦诚,让我被吸引。

后面就有看到他们的对话,sanni在alex要攀登酋长峰前问他:如果你感到有一种责任,会觉得自己有保持自身安全的需要。

alex立刻问:这是一个问题吗?

sanni说:是的。你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责任吗?

alex说:我没有。但是我很感谢你对我的担心。

真的是残酷的诚实。

还有sanni在跟alex讨论到alex一个徒手攀岩但是失手去世的朋友,说,他跟他老婆关系那么好。

alex说:what did she expect?(大意是,他们从最初相识他就在徒手攀岩,她也一直知道这样的事实,难道她跟他结婚,还指望会有什么其他的结局吗?)

sanni给他说得有点愣:你什么意思,我跟她的情况是一样的啊。

感觉女生虽然嘴上说着『我要支持他的梦想』,但是做出来的每一件事,提醒他活下来的责任、兴奋地去逛新房、逛家具。。。每一件事都是期望有跟alex安顿下来的一天。

而alex,从一开始就说得很明确了:如果要我在攀岩跟女朋友之间做选择,我一定选攀岩。

后面提到有女友的好处,说的全是有女友的『功能性好处』。他说,因为sanni很小只,不占地方,在车里住起来也很方便啦;有她在,整个空间都活泼生动起来了,等等,一点sanni身上独特的地方都没有提。对他来说,sanni不是『my girlfriend』,而是『a girlfriend』。

alex说,『女生会跟我说,但是我是因为在乎你、担心你啊!她们才不是真的在乎我。如果我死了,她们难过一阵子,过后还会找到其他男朋友的。世界上没有人那么在乎另一个人,没有谁是失去不了谁的。』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sanni的要求,在一般的关系中是合理的,但是在开始,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选择了这样的关系的,也的确是她自己。从她对alex死去好友的评价中的确也能看得出,她从一开始就觉得alex是该有放弃攀岩的一天的。只要他们关系足够深厚,她对alex足够重要,他就会觉得该有活下去的责任。

而alex从头到尾就不是这样的人。

喜欢上一只暗夜的乌鸦,然后暗自期待他变成通体雪白,公平吗?

分手的可能

有点相关的话题,我一直觉得,一段关系要有分手的可能性才健康。

因为前两天晚上我窝在沙发里看小说,p跟我说:你知道比尔盖茨离婚了吗?

我:啊啊啊?!?!?!?!

每次听说谁跟谁离婚分手我第一反应总是震惊,因为一般没有人会在别人面前吵架,所以见到别人的时候别人都是和和睦睦恩恩爱爱的,怎么也想象不到两个人闹到分手的样子。

之前朋友有问我说,有没有担心自己会分手?

我说,不是特别担心,希望当然是希望能不需要分手,但是一辈子那么长,两个人也一直都在成长,最好是能往同一个方向成长,但是即使我跟p长岔了路,我也相信,以我俩的性格,分开了应该也各自都能活得很幸福。

而且,我作为一个90%逃避型恋爱选手,让我觉得很安心、觉得会一直喜欢p的一点就是,p对于『我是你的、你是我的』这种浪漫情话完全不能理解,每次我拿这个逗他开心他总是一幅很困惑又怀疑的表情,说,什么意思,我们又不是对方的所有物,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啊?

因为我很清楚,我俩都有底线,如果越过对方的底线,我俩都不会打落牙往肚子里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不到底线,原则上的事情,他也不会因为是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很渣地说,大概,我对p就没有过『彻底搞定』的感觉,所以也不会因此厌烦想要逃开。。。

今天出门去超市,聊到相关的事情,我又抛出一个经典问题:怎样你才会不喜欢我呢?

p有点牙疼的表情:如果你杀了人吧。。遵纪守法、价值正常?

因为我前两个星期梦见我揍一个欺负女生的男生,结果下手太重失手把他打死了,然后被判每天要蹲半天的监狱,十年,然后我在梦里很疯狂地想:糟了,p已经觉得没得旅游,这下他更要抱怨我不能跟他一起去旅游了,怎么办。。这梦太过痛苦,以至于我早上醒来好一会儿都还不敢相信我其实并没有杀人,也不需要进班房。

我:你要求有点低啊。

p:如果你一直有趣的话!

我:那我肯定有趣啊,我特有趣,我以前有趣,现在有趣,以后也一样有趣,因为我就是个有趣的人,啊哈哈哈。

p:。。。

我:问题是你有没有趣呢?

p一脸骄傲:当然,你可以跟朋友炫耀说我是super smash elite选手!

我:。。。。这有啥好炫耀的,而且我要跟谁炫耀去,我只认识一个打super smash的朋友,那人还是半职业的= =

无论关系里发生什么,分手也好在一起也好,都会努力过得平静幸福的吧!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