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想

绘圈

之前我查画画的资料都是直接查英文,前两周因为查了很多中文的绘画经验,这才发现。。中文绘圈好大啊!

一开始接触到的一部分是在知乎上问『我这个水平画得怎样』的,很多其实水平并不咋地。但是后面加了一个练习画画的qq群,三四百个人每个月要交作业的那种;而在一群努力的人里,真正画得好的人的比例就刷地上来了。然后每天看大家叽叽喳喳地讨论怎么画画、怎么练习、哪里好,哪里不对可以改进。。就觉得好喜欢他们啊!认真努力的人最可爱了 ´∀`

很久不用qq,发现现在群里都自带人口统计功能。看下来,几千人的画画群里,男女对半分,90后跟00后对半分,80以及以前的基本只有百分之一二三。有热情的小盆友们真好啊~ 虽然如果他们以后如果要靠这个吃职业饭的话,可能会因为技术水涨船高,竞争会超激烈;但是对于整体环境来说,平均水平上来,漫画圈也会越来越生机勃勃,过个十年二十年的,中国动画也该可以上来了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伤心的电影

昨天才抱怨说『一小时画同一张枯燥的作业画不下去,耐心大概也是能力的一部分』,今天就遭报应了:今天的作业是。。找一个语言听不懂的电影,从头看到尾,练专注跟耐心。

晚上下了一个法国老电影,Jean de Florette,跟p一起看。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基本上除了特别简单的词都听不懂,所以符合作业要求。虽然听不懂,也大部分时间就盯着人脸看光影,但是剧情p几句大概介绍了下,还是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看下来好伤心啊。。。很久不看中国美国以外的电影,都忘记了,欧洲人不喜欢搞欢乐大结局这一套,而电影是还可以悲剧结尾的。记得以前看讲北欧的书,说丹麦大部分小说电影之类都不是 happy ending,啊。。。。。。

是不是故事悲剧一点,才更能体会到生活平淡的快乐有多可贵?不然整天看的都是王子公主幸福地在一起、英雄成功拯救世界、instagram帅哥美女什么的,还以为这些才是现实世界的基准。所以丹麦说是平静快乐的国家啊,对现实的认知超现实。

伤心这点事

后来晚上我在想,『伤心』大概是对于坏的境况从难以接受到开始接受,而大脑处理这种转变过程中所产生的情绪。

怪不得,以前看的哪本讲育儿的书,有提到说,孩子几岁小的时候总是希望世界上一切都顺遂己愿,连天为什么非要是蓝的都能气得大哭大闹,更别提说不给买玩具之类的要求。如果这时候大人尽力满足他,他就无法自己掌控自己的欲望。而世界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当自己的欲望碰撞到现实的边界,孩子得学会『伤心』这种情绪,才表示他能够接受坏的现实,他才能够继续往前走。

所以这种情绪对我有点陌生,想想,我很少有需要伤心的事情。如果坏的事情发生,要么总有可以做点什么的行动,直接去做就好;要么本来事情无可控制也在预料之中,并不会有『从不接受到接受』的心理落差,也没什么好伤心的,move on 就得了。

但是看电影里的人发生了什么,我总不能冲进屏幕里去做点什么,只能无力地被动接受。。。啊。。。。。。。明明就是个故事啊,还是电影看的太少了吧。。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生活感想

着迷的热情

大概四十天前,我自己画了一张表,每个格子里填了日期,打算每天画完画涂一个格子,以此代表我每天画画的练习,具体到一个我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步。

因为在这之前,我画画虽然喜欢也是喜欢,但其实一直都是七零八落的,一个星期画个两三天就挺好。记得以前看一本讲钢琴的书,已经是顶尖国际大师的钢琴家也还说『如果一天不练琴,就明显感觉自己手生』。我想想的确是,一两天不练,其实已经忘记休憩之前练到哪里了。

而且,把表格辛苦画出来,也等于做了一个长期的决定,不必再每天重新做费神费心的短期决定,考虑『今天到底要不要画画呢?』

一个多月下来,我的心态有了很有意思的变化。

在这之前,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脑子里不受控制地飘来飘去的都是工作有关的事情,这个技术问题怎么解决、那个得记得跟谁说一声,等等。大概,大脑基本不可能纯放空,总会想点什么;而有什么问题没解决,思维很容易就开始自行向其靠拢。

最近一个多星期,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试图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变成画画相关了:今天画的什么、哪里好哪里不好、下面练习的重点该是哪里、用什么资源来练、我想要画但是力不从心的场景有哪些、这些要具体练什么才能画得出来、做什么事情会不会挤掉我本来可以画画的时间。。。甚至工作间隙站起来走走,也会下意识地开始脑飘。

突然间我发现——这不就是我一直渴望却慕而不得的,『对喜欢的事情能够喜欢到着迷』的状态吗?

我一直都以为,上天最大的不公不是谁比谁天赋高,而是谁比谁胸怀更多热情。

天赋这种东西,也许是可以造成大师与天才的区别,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无所作为的借口而已;但是热情,如果我生下来就没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也就很难付出必须的努力,热爱这种东西要怎么学呢?肯定学不来呀!

但是这一个多月来,就自己画画状态的改变,让我慢慢开始觉得,与其说热情是上天转念赐予我的,不如说是做一件事情,因为持续够久够稳定,心自己长出来的。

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当下,沉浸着、着迷着,很平静,也很快乐!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贵族与牛仔

好久没写日记!心里有想写的东西都懒得动笔。。在我忘记之前得记一笔:

前两个星期生日的时候,我跟p跑去人生第一次骑马,发现一件很有意思事情:我发现在马场所有练马术的人,在小场地上练小跑的小孩子,在带障碍草地上练障碍的大孩子,跟着大孩子的教练,总共大概十几个人,全体都是女生。

想想看,好像把女孩跟骑马放在一起,一股贵族的有钱气息就扑面而来;但是把男孩子跟骑马放在一起,好像就只有西部牛仔的辽阔感,但是西部牛仔现在不酷了。

所以为啥女孩子骑马就贵气,男孩子骑马就土气啊!(・_・;?!

Standard
生活感想, 读书笔记

有困难才有希望

这两天早上在继续重读罗素的书,今天看到这一段觉得特别有意思,大意是说:

我也经常觉得人生虚无,一切毫无意义。而我回头从这种情绪中恢复过来,一般并不是靠哲学思考,而是靠生活需求所迫。比如,如果你的小孩生病了,你怎么也不会觉得虚无;管他生活有没有意义,小孩生病总得治好啊。

同理,有钱人经常会有这种「一切毫无意义」的情绪,但要是他们真的失去了财富,也就不再会觉得下一顿饭在哪里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了。而之所以会产生这种虚无式的情绪,是因为衣食住行类的基本欲望太容易得到满足了。The feeling of vanity is one born of a too easy satisfaction of natural needs.

人这种动物,就像其他动物一样,习惯于生活中一定程度的挣扎与痛苦。而当人因为财富或权力,得以轻而易举就实现其所有欲望,the mere absence of effort from his life removes an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happiness.

而当一个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他其实也并不是很想要的东西,他就会得出结论:实现欲望无法带来快乐。如果这个人同时又是个哲学家,那么他则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生无望,注定痛苦。因为即使是那些拥有他所希冀的一切的人,依然是不快乐的。

但他忘记了一件事:To be without some of the things you want, is an indispensable part of happiness.

很有意思,所以生活没有困难才会真正失去快乐的希望。

所以做不到的事情不需要放弃说『我其实没那么想要』,或者『得到了也没什么意义,我也不会就因此从此幸福了』,而是把这些困难当成获得快乐的机会。所以,正相反,要给自己的欲望煽风点火,从可有可无到激动不已,生活才会有趣啊!

而且拥有强烈的欲望与情绪,超难得的。

我以前跟p说,为什么我看哪都是问题,都需要解决,有时候觉得好累啊!但是没有困难才是真没戏开心了,这么看来,看哪都是问题,那说明到处都是快乐的机遇啊 ☆´∀`☆~

Standard
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生活感想, 用心爱自己

生活的热情是从哪里来?

昨天爬山一天累得够呛,今天早上起来觉得啥都不想做,只想就这么葛优躺一天。后来想想躺着也没什么想做的事情,干无聊,于是翻看以前看过的一本特别喜欢的书,罗素的 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

看到其中这一段,突然觉得很有意思:

Like others who had a Puritan education, I had the habit of meditating on my sins, follies, and shortcomings. I seemed to myself — no doubt justly — a miserable specimen. Gradually I learned to be indifferent to myself and my deficiencies; I came to center my attention increasingly upon external objects: the state of the world, various branches of knowledge, individuals for whom I felt affection. External interests, it is true, bring each its own possibility of pain: the world may be plunged in war, knowledge in some direction may be hard to achieve, friends may die. But pains of these kinds do not destroy the essential quality of life, as do those that spring from disgust with self.

就像其他受清教徒式批判教育而长大的人们一样,我有个习惯,就是——我总在思考自己的罪恶、愚钝与短处。在我看来,自己不过是个可怜可恨的生物;事实也的确如此。后来,逐渐地,我的关注点离我与我自己的缺陷越来越远,离外物越来越近:世界现状、各种知识分支、我爱的人们。的确,无论是哪一种外物,总会带来它们独有的痛苦:世界也许正深陷战争,知识或许难以获取,朋友也许会死去。但是,这些外物所带来的痛楚,并不会毁灭生活的本质;可是由于自我厌恶而导致的痛苦,是会的。

有意思的是,在罗素看来,痛苦与无聊的根源大概都是自我厌恶。

所以相反的,好奇心与对生活热情的来源,大概就是对自己与世界的喜爱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音乐的力量

音乐真是可以带给人很大的震撼。

以前听别人说『我的兴趣爱好之一是听音乐』我还觉得好玩,听音乐怎么能算是一种爱好呢?

但是真正了解了那些谱曲的人,才慢慢觉得……这大脑回路是怎么绕的,怎么就可以创造出这么震慑人心的声音?

近年来第一位被震撼到的作曲家是写出经典游戏 Undertale 的 Toby Fox。本身作曲厉害或者写程序还是写故事厉害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可是就算独立游戏人,基本也是几个人一个团队,有人画图有人作曲有人设计有人写代码。。toby 居然全套都自己做,还都如此出色,这也太神了吧!

前两天晚上看到另一位被震惊的作曲:

我以为是什么公司出品的,跟p聊天提到才发现,原来视频、作曲跟remix都是同一个人做的。尼玛,要不要这么厉害啊!!每一帧画面跟音乐都严丝合扣,跟我说是什么迪士尼皮克斯出品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自称 melodysheep 的 John D. Boswell 写道,自己从小就对各种声音着迷,特别想要用音频视频给人带来震撼(awe)的感觉。

服气,这真是做到了啊!

Standard
生活感想

钱买得来和买不来的

刚看完westworld第三季第七集。有一部分剧情提到说,没有一个人不会做的事,只有没有给够的价格。

看完我跟p说,哎,这话说起来感觉好像很深邃似的,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啊。如果说世界上很多人是这样,那可以理解,毕竟贫困线下的人还有很多,而当一个人食不果腹的时候,谁有那个情义去坚持什么道德底线。但是直接一刀砍,说所有人都这样,真也太悲观了,完全没必要嘛。

因为,事实是,世界上也有很多一直生活在至少小康线上的人,而对这些人来说,钱再多一倍,多十倍,多一万倍,生活也不会突然就幸福起来。当然,这些人意不意识得到钱对幸福有限的影响是一回事,但是起码,意识到这一点的人,用钱是收买不来的。

其实说到底,一个人从小长大的时候,生活里缺了什么,就得花整个余生来弥补这永恒的黑洞。有的人缺钱,有的人缺爱,有的人缺尊重,有的人缺名誉……说来说去就这么几个。大概,被完整安全地爱着而长大的人并不特别多,所以,想要填补这些空缺的人才是大多数。

被这些野兽追着往前跑,也是往前跑没错了;毕竟完美主义和自我贬低也是动力的一种啊。

但是,带着好奇和对生活的热情,为了有所沉浸与激动而前进,应该是另一番风味吧!

Standard
生活感想

风水轮流转

病毒在国内肆虐了几个月,兜兜转转,终于来到各国门前了。

意大利西班牙至少都已经强硬措施好几个星期,起码现在每天的新增确诊没有再两倍两倍地翻了,就只需要把这一波死亡撑过去了……唉。

法国英国,欧洲其他国家,毕竟靠得那么近,也是紧随其后。p妈好歹已经退休,但是p爸还算是医护人员,如果真要征召,还是得去的。可是担心又又什么用呢?只能小心再小心。

美国就别提了,不幸有个脑残总统,还有半数信仰他的国民。可是控制传染病,最怕的就是有老鼠屎不配合啊!哪怕有那么几个人不配合,到头来也是功亏一篑。看保守党信众这虔诚的架势,接下来一两个月美国怕是要甩下意大利西班牙几个光年,一点点堕落成人间地狱了。

加拿大数字上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稍微滞后一点,民众重视些,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虽然大家都开始家里蹲,大街上人烟稀少,商店全体关门,超市也限流,但是空荡荡大街上一天许多次响起救护车的声音,听得也让人要抑郁了。偶尔出门买菜,还能听到人咳嗽,好歹还有点良心,咳嗽的人起码还戴口罩的。

日本数字是稀稀拉拉,但是那里的医生说,症状和案例都有,也越来越多,只不过全体算到流感跟花粉病头上;而日本那么多人口聚集的城市,日本政府时至今日也还拒绝采取强硬措施,检测的标准还是超高,三四天连续高烧,有的到了标准也不给检测。不过,是好是坏,日本老年人多都独居在家,至少不会遭遇美国式『养老院大屠杀』的情况,希望年轻人也能撑过去吧。

中国要担心的第二轮,现在也开始收紧国门,非国民禁入了。可是传染病第二轮基本是继第一轮消停后的几个月,现在虽然经济慢慢重新起步,但也并没有到『大多数人都开始放松警惕』的关卡。希望国家的政策足够强硬,千万别再出现本土传染了。

韩国的全国普测看到目前为止真是最有效的措施,新增也慢慢归零了。

2020 真是命途多舛的一年,大家都要保重啊!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