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诧异, 旅行日记

沉醉和肤浅

今天在悉尼市中心走了好久。

两天前我穿的打底所以没法脱的高领长袖t恤,尼玛给我热到三十几度;今天我穿短袖加半截薄外套,十几度冻得我哆嗦了一天!

沉醉

吃完午饭去悉尼歌剧院,明明一个月前买票的时候记得是第三排还是第四排中间,今天去现场居然是第一排!!感动得我热泪盈眶。真是好喜欢拉大提琴的大哥!整场演奏特别自得其乐,摇头晃脑笑得很开心,跟the piano guys里拉大提琴沉醉的大叔一样,看他们拉琴的样子就觉得生活好幸福。不开心的时候看看他们弹琴就只能笑出来。有得沉醉,还有什么痛苦可怕。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旅行日记

回忆

我已经习惯了自己好像记性不大好。

什么时候发生过什么,有时候简直完全没印象,每次听朋友说『那次我们布拉布拉』我就只好哈哈:我好像不记得了。历史地理之类的学科就更不用说,事实类的信息我一概记不住,为了考试死记硬背结束就早不知扔哪去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可能大脑就是这么长的,直到前两天跟p讨论我们以前去哪里玩的时候我说不大记得细节,他说,如果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那有过去和没过去有什么区别呢?

说得我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简直好像我是因为不够在乎才不记得似的。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旅行日记

大阪到凯恩斯

交往模式

在日本看到好几个不同的旅游广告,但是广告都是女性好朋友一起出去玩模式,既没看到『情侣出游』也没看到『爸妈带小孩出去玩』式的旅游广告,甚是奇怪。唯一牵扯到夫妻的广告,就是厨具,只有推广某种烧菜工具的时候才会有夫妻其乐融融、并且孩子很快乐地吃饭的场景;简直好像组建家庭的功能只有烧菜养小孩似的。

想起之前在youtube上看到过一个视频,在日本大街上随机采访:女生说女生百分之六七十出过轨,男生大概百分之四五十;男生说男生百分之七八十出过轨,女生大概百分之三四十;而大多数人觉得嫖娼只是花钱购买服务,精神出轨才是真的出轨。感觉很多人把三种功能分得特别清楚:性是性,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找不同的人满足不同功能没什么大问题。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文化诧异, 旅行日记

东京浜松回大阪

自动售货机

日本真的是遍地是自动售货机!有次我站在一个小路口,周围半径五米内数出了八台自动售货机。感觉在城市里,走十米之内一定能找到自动售货机。我就有点想不通,真的有那么多人去买罐装饮料吗?那都是加料糖水啊。至于矿泉水,反正自来水接来都能直接喝的,为什么要买?就算真的有人买,十米一台也实在太多了吧!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旅行日记

烟花小会

本来在富山市住三个晚上,第一天的时候路过一根电线杆,看上面传单写是第三天晚上什么地方有烟花。

本来好不容易来日本一趟是准备去看看夏天的烟花,但是一看烟花大会的时刻表,哪个月份都有就是没有九月的,我也很无语。然后这儿居然随便跑来就遇到烟花!于是我兴冲冲地跟p说,我们去看烟花吧!然后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我看不懂宣传上的地名,哎。那就只好碰运气,如果天黑了烟花开始了,要是不太远的话顺着摸过去就好了,太远了就远远欣赏吧。

结果昨天爬了一天的山看了一路的神社,晚上六点好歹回到住处,门口就看到一群小学生拉着绳子,中间抬着不知道是个鼓还是什么的庆典,一起『哟西哟西』地走,队伍前后还有大叔大爷拿着红色警示棒开路。我说,这一定是去烟花大会,就跟着他们走一定能找到!

小学生走路忒慢,因为让着车辆还走走停停,我们俩于是赶紧跑回去上厕所喝水把包丢下,再跑出来小学生们刚从路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小孩子们『嘿咻』地很响,每过居民区大家都跑出来凑热闹,我跟p跟在后面好像家长护送一样。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文化诧异, 旅行日记

牛郎没有织女

昨天刚到日本。

牛郎店真的是很多!

也不知道是名古屋特别多还是日本平均水平,招牌上统统清一色的章鱼发型,大头叠在一起,像出道组合一样。说帅也是挺帅的,但是头发一上总感觉把好好的一张脸弄得很邋遢。到了晚上,真的是站在路边啊,走几个路口就有一个两个蹲点,他们身后或者大楼上就是巨幅的club海报。白天走了一天晚上从图书馆回来看到大楼顶上的招牌,p问要不要晚上去牛郎店里看看,我说我没钱!!

大部分男人都穿西装。

西装上衣也没穿,基本就是白衬衫西装裤。但又不是质量特别好的那种西装,褶子一道道的,看得我有点修理强迫症,眼睛挪不开。也是,太多人穿了!上午大白天的十点多,有人衬衫西装裤地在公园的长椅上,就这么躺着,一动不动。这身后该是什么故事啊?还有很多西装皮鞋拖着行李箱,真好奇大家都是工作文件太多还是工作旅行太多?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