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诧异, 旅行日记

法式炫耀

这几个星期顶着新冠的压力跑来法国,跟p爸p妈一起过圣诞节。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上次只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又基本一整个星期都还在倒时差,早上七八点开始困睡到下午两三点那种,所以什么感觉都无,这次真是彻底体验了。

法式聊天

之前各种换发护照、申请签证、定机票酒店、新冠测试、提前调整时差等等都熬过来了,按理也该享福了,因为总算不用我做饭了!!但是本以为在家就是每天在家清闲打游戏的,真是我想多了。

跟回国过年要到处走亲访友不得休息一样,这里是每天拉出去溜达。按照我自己的步调,平时在家时一周出门一次,出门在外两天出去玩一次,我就已经够开心的了,天天是真有点累。还有就是每天怎么有这么多话要讲!!吃一顿饭能吃三四个小时,从前菜沙拉到汤到主菜、芝士甜点,然后饭后一杯咖啡配巧克力,有说不完的话。吃完了还能坐在桌子边上说,桌子收拾完了还能转移到沙发上继续说。

而且都是白天出去溜了一天晚上回来还这么整,真的就,行不得也哥哥,身体累了大脑更加无法集中注意力,就只剩下鸟语花香了。幸好这次能听懂一点法语了,不然三个小时坐下来还要全程赔笑,我怕是要听到精神衰竭。

法语有进步是真的,上次两三年前,跟p妈对话全程靠手势,这次基本对话能磕磕巴巴地讲,偶尔完全表达不了的查个单词也还混得过去。Glossika还是挺有用的!也就一天十分钟的样子,贴一个分享链接,你用的话你省$5我省$10。贵也是真的贵,不是真想学什么语言也没什么必要就是了。

想打游戏也是想多,这里毕竟是p爸p妈的房子,到了晚上,打开谷歌都要好几秒,再加上跨洋服务器,延迟动不动就999ms,行吧,凑合吧。

法式长棍

长棍是真神奇,感觉功能类似于国内的米饭,配什么下菜都行。主要神奇的不在于其食用功能,在于其其他功能。

除了蘸着汤吃,法棍还可以拿来擦盘子,把剩下的一点点汤汁抹得干干净净,而且不是一两个人突发奇想而已,去餐厅全体人员也都在用法棍抹盘子,看得我也十分佩服。法棍可以擦的不只是盘子,还可以拿来擦刀叉。因为吃完饭刀具是脏的,用什么切芝士?不用担心,有法棍!掰一片下来,把刀擦干净,就可以了!至于这一小片法棍,通常是就这么扔在盘子里不吃的。为啥?我也不知道。

除了擦东西,面包用面团还可以拿来做瓶瓶罐罐的封口。感觉有法棍,万事可行也。

总之,面包这不仅仅是食物,还是工具。

法式便便

之前跟在苹果硅谷工作的朋友聊天,他说,经常走着走着看到便便,而且是人的便便……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流浪汉在街边大便的。

这种『可怕的恶习』,其实每个城市都有。

最近温哥华的恶习,大概就是『砸橱窗』了。自从新冠以来,开头大街上管制,人突然少很多,很多商店橱窗就被砸了。渐渐地,当碎橱窗变成了一种常态,哪怕现在人都多回来了,也时常有人砸橱窗,而且都是很莫名其妙的橱窗,大概不是想要抢钱的。砸奢侈品店好歹还说得过去,砸奶茶店是想抢丸子吗?

只要一个城市将一种行为纳入『习以为常』的范围,那就很难再禁止了。

在法国,恶习是狗屎。

温哥华很少看到街边有便便,各路养狗也挺自觉,都会自己带塑料袋跟在屁股后面捡的。法国各个城市明显就多很多,走路不小心看脚下的话踩到也不奇怪。

虽然,巴黎之类大城市的市中心,狗也是特别少就是了。我住温哥华市中心,出门去趟超市都能遇到五条狗,在巴黎,三天下来我才数出六条狗。p说,大概是地皮太金贵,全用来养人了吧。

法式炫耀

其实这有点说来话长。

开头在巴黎的三天,我还在跟p感慨说,其实看一个城市的广告就能看出本地人的不安全感在哪里。上次回南京大概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看广告牌的感触就是——怎么多出来这么多整形广告?以前是没的。不安全感,相对应的,也就是人对自己的外表的自卑。所以针对这种社会不安感的广告才能卖得出,赚得进。

而在巴黎,感觉百分之九十的广告都是艺术相关的。要么是哪里哪里的舞台剧,哪里的美术展出,哪里的博物馆有新秀,云云。一开始我还没觉得什么,一节地铁车厢里都有两三个看书的,难道不是好事吗?这文化底蕴太浓厚了。

今天p爸妈的朋友过来吃晚饭饭前茶(这还不是下午甜点,是咸的,又是什么发明出来用来一聊三个小时的餐点),听朋友c一一数落他儿子孙子的成就,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在法国,炫耀的主要项目是艺术。c自己是画画的,油画在当地有展出,一年也能卖出一两幅;而她的儿子,画画,弹各种乐器,吉他尤克里里什么什么的,一路顺着数了快十多个项目下来,我都记不得是啥了。

回头边刷牙我就边跟p说,听c一个一个数儿子的艺术项目,就好像听国内父母数小孩考了多少个一百分感觉似的。所以国内也许炫耀的是成绩跟薪水,法国炫耀的是艺术成就,而记得以前在哪本说北欧的书上看到,说北欧哪个国家,炫耀的项目是自己能有多环保。在这种地方,炫耀薪水大概就很没品。

所以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总有需要比较的事情,只是根据社会发展进度不同,炫耀的项目不同而已。

晚上看到有个礼品盒子上写的『艺术是终极的奢侈』。

也是没错,只有闲下来没事干人才会去搞艺术,所以脱离生活的困苦与挣扎,能够从生活的角落里发现美,这种享受也就是『高级』的。自从过去一年密集画画以来,还真的对生活中的视觉美更能注意到了,有点说来话长,也许以后说。

但是这种艺术项目,跟一个人的自我定义又是如此融合,以至于,感觉如果剥离了文化项目,如果周末不去看什么新的展,就像我以前一个星期看不到好书一样,食之无味。

大概,在这样的社会里长大,文化、艺术与『独特的品味』已经是一个人人格的一部分了,不谈这些,又能谈什么呢?问『你周末做了啥』,在国内答『宅了一周末』还挺自豪的,但感觉在这里生活的人,大概就有点说不出口。

幸好我没有在法国生活,这么稀罕画画的。。好几天聊下来,都快要把我画画的动力给聊没了。

大概还是我太叛逆了。

Standard
旅行日记, 画画相关

参考与抄袭

周四周五请了假,第二次去温哥华附近的victoria岛上玩。

值得记住的小旅行

我一般超讨厌各种交通工具,因为晕车晕机晕船,坐什么颠起来都想吐,而且加上人太宅,别人说出去玩我就只想窝在家里画画看书打游戏。。但这次我挺罕见地没有讨厌旅程,因为p计划得力,去哪的路上都最多只一个小时路程而已,而且这次运气好,交通工具都不是特别颠簸。

因为在周四周五,去的又是小岛上,去爬的山总算没什么人。感觉自从新冠病毒开始,大家没法搞室内娱乐,温哥华市区附近各种『荒郊野外』都挤爆了,去哪都没地方停车,人多又嘈杂,根本没有散心的氛围。我理想中的旅行也不过这样了:短短几天,去没什么人的地方,不需要坐车坐船坐飞机一坐几个小时,在大自然的环绕下,稍微一点点体力活动。

唯一痛苦的是,住的地方虽然是窗外带海景的resort(直接看到对面西雅图,所以手机流量都不敢开,因为西雅图信号太强大,能给彻底覆盖了),但是蚊子暴!!多!!!!我这辈子最恨最怕的动物就是蚊子了。。我跟p忙活了一个小时之多,打死至少二三十只蚊子,我的妈!!!是因为在海边,水养蚊吗?我都不知道咸水也能养蚊子啊??而且海边风居然有那么大,我出个门人都要给吹跑了,怎么蚊子还能精确定位到室内呢?!?!

好在这里的蚊子没有经过中国式穷追猛打的优胜劣汰,虽然尺寸大,但是傻乎乎的,不会风吹草动就作势要逃,打起来一拍一个准。而且也就纯黑色,也不是花蚊子,大部分都抓在天花板上,看起来也是真扎眼,所以就全给一网打尽了,我以为。第一晚上我担惊受怕了一晚没被咬,第二个晚上我以为赶尽杀绝心大了,结果反而手指上被咬了3口。为何!= =

艺术参考

最后一天,我俩吃完午饭去了victoria市中心一个昆虫世界(基本都是家长带小孩去玩的。。。我都要不好意思了),还有一个叫robert bateman的画家的画展。我跟p说,以后我想再去一次卢浮宫。几年前我们去的时候,我纯是看热闹去的,看再好的画,除了竖个大拇指夸一句『好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但现在我再看画,起码知道自己该看些什么东西,光影、构成、焦点,再看就真的可以学习到点东西了。

展览其中有一部分是这个画家在介绍他的灵感都是哪来的。

这部分给我看得有点目瞪口呆。虽然说是『现实主义』,但是他基本就是把参考照片摆在边上,然后画完全一样的东西上去,然后做艺术处理啊!比如这张里的野牛:

里面的野牛,甚至都不是k大说的那种『把同一个东西用CSI拆解很多遍,然后把不同基本部件重组,就变成你自己的东西了』,参考照片在橱窗里,真就一模一样的啊!!他做的艺术处理就是『想要营造一种公路边上烟灰四起,然后一只野兽突然影影绰绰地出现』的这种危险苍凉的感觉。所以『艺术处理』具体就是把野牛细节都画完以后,左边覆盖淡出效果,右边把一半脸的光影处理掉,只留左脸亮部的细节。

另一幅水边栅栏有鸟飞过的画也是,水跟栅栏就是照片里的,一毛一样;鸟是单独画好以后剪下来,考虑摆放,择好位置才画上去的,就像电绘里分图层摆构成一样。他说,他当时是正在开车,但是看到栅栏跟水的光影,突然被吸引住了,所以急刹车拍了照,回去才继续考虑怎么让它生动起来,然后才加了鸟的。

所以,有名画家都能这么『参考』,到底什么才叫『抄袭』?

找参考你就输了

以前我总觉得,照着画不算本事,有本事那得从想象里创造出世界来。

但是这段时间,越了解画画越发现,越是厉害的人,与其说他们画画是纯在挥洒想象力,不如说他们找参考的能力特别强,又擅长做各种创造性的组合效果。

执着于不找参考是初学者才爱干的事,追着出警抄袭是看热闹的人才爱干的事。

真的画的好的人,尤其有点科班出身的,比如youtube上rossdraws是上了艺术学院的,开画布第一件事就是,很自然地,把参考拉出来放边上。

甚至k大的作业里都有很多次,找参考就是作业本身,因为『想象着画才算本事』在大部分人心目中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光用嘴强调都不够用,还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反复让人切身体会:找参考是一种能力,所以当然也是需要锻炼的。

谨记。

Standard
旅行日记

住院台湾

我总算回南京了!

真是一言难尽,唉。总之就是周一凌晨两点肚子痛醒,打车去急诊,给同事打电话,给爸妈打电话,然后隔天39.5高烧不下,寒战一夜、吐、泄。。于是住院一直住到周五。医师本来还想再留我一天,但是我周六早上的飞机要走,所以我还是努力出院了。抽血都抽了我有六七管,再加上屁股上的退烧针、手指头上扎了好几次测血糖、插在胳膊上三四天都没有拔出来的输液针头。。。。人生第一次住院就摊到异国他乡,亲人朋友都不在身边的时候,真也是,一种,人生经历了!

输液三天医师都不给吃东西跟喝水,就靠葡萄糖点滴过活;到现在都还在断断续续地肚子痛拉肚子,别人吃好吃的就只能看着。。

我在南京待两个星期,但是第一个星期又还要工作,还无力着等回天,朋友我们约国庆!ヽ(・ω・´メ)

Standard
旅行日记

法语区

这两天在蒙特利尔,因为自己一直在一点点学法语,而魁北克是法语区,就一直莫名觉得有点亲近;而且据说蒙特利尔文化氛围比温哥华浓厚,而且物价又比温哥华便宜,脑子里一直有个念想,想来看看。

飞飞飞

本来以为都是一个国家的应该不用担心飞多远,结果上飞机前一看,居然要五个小时!最后飞机降落还有点颠,我下了飞机在行李区坐了半小时都没缓过来,还是去便利店买了晕车药吃。搞得,要飞总是让我害怕,尤其是一个人飞十几个小时的,真是漫漫长路。只能祈祷我下两个月飞台北和飞回来的时候,旁边坐的人可以搭上话,不要问一句没话说就惨了。。。

法语区

我本来以为,说官方语言是法语,英语总说起来是没问题的,没想到昨天在博物馆,有个扫地的姐姐被英文游客问路,居然需要p帮忙翻译。难道不是学校强制英法双语吗?!怎么还有人不会说英语。。

有的时候服务员会好心问一句『英语还是法语?』但是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直接上法语。一般我就一边跟p一起点头一边装作我都可以听懂的样子,开头一句bonjour最后一句merci,然后回头问p,『等等,刚才他指那边是说啥?』

大概这里亚洲人比温哥华少太多,问一句英语法语也正常,不然对本地说法语长亚洲脸的人也不大公平,明明土生土长非要被问『英语还是法语』,到底是怎样才不会冒犯到人啊。

面网友

这里有个从来没见过的网友,是爸爸的同事的女儿,约好了周六出来吃东西。y因为老公在西雅图,正在找温哥华的工作,希望一切顺利,可以搬到温哥华住,又多一个朋友就好了!

好吃的

跟y讨论这里有什么东西好吃的时候,她说,大概是法国菜。可以理解是可以理解,可是要吃法国菜。。。为啥不去法国吃 = =,这里好的法国餐厅那是顶呱呱的贵。其他的大概就只有熏肉和poutine?最后约了吃某著名的熏肉三明治。我对熏肉其实不大感冒,总觉得熏出来的鱼肉味道怪怪的。但是,既然也没什么特产,就吃一吃试试看吧。

倒时差

蒙特利尔跟温哥华差了三个小时,好像只有三小时很少的样子,第一天晚上还是有点睡不着,第二天早上也起不来。

本来我有一个天才的计划,打算从中国离开的时候不直接回温哥华,而是先去法国,看过我爸妈顺带再去看望一下p爸p妈,待一个月再回来。因为温哥华飞中国不用倒时差,但是每次中国飞温哥华,我都得卧床不起一星期。同样的,法国飞温哥华不用倒时差,但是温哥华飞法国,上次也是,第一个星期都在床上昏天黑地地度过。但是!如果我从温哥华飞中国,从中国飞法国,再从法国飞温哥华,不仅看到所有人,还一次时差都不用倒,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得很美,但是想得太晚,这次从魁北克回温哥华,基本只待两个星期就要走,而我兴冲冲填了法国visa申请,最后发现预约面试的最早时间就28号了。到时候没办完我拿不到护照,怎么回家去?!算了,放弃。

流浪汉

本来以为无业游民是温哥华四季不太冷的特产,但是蒙特利尔这里居然也一样多,而且还会带法国流浪汉特色:跟着你走,一边走一边讲述他的人生故事,最后问你要钱。

不过既然在英法双语区,流浪汉也跟机场工作人员『hello bonjour』似的,英语法语轮着说,或者讲述人生故事之前都得请教一下听众『能不能听懂法语』。。双语乞讨是还挺累哒。

第一感

到现在才来了两三天,对自己的法语能力矫正了误解(最近就只每天做一小课的duolingo,可以说基本没有进步啊妈妈的!)。但是老实说,我对学法语也就只有缓步向前的热情,基本没有会像想画画的时候去借书查资料,一连几个小时地练的时候,所以进步慢,。。也是活该理所当然的。唯一一次进步快,是最后在基督城的一个月,每天练有一个小时之多,可是现在,嗯,现在我,还没找到奔跑的理由。

本来打算学法语学好可以和p爸p妈顺利交流,可是p妈都刚刚退休,开始自学英语了。。。额,说得好像我不好好学,把负担都放在老人家身上一样。。

最后,大概,我并没有很享受待在这里,是因为交流并不是很顺;再加上这儿亚洲面孔少,多少有点自己格格不入的感觉。所以,虽然物价低,房租是温哥华的一半,旅游是还好,但我也并没有很想来这里长住。

而且,温哥华的自来水真的是到处喝过最好喝的自来水,哪里都比不上,哈哈哈。

Standard
旅行日记

爱彼迎

早上在airbnb房子的院子里看到一只浣熊!

这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野生的活浣熊啊~ 是因为我十天前看过狸猫物语,被我召唤出来了吗?百变狸猫 (1994)8.41994 / 日本 / 动画 喜剧 剧情 / 高畑勋 / 古今亭志ん朝 三木纪平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浣熊都挺苗条的,但是实际上浣熊不仅巨大,还超肥,圆滚滚的,而且异常蛋定。我出去围观了他半天,他也就该散步散步,一点大惊小怪的意思都没有。松鼠跟浣熊比起来,简直是一惊一乍帝,为了躲人的目光可以绕树干一圈又一圈。就不给你看,就不给你看。

但是浣熊还是很多寄生虫传染病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今天换airbnb住。

晚上新一家的房东中国老爷爷来敲门,说我看你在airbnb上有个房产,你是住在温哥华的是吧?为啥要出来租住?

我说我哪里有房子!那是我好奇listing怎么放上去的,就去试填了一下,结果填到一半想取消没法取消了,就造成了我有房产的假象。出来租房是因为我刚旅游回来,暂时没有地方住呢还。

他解释了半天,说,以前碰到在温哥华住还出来租的房客,结果是无业游民,租地方来抽大麻的。租嘛只租一个晚上,结果满房子的大麻味道,他第二天又消毒又清理打扫了好半天,心里还怕怕的。跟airbnb投诉,人家说,那我能有啥办法啊。

嗯,挺温哥华特色的。。

Standard
旅行日记

奇异

昨天晚上睡前刷牙,p神秘兮兮地跟我说,明早十点要去一个地方。

我说什么地方?

答曰:保密。

今天开了十几分钟的车,到了kiwi保护馆,里面居然真的有一只kiwi!!!

虽然到新西兰几个月,也去过鸟类保护园区,但是因为kiwi昼伏夜出,所以在放养的保护园里都很难看到,更别说野外了。以前看纪念品商店里的明信片跟各种装饰品上的kiwi,一直觉得它大概巴掌差不多大。真的见到了,发现和大公鸡差不多大啊!整一个毛茸茸的球,尖嘴鼻子在地上戳戳戳地找东西吃。萌得我简直是。。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旅行日记

山底洞人

今天人生中第一次下岩洞!:D

之前在温哥华的时候也讨论过什么时候去附近的岩洞探险,但是都还没来得及去,没想到在新西兰先成行了。

到abbey cave第一个岩洞的时候,问坐在岩洞门口的两个人:岩洞是就在那边吗?

答曰:是啊,你们没有照明灯吗?

p:有手机电筒啊。

对方:那个不行,你两只手都要空出来爬路的。而且里面很泥,水深最深到腰喔。

我们:……

对方:去吧去吧,反正走到哪都可以原路返回嘛。

我们:……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旅行日记, 生活感想

辞职去旅行

今天突然发现已经一月底了。不管什么时候,好像看日期总容易吓一跳:怎么都这个日期了!时间真是过得好快啊。感觉才跨年而已,都已经一个月了。说来辞职旅游已经都整整半年了!

朋友打电话有的时候会问,旅游开心吗?

我想来想去,开心是开心,但我工作时候也没有不开心啊。除了体力上干的活不一样了,工作时候大部分时间是眼睛累,现在大部分时候是身体累,其他好像区别也不是特别大。现在与其说每天是神清气爽地开心,不如说是挺平静的开心,跟工作时候平静的开心也差不多。出门的时候需要担心的从赶不上早上十点半的早会,换成担心错过公交赶不上去下一个城市的大巴。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旅行日记

Moana

最近这周我们在Rotorua,新西兰北边靠中间部分的一个城市。

原住民

新西兰本来是原住民的。澳大利亚也是,太阳这么爆裂的地方,怎么可能都是高加索人!怪不得澳大利亚皮肤癌最癌,这里根本就不是皮肤白的人该住的地方啊。

刚到这个城市,下车站在走不久就已经发现了,大部分人居然都不是高加索人,都是原住民深色的肤色,很多人脸上下巴上都还有传统刺青。今天去了住处附近的一个原住民村庄,带路的姐姐说,她从小毛利语长大,用英语只有对话而已,从来都没学过认字,不会读不会写,也不打算学。

rotorua也不算是个小城市,但是感觉大街上人好多彼此都认识。走在路上,经常车子大马路开过去的时候滴一下,路上的行人都不回头看一下就挥挥手,互相问候一句。或者因为同族,同胞感就特别强,就好像总感觉两个黑人陌路相识,都能bro得跟真的一样。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