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加点

练习、练习、练习

这周给自己放个假,放空大脑,思考人生、宇宙与一切。。哈哈哈。

首先刷了几个小时的知乎,然后把它给删了= =。因为发现只是打发时间,在手机上看得眼睛又痛,而且戾气真的是好重,看得心情沉重,身体也不放松,所以说我到底看它干嘛?每次下知乎,都是因为国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迅速摸一下状况,然后破网页协议还不给浏览答案,必须要下app。于是下了,看了,过两天,删了。

然后把之前欠下的youtube也都给看了个爽。

推荐一个很搞笑的youtube栏目,叫Twosetviolin的,大部分是小提琴相关。过段时间翻出来看看就心情很好。

搞笑归搞笑,俩男生对古典音乐的热情真的是溢出屏幕,看得我好感动。其中有一个视频,说俩人为什么从交响乐团辞职了,说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很多时候人在乐团待久了,乐团里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艺术表达的欲望也越来越低,演奏只当一份工作而已,这时候如果你还特别有热情,看起来就像一个『try hard』。大家都得过且过了,你还那么认真,就成了一种奇怪的不合群。所以他们觉得,不想以后也变成那样,所以得离开。

还有他俩对于很多时候大众所持『genius is born, not created』态度的匪夷所思。因为,普通人只看到天才在聚光灯下最闪耀的一刻,只觉得距离好远,不是我这种凡人可以企及的,但不是我的错,人家一定是天生英才,所以『had it easy』;而反倒是同样创造美的人才能明白,要达到这一步需要从始至今多少个小时的练习,而这些『天才』仅仅要维持现有水准、甚至在现有水平上想要提高一点点要付出多少努力。

就凭这一点,看看也好值,提醒自己,美可以是热情的、快乐的,代价只不过是汗水与辛劳,但是沉浸进去,这部分的折磨也很享受。。。m了。=v=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用心爱自己

How to Leap Out of Rat Race

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目标导向、认真执行的人,下午又在考虑结果跟过程的问题。

哈佛幸福课里面讲完美主义的那一课说,完美主义者跟追求卓越的人一样,都自我要求很高,但是区别在于追求卓越的人享受过程,而不会安慰自己说『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享福了』,因为永远有下一个目标,享福只有达到目标后的几天,而大部分时间都在痛苦。

——所以我在想,既然99%的时间都在路上,到底要怎么享受这个过程?

想下来具体结论就是,要养成习惯,每天做哪怕一件取悦自己的小事。

与其说是为了取悦的事情这件事本身,不如说是为了养成考虑『我到底想要什么』的习惯,这样每一个决定就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而不是自动驾驶。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一个人养成这样的习惯,就能逐渐意识到——其实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想干嘛都可以干嘛去。我是自由的。

就像之前《i feel guilty when i say no》这本书里也提到的,会对犯错在意,会对别人的看法在意,是因为一个人觉得一件事情是有绝对对错的。而既然自己不确定,那就得看看别人怎么说啊。然而每个人都只是有自己各自的『want』,有各自的出发点、利益跟立场而已,所以当清楚大家都是『欲望驱使』的时候,就对各种不同的观点也自然就放松了。

所以我下午列了一堆『什么小事可以取悦到自己』:D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用心爱自己

全盘接受自己,那还努力个头啊

好久没写日记啦!

其实是因为这段时间过得蛮充实的,前两周画画找到几个小伙伴一起抱团,没事脑子就去想某个具体画画的练习了。苏格拉底说了,只有娶到糟糕妻子的男人才会变成哲学家,所以开心的时候不会整天考虑有的没的,也不会有智慧的果实,诶嘿。

早上看到一个视频,基本就是在说标题的『我什么时候该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什么时候该接受自己呢?都说要善待自己,全盘接受一切,那我都接受了我还改个屁,不是永远维持现状了?那有什么好的,我干嘛非要接受自己,让自己没有动力?』

正好前两周有跟朋友聊到这个事情。k医生是这么解释的:

『谁说接受就不能改变?接受才是改变的第一步。你想,假设有个人酗酒成瘾,无非两种情况:要么他承认自己喝酒太多是个问题,要么他死不接受自己有酗酒的问题,到底哪一种情况比较容易出现改变跟转机?』

所谓的接受,是指对于现状的全盘承认理解

  • 承认意味着接受现实,无论现实有多糟糕多残酷,接受不代表就喜欢
  • 理解意味着对自己怀有善意的同感,理解何种情况通常会导致现状的发生,而不会掉进反复责备自己的漩涡

说到底就是因为,不接受现状就永远没法开始改变,因为没问题嘛。而不善待自己,则意味着愧疚感与罪恶感会让改变举步维艰,进一步退三步;比如以罪恶感为动力的减肥,大概很多人都有这种经历。k医生形容得很有意思,说:『You need to accept that there’re bugs before you can start fixing them. But the debugging program can be messed up if you are not self compassionate.』

做任何一件事的动力,可以是对美好的憧憬,也可以是对后果的畏惧。

想要变得更好也是一样的啊。接受与理解自己,只是意味着改变的动力由『恐惧、愧疚与罪恶感』变成了『鼓励、温暖与好奇』。

而且,重点在于,就算尝试失败也可以接受,因为如果失败,那就直接接受『失败的情况成为新的现实』,去理解『在xx样的情况下很容易尝试失败』,然后看看下一步要怎么走就好了。

Standard
技能加点

同一个问题

早上看到brain food里一段话,挺喜欢的:

What seems like a difference in talent often comes down to a difference in focus.

Focus turns good performers into great performers.

Two keys to focus are saying no to distractions and working on the same problem for an uncommonly long time. Both are simple but not easy.

Tiny Thought, Brain Food

从我自己画画大概也是这样,要持续研究一个问题真的很难,因为要研究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所以,很多时候『放弃』其实都是以『找到更好的方式』的形式出现。人想要优化的本能,太强烈了。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画画相关

潜意识处理器

最近发现一个真理:在一件事情上花得时间越多,脑飘的时候就自动往上面飘,潜意识也会在大脑后方做处理,很容易不经意间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无论是画画还是攀岩还是工作还是什么,总有需要思考解决的问题,用潜意识来解决问题真的超方便的。

步骤只有一个,就是花时间。

大部分时间说到多做,想到的都是去做最累最复杂的东西,但是其实根本不需要,只要做相关的事情就可以。就说画画,哪怕是看画画相关的视频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停下来一样会脑飘。

当然反面也成立,就说打游戏,哪怕真正花在打游戏本身上的时间只有一天半小时,但是如果每天又额外花两个小时去研究游戏视频,那脑飘一样会飘去游戏那里。

所以能量低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去做什么困难的练习,就随便做点简单的,比如做饭洗碗的时候,随手放点相关音频,很容易就把潜意识处理器给调频到自己想要的位置上去。

Standard
技能加点

最小必要知识

上周末看k大的开学典礼,还有之前的公开课,讲绘画常见问题与答疑的,又提醒我几件事情,一个是难度控制,另一个是学习实用性。

k大说,很多同学说心里有想要画的东西,但是画出来就完全没那个意思,根本就是还没那个水平就想着要搞大新闻嘛。小的不兴搞,大的搞不出,所以干脆什么都不做,彻底卡死在路上。

如果每次都挑战超过自己水平很多的难度,那么的确是有很小的概率可以成功,但是99%的情况下都会失败,还是很打击自己前进的动力的。真正值得学习的部分,是超过自己能力一点点的那一部分。要让自己在练习的时候能够感到『很熟悉』加『一点未知的惊喜』,才是合适的难度。

做练习的时候也不必想着要把基础全部打好才能开始画画,要用什么才学什么。比如想画一个人坐在墙边的动作,就去找这种动作的肢体参考,不一定要把人体全部学完才能开始画。哪些知识是最小必要就能达成的,才去找来学。

哪怕是学习方法,也还是要记在心里,反复实践,才能成为自己自然的一部分啊。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画画相关

工作的快乐

这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在抄读罗素的《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今天抄到讲工作的那一章,有提到一件事挺有意思的,说:

技工不快乐是因为生活所迫必须当乙方,而大部分时间甲方需求还很糟心。

前两天还跟人提到,说我现在终于能理解为什么以前看到好多画画的都说,不要随便来个什么根本不熟的人就让我『帮画个头像呗』。很多画得好的人,都是介绍里标明了不接单,给钱都不画;或者pixiv上那种,一年半载才公告接一两单。我超喜欢的一个画手,loish,以前都是做商业合同,累还不开心;最近一年终于完全转patreon,爱画啥画啥,还不愁饿死,真是可喜可贺。

让画手帮忙画画,就好像你跟英语专业的人说『你英语那么好,那帮我翻个论文呗』,跟程序员说『啊,那你帮我写个小ios app做个简单的个人网站行不行啊』,就让人很尬。明明都是专业技能,其他专业一手交钱一手拿货都能理解,换到画画就觉得,嗨,不就画个画嘛,你本来也要画的,这有啥麻烦的。

因为,无论什么行业,当乙方,真的不开心啊!尤其是这种更偏向表达自我的技能,就好像,本来谁学开飞机就图个爽,结果定死需求变成民航机长,只能在AB两点之间反复穿梭,还爽个屁。

身为程序员,以前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公司基本是外包公司,就深刻体会到当乙方的辛酸。无论甲方设计给得多迟,都得加班加点赶进度做;无论甲方有多少轮改,无论设计多煞笔,甲方想要的就得变魔法给它实现出来。

后来离开外包公司,加入的几个产品类公司,起码做东西的时候还可以跟设计商量商量合理性,而且做的东西直观地有人感激,再加上不用加班,工作幸福度就刷刷上来了。

然后我在想,其实程序员这种很适合拿来当工作,因为自我表达虽然有,但是跟艺术类比,少得太多。程序更多是一种工具,用来解决某个具体的问题,所以只要给问题的人给得清晰具体,又不是凶恶的包工头,能用自己的锤子扳手帮人把问题给解决了,还是挺开心的。毕竟,自己也没什么需要程序能解决的问题啊。而且,问题解决起来也很直观,要么解决了要么没解决,不存在太多艺术类『我解决得到底优美不优美』的纠结,所以一天下来数数解决了几个问题,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相对来说,艺术类的技术,基本是为了自己yy开心用的,所以在自我表达的技术上当乙方,就好像明明说话的时候爱说啥就说啥,突然被规定好必须要围绕x主题、符合y规则才能开口,当然会不爽。

不是生活所迫,这种乙方还是尽量少当吧!

最后,讲个笑话:画画的干什么最赚钱?

答案是, 开班。

2020.11.18 更新

Continue reading
Standard
技能加点, 生活感想

着迷的热情

大概四十天前,我自己画了一张表,每个格子里填了日期,打算每天画完画涂一个格子,以此代表我每天画画的练习,具体到一个我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步。

因为在这之前,我画画虽然喜欢也是喜欢,但其实一直都是七零八落的,一个星期画个两三天就挺好。记得以前看一本讲钢琴的书,已经是顶尖国际大师的钢琴家也还说『如果一天不练琴,就明显感觉自己手生』。我想想的确是,一两天不练,其实已经忘记休憩之前练到哪里了。

而且,把表格辛苦画出来,也等于做了一个长期的决定,不必再每天重新做费神费心的短期决定,考虑『今天到底要不要画画呢?』

一个多月下来,我的心态有了很有意思的变化。

在这之前,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脑子里不受控制地飘来飘去的都是工作有关的事情,这个技术问题怎么解决、那个得记得跟谁说一声,等等。大概,大脑基本不可能纯放空,总会想点什么;而有什么问题没解决,思维很容易就开始自行向其靠拢。

最近一个多星期,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试图睡觉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变成画画相关了:今天画的什么、哪里好哪里不好、下面练习的重点该是哪里、用什么资源来练、我想要画但是力不从心的场景有哪些、这些要具体练什么才能画得出来、做什么事情会不会挤掉我本来可以画画的时间。。。甚至工作间隙站起来走走,也会下意识地开始脑飘。

突然间我发现——这不就是我一直渴望却慕而不得的,『对喜欢的事情能够喜欢到着迷』的状态吗?

我一直都以为,上天最大的不公不是谁比谁天赋高,而是谁比谁胸怀更多热情。

天赋这种东西,也许是可以造成大师与天才的区别,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无所作为的借口而已;但是热情,如果我生下来就没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也就很难付出必须的努力,热爱这种东西要怎么学呢?肯定学不来呀!

但是这一个多月来,就自己画画状态的改变,让我慢慢开始觉得,与其说热情是上天转念赐予我的,不如说是做一件事情,因为持续够久够稳定,心自己长出来的。

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当下,沉浸着、着迷着,很平静,也很快乐!

Standard
技能加点

练习、练习、练习

以前看沃特迪士尼传记的时候就记得,说他为了训练他的动画师迅速进步,会让他们学习、上课、练习。。所以进了迪士尼家的动画师进步都特别快。

今天在看一个迪士尼画师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thompsonart/,他提到说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每周两次的人体写生,公司会让模特来,然后大家一起画。

真的是延续传统啊!都画得那么好的人了,还是那么多的强制练习。

谁能有才,哎,都是练出来的。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