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思妙想

伤害膨胀

前两天看到游戏里所谓的power creep,说游戏出新的角色,一定会渐渐比老的角色厉害,然后之前老的角色就慢慢贬值了。

我想,这跟通货膨胀不是一个道理吗!

之所以健康的经济环境中需要轻微的通货膨胀,比如5%,是因为不然物价会降低,人就会自然想要把钱存下来,这样以后等慢慢降价了可以买更多的东西,所以就没人想花钱了。大家都省着不花钱,经济只能衰退。同样,假设每年一个人涨薪有5%,本来上一年100k的,这一年有105k了,他才能有日复一日欣欣向荣的幻觉,虽然他能买到的东西并没有变多。但是如果同样效果,但没有这么一出戏,年年不涨薪多不开心。

同样的,在游戏里也是,人都想看到自己打出的伤害蒸蒸日上,总要有个涨头啊。怎么打了一年,以前能打10k现在还是10k,一点往前走的感觉都没有。

所以要给人同样的打怪困难度,怪的血也得跟着蒸蒸日上,不然你以前打出10k得打一分钟打完的怪,现在打出100k一击必杀,那打这游戏该有多无聊啊!更别说这么容易就解决的怪,谁还要花钱抽新角色?

只能不停地buff,buff角色、buff反应、buff怪,一圈buff下来伤害数值也越来越不值钱。现在都有人打出四五百万的伤害了,再过几年怕是几亿都不奇怪了。

所以power creep是必然发生的。。只能希望以前的角色不要掉的太厉害,或者也给跟着buff一下了。

人真是,对这种进步的感觉,还是很上瘾的。

Standard
奇思妙想

神圣的不满足

记日记这件事,我从小被老妈监督着写,一路保留下来的习惯,所以我从小学一直到现在都留着各种黑历史。以前日记本还带锁的,现在初高中的日记,估计是钥匙都找不到了吧。。以前我还能弄开日记锁的时候,大学时候看初中的日记就已经一脸黑线了= = 后来上了大学,日记又一半都直接电子化了,博客也从自己的evernote换到blogspot、豆瓣日记,再换到自己的网站。现在看心情,有的时候还是带个耳机听音乐,安静地写纸质日记;有的时候就在evernote上记两笔,因为自己写给自己看就可以前言不搭后语,想到哪飚到哪;有的时候在博客上写,就得把语句整稍微通顺一点。

晚上心血来潮去翻十年前evernote里的日记,我发现很多我思考的东西都是绕着圈子,从不同的角度回到同一个终点,不同年纪的我,兜兜转转,到头来总是得到类似的结论。所以与其去看新书,倒是应该多看看以前整理的读书笔记啊!

看到大学时候的读书笔记,这一段放到现在画画上也一样适用:

你真正练习的是集中精神。这是一种感觉。是种波动。

关键词。注意力,连接,建立,完整,警觉,关注,错误,重复,疲劳,边缘,唤醒。

玛莎,格兰姆称之为,神圣的不满足。
格伦,库尔兹在他的练习一书中描写道,练习就是每天弹奏同样的音符。人类基本的姿态,为了一个想法而努力争取,然后感觉它与你失之交臂。

Standard
奇思妙想, 生活感想

树脂管理

接上篇的《状态管理》,嘿嘿。树脂是原神里的资源,一个小时累积+8,任意时间最多可以有160,做各种活动有的需要花费树脂,一天不花掉就的话就堆积在160,浪费了。

我说树脂管理,其实是指现实世界里决心、情感、注意力、能量之类的单位。树脂英文里是RESin,跟决心的RESolution一样,都是res,哈哈哈。

因为它们是耗费品啊!

昨天在想,无论是专注在什么事情上,都是一件很费时费力的事情,就好像,我每天只有160点res可以用,用在一件很耗费决心的事上,就没有剩下的能量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所以,有的画画练习要反复看视频、对比psd每个图层观察样本怎么一层层处理,然后自己摸索究竟如何操作,大概一张45min就要花掉我60点res,真的超累的,有的时候下班就已经很心累了(上班看情况大概花费60-120不等),根本没劲去做这种练习。

而最近画画的作业又都是这种类型,让我好无力啊,所以昨天就在做一些简单点的明暗交界线练习,类似于这种,放松好玩又立刻看得到效果的(大概画几张要30),才对画画的热情多一点点:

如果在一件事情上画了一个小时,但一直脑飘,看都看不进去,那做这件事做一小时跟做五分钟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花菜说的,不是时间管理,而是体验管理,而体验 = 单位时间投入情感注意力 x 时间。

所以,更应该管理的,大概不是今天还剩下多少时间可以做什么,而是今天还剩下多少的情感跟注意力可以做什么吧!

Standard
奇思妙想

就不优化

刚才在想,原神实在是一个把人『想要优化』的本能逼到绝对极致的游戏。

看网上大片大片的讨论,讨论最多的不是故事剧情怎样,谜题如何,而是讨论怎样优化数值:什么角色配什么角色最优化、什么角色配什么武器最优化、怎么切换角色跟大小招最优化、五种配件如何配比最优化、角色的三种主动天赋哪个先升级最优化、每天resin如何使用最优化、定量水晶抽什么角色才战力最优化。。。而且这些并没有定数与最终结论的问题,想优化,总有无穷无尽的可能。

而且这种讨论问题我还真怎么都看得津津有味,因为我也本能就是很想优化啊!

但是其实说到源头上来,原神吸引我的最初原因,也不是打打杀杀(虽然要打打杀杀才能走剧情,childe也至少要AR35才能打),而是人物故事风景音乐,营造出的一整个宏大世界。

有时候画画也觉得自己挺难定下心来练一个东西练几天,我总是能找到学习方法上需要优化的地方,所以画着画着半路就去画其他的东西,结果什么也没做好。

所以有的事情真的就不需要优化,或者得提前决定自己想要优化的程度,不然就直接自动驾驶,谁知道开到哪里去了。就好像不提前决定删除手机社交app,直接在电脑上使用的话,打开手机就一直上翻上翻,作用也从初衷的联系朋友变成了默认打发时间的行为。

所以原神对我来说,到底需要多优化呢?

一天工作结束的时候换口气,打完每日任务就挺开心了。

所以,哼,我就不优化,就要浪费资源ヽ(`⌒´)ノ

Why the rush towards a goal that you don’t particularly want or care for? What do you expect to see at the top? There will be no more sweetness, only grinds. Do you genuinely wish to get there faster? To experience the sense of emptiness that comes crashing down earlier? True joy lies always in the journey itself. Savour it, while you’re still here, still now.

Standard
奇思妙想

订阅模式

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一个叫Ulysses的写作app,顺手一下,发现付费是订阅。然后看到作者解释为什么转到订阅制的文章,看到作者在twitter里称不愿付费使用的用户是『疯狂的暴民』。

有的用户恨恨地说,DayOne之前也转付费,然后就载了,祝你好运吧。

DayOne刚转的时候的确很多『暴民』去一星评论,但是现在我回头看看加拿大的app store,又4.5了。

作为同样写代码的人,也能理解作者的心情,但是ulysses做的也有点绝。一方面,以前付费购买终生使用权的,现在还要重新付费才能继续用;另一方面,感觉作者压抑了太久,对用户心态有点崩了。。

其实没必要搞这么绝呀。

版本付费模式

很多软件,像sketch、alfred这种的模式,就挺好的。买一个版本就用一个版本,只是不能更新,或者只能持续更新一年,想要继续更新的话花钱买新版本。大概一年内买过旧版本的用户,可以半价买新版本,云云。这样算下来,跟订阅的收入差不多,但是起码给了用户是否继续的选择权。这次更新的版本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呢?新的功能,或者对新系统版本的兼容维护之类的。如果没有,我可以选择不参与这次交易。

而且这样的话,对于开发者也有得敦促,永远不能倦怠。好处是永远有挑战,永远得产生新的价值,不然老用户也好新用户也好,都不会再掏腰包了。坏处,作者大概也是不想面对这种持续焦灼的考验。。。。也可以理解。

不过,大概这种更适用于发布可下载版本的软件,如果全在云里,那还要维持系统资源,同时跑很多个版本,是不是也不大现实?不然拿atom包一下,当桌面发布吗?

允许购买终生使用权

或者统计用户一般对app平均订阅多少年,然后计算出终生价格该是多少,高可以高,但是起码用户可以选择啊。

有的软件,大概很多用户看到只有订阅付费,连试用都直接放弃了。虽然理智上来说,订阅花的钱平均下来比一次性购买要少(因为其实用不了几年),情感上,人总是觉得,一次性花钱,哪怕很多钱,花出去就完了过去了,不像订阅,是个永恒的负担。

订阅模式起家

或者,从最开始创立的时候就是订阅模式,这样不会有期望被推翻。别靠不订阅把不想订阅的人骗到手,然后再改订阅,怪不得用户不开心呀。开头就明码标价钱货两清,起码付钱的真的都只是有钱用或者特别喜欢特别需要的人,不会导致用户群体不符。

如果非改不可,那起码以前买过的用户可以高抬贵手一点点,停止更新、半价入新之类的就好了,不用断旧来逼用户换新,起码旧版本得维护个几年吧。。

以后新的app都会以订阅开始吗?

Standard
奇思妙想

游戏们

今天上完水彩课跟前男友去公园散步聊天,聊到游戏的话题。

偏见

从小对游戏就一直有偏见,觉得游戏是浪费时间用的,打游戏沉迷的都是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意义,才到虚拟的世界里寻求存在和价值。

大概跟以前接触的游戏类型也有关系,从小感觉游戏就是打怪练级,永远没有尽头的那种,好像去赌场,一下一下机械地按老虎机,或者日本所谓废柴才去玩的弹珠游戏,活生生把人变成了草履虫,戳一戳动一动,不需要思考,一片空白,没有痛苦也没什么快乐。

历史

初中的时候玩的红宝石、星际争霸、合金弹头。。当时因为在电脑班,人手桌子里就是一台电脑,所以从来都是在学校玩,从来没有带回家继续打的游戏。但是除了可以跟同学一起玩、又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外,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乐趣。唯一有一次某天午休,我跟一个同学花了一个中午一起把雷电2打到通关,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兴奋。

高中基本什么游戏都没碰,直到开始上大学了,觉得怎么也该放松一下,就约朋友一起打了魔兽。大一大二一直断断续续地打,但是我也就是到处跑跑、找地方钓鱼,到最后都没到顶级,也基本没有打过什么副本。

再后来也就没打什么游戏了。

改观

后来对游戏有点改变看法,是因为前男友g和现男友p。

g是做独立游戏的,对生活和工作都很热爱,怎么也没办法把他和废柴联系在一起。跟g约会那半年,也一起玩了几个游戏,也经常见到他一帮做独立游戏的朋友,慢慢开始觉得游戏,做也好玩也好,也是一件挺有趣也挺有心的事情。虽然,也从来不会到『我想要找个好游戏来玩』的地步就是了。

而跟p在一起,接触到这个话题,发现他对游戏的态度很友好,有喜欢的游戏,也有想要打的游戏。而p也是积极向上的好青年,虽然爱打游戏,也从来没有沉迷状态,连着几天每天晚上玩就嫌多了。

辞职前,我们讨论有时间了去干啥,p想做的事情里就有『把积攒的游戏玩一玩』。不记得什么时候有一次我们讨论到游戏,我问,那你以后有小孩你觉得让小孩打游戏没问题吗?他说,没问题啊,我小时候我爸妈就给我买过gameboy,只要不是无脑的那种,打游戏还是挺益智的。

我们也玩过几个经典的合作游戏,don’t starve together, trine, lovers in a dangerous space time, ibb and obb… 慢慢觉得游戏也可以很有意思。

后来因为旅游在各大城市驻扎一个月的时候,我们总算不再到处跑,总算有时间可以做点自己的事情,其中也有开始打游戏。当时打了 to the moon 和 life is strange,然后突然意识到游戏基本上就是可以互动的电影,尤其是 to the moon,实在带给我很深的感动,也让我哭了好几次,现在听到主题曲还是会心底油然觉得幸福。

对游戏的看法彻彻底底地改观,可以说就是前两天玩的 undertale。

地底传说

undertale 是一个rpg小故事,大概可以说是有三种结局的互动电影。

游戏不仅架设有世界观价值观、人物各有个性与感情,音乐丰富经典百听不厌,而且作者幽默感真是爆棚。打完两种结局,感觉人物们都已经是我的朋友了,让我十分不舍。

原来游戏可以做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游戏作者toby fox是高中的时候帮homestuck写了音乐,后来开始编曲,然后自己写了undertale。短短几个小时的小游戏,原声居然上一百首。他现在新在写的游戏deltarune,也是先把音乐写出来再配游戏,真是有意思。

和电影制作的区别大概是,电影就算独立电影,也得有演员有拍摄,得一大票人;但游戏可以几个人做,或者能自己编曲画pixel的。。大概可以一个人做。

以此为生

g从来没有『正式』工作过,从大学开始就自己做游戏,一点点开始有收入、攒钱继续做游戏。他的朋友里,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经历,从高中大学就开始自己捣鼓程序和故事,然后慢慢开始自己做自己卖。虽然g手上一把游戏,也不愁吃穿,但是毕竟也没到发大财的地步。而跟他同住的朋友n和m,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还在合做某个游戏,如今三年过去,游戏已经制作完毕、大卖、且进项数百万了。

我问g,你觉得你的游戏卖得出去跟你在社交网站上经常宣传有多少关系?

g说,大概很大关系。很多人都是在 twitter, twitch 之类的社交网站上看到,然后买了游戏的。比如n和m大卖的游戏,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m之前导演的游戏就已经小有名气,所以很多人已经在关注他,而且youtube上有好几个大牛对他们在做的游戏特别喜欢、大力推荐,所以社交传播还是很重要的。到头来,做得越好的人才容易做得越好。

以前跟国内朋友h讨论,h说想躲起来修身养性做一个游戏,够吃好几年,然后再躲起来修身养性做游戏。后来h也的确尝试过,但现实没那么简单。自己做游戏的人,哪怕是做得挺大的,好像也都是先从小游戏开始慢慢做起来的。一点名声都没有的人,想要一下在游戏界有很大的传播力,大概需要撞个大运认识个金主之类的。

期待

undertale 让我对以后可以打的游戏多出很多期待。

这周买了个55寸电视,终于可以摆脱我俩挤在一起看11寸屏幕打游戏看电影的杯具,可以嗨起来了~~~

想想,大概会买个switch之类的,一起经历更多有感情有意思有思考有欢乐的故事。

好期待啊!☆´∀`☆

Standard
与人的联结, 奇思妙想

做梦

昨晚梦到不喜欢的人和事情。真是讨厌啊!

讨厌的部分在,明明都过去那么久了,但是因为是生命中很漫长的部分,所以脑回路总是镌刻着触发点。我做梦总是很诡异,紧张的时候还会反复做同一个噩梦,只不过每一次剧情都有一点点不一样。比如追着杀人凶手,有的时候被他从桌子下面逃了;下次记得剧情,挡住那条退路,凶手又从其他地方绕路跑了。

以前有段时间会在刚睡醒的时候开微信记事本,把做梦梦见什么口述出来。早上口述的中午就忘差不多了,晚上听来就像挺科幻故事一样,超神奇。然后后来有一次早上迷迷糊糊把语音发给那段时间在聊天的一个朋友了,我记得当时觉得很囧。。щ(゚Д゚щ) 后来就没再录了。

以前记得看童话大王还是哪里,谁发明了一台能控制梦的内容的机器,可以自己把生活的各种愿望输入机器,然后做梦去实现。后来我在kickstarter还真看到过这种机器,真是神了,卖的还几百刀,还只是beta,不然我真想试试,真是科幻成现实呀!我有生之年这种东西真的能搞出来吗?

一两年之前一睡觉就做噩梦,做噩梦做得我都习惯了,不是被困在什么大型建筑怪物游行的迷宫里,就是典型的赶飞机赶不上,到了机场发现行李忘了带,或者机场大楼里死活找不到登机口之类的。

那时候跟p抱怨说,为什么你都不来把怪物打跑,他说我也想啊,可是你没让我来嘛。

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做梦都是在做过去的梦,很少很少会梦到认识不到一两年的人。只要出现的人,一定是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两年以上的。后来果然,认识p两三年后,他也会跑来我的梦里客串了。

特别讨厌的是,本来以为早就忘掉或者不再在乎的事,偶尔提起,然后过两天晚上就会梦到,而且梦又没法控制。哎,甩不掉的过去,都堆在梦里。

好在,我现在想想,最近一年都没怎么做噩梦了。

真也不知道到底以前为什么做噩梦,现在又为什么停了。

Standard
奇思妙想

体验

前两天在邮箱里查东西,正好看到我以前存过一本10-12年best of quora问题集锦,就兴冲冲下下来看。

早上看到一个『身为毒贩是什么体验?』还有『被狼咬是什么体验?』

这种问题看多了就觉得自己特别渺小。就是著名的哪句话说的,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不过沧海一粟。我一辈子都不会经历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的千万分之一;我的担忧焦虑非常具体,具体到午饭吃什么才好,而这世界上很多很多其他人,还需要担心自己的生命,担忧下一口呼吸。

这种渺小的感觉,让人特别平静,就像hp说的,在宇宙里,没有声音,只有无尽的光与夜。而我这一页小小的注脚,很快就会过去,不留痕迹。

在时间也好空间也好的轨迹里,我真的什么都不是呀。

想想就轻快很多。

Standard
奇思妙想

大脑遥控器

刚才翻知乎,看到一个很搞笑的病症,叫伤心乳头综合征。说就是很多人,一不小心碰到乳头就会突然心情抑郁、想妈妈、想回家……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然后突然想到这种功能,对于艺术家真是超级方便,什么时候没灵感没情绪了,自己摁个按钮就来感觉了。

然后转而想到之前好像是看《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时候看到过,科技如此发达,人都可以定制自己一天的心情从几点到几点怎样还是什么。

然后,然后想到,其实现在我自己也可以做得到啊!

想开心的话,不是有『咬筷子强制假笑会造成心情变好』、『面试之前去厕所挺胸叉腰五分钟自信心会增加』之类的实验,如果实实在在就是想要心情好,知道如何利用身体真的是挺有用的。具体看这里:

多研究研究,自己的身体就是大脑的遥控器。

很多东西都是正向或者负向反馈循环的呀。

Standard